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道管事
道管事

道管事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5-02 23:59:39

作者:李斯维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大军压境是一名乡村里给死人做道场的,在家乡又称(道总管),一次回祖籍祭拜祖先变化了他的一生,自此大军压境就接触到到了一些有违常理的事情,慢慢的的他意外发现自己卷进一件非常大的阴谋中,为了解开我谜团,他带着自己的兄弟一次又一次的深陷危险。我叫陈兵是一个农民,虽然在农村自己有土地,吃喝不用愁,如果有一门手艺就会过得别人好一些,基本上很多人都需要需要一门,我爸是一个石匠,就给人打些门石墩,石狮子一些很多简单的雕刻,甚至还会猪打猪槽,这里的石狮子可不是大门前那种守门的石狮子,而是我们这里祖位神台左右的神台,我们这儿的神台就是供祖宗的,可不是拜佛求神的,我爸也是很厉害的人,他见人家杀猪,没人教他也学会了,看见劁匠阉割家畜他也自己学会了,所以我爸有几门手艺,于是他带我跟着他做石匠,可是我没有雕刻的没天赋学不会,让我杀猪可是杀了好几刀都没杀死,然后又叫我劁匠的手艺阉割家畜,可是阉割的猪仔就被弄到了血管阉死了,无奈我爸就得另外给我找师傅,想来想去就想到我大伯,我大伯学的是阴阳之术,就是学了一些道家简单的术法,在老家叫道管事,就是死了给人做道场,谁家有不干净的东西也找他,据他自己说他还是鬼差,就是人死后他捉拿死者去丰都鬼城交差,这些东西你信它就有,你不信就没有,鬼怪之说就是现代科学也解释不清楚,有一次我早晨醒过来就觉得右眼里有东西,开始我以为是眼睛进了沙子就用毛巾擦眼睛,可是没有用,我爸妈看见我眼睛有些红肿就过来让给他们看,看了才知道我右眼皮内眼球的位置有个肉刺,就叫我们乡里的罗医生看,罗医生看了说他看不出什么病,就让我爸妈带我去医院看,九十年代农村里的人除非大病去医生,一般的小病都是找存里的医生,因为没钱去医生看病,我妈从小疼我就要带我去医院,我爸说干脆让我大伯看看在说,于是我爸就找我大伯说了,我大伯就就让我第二天上午去找他,第二天上午我去找我大伯的时候他正在耕田,我就叫了他一声,他回答我后就叫我回家还叫我不能回头,我一直走回家也没有回头,到晚上的时候还什么反应,当我第二天早餐醒过来就感觉眼睛里没有东西,第三天的时候我眼睛红肿也消了,从此我就对鬼神之类的就有些将信将疑。。


  聋子:"其他的人都是东四的小弟,只要把东四搞趴下就行"

  耗子说完就走了,本来不是他请的,由于死者家里人手不够才请他帮忙请人,我吃过饭后也开始准备,进自己房间打开箱子,箱子里就一件道袍一个道冠一把木剑,穿上衣服帽子照了照镜子感觉还是有点像电影里林正英的感觉,收拾好了就往罗家沟村去了。

  明末清初战乱不断,又以蜀地最为严重,张献忠兵败入川后建立西政大权,而后清军与南明攻入川内张献忠不敌死在了川北西充,而后南明与清军持续交战,清军入关占据大半个中国,那时明朝被赶至南方丧失统治权,一时整个中国都处于动荡不安,地方武装随处可见,之后的川蜀境内南明,清军,地方武装大战小战不断,百姓死伤无数苦不堪言,到康熙二十四年蜀地境内才逐渐安定,这时政局稳定清政府为了更好的便于管理于是清查各省各地方的人口,最后发现蜀地的人口锐减至只有60余万,属全国最为惨烈,蜀地的军事地理位置尤为重要,之秦以后蜀地就战乱不断汉,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都有很多重要战役在蜀地境内发生,有大臣就进谏康熙川蜀之地安定,整个西南就安定,于是康熙下旨命人迁移人口入川,这就是中国近代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湖广填四汌"主要的人口都是现今的湘,鄂两省迁入,南方各省也有迁入,少数北方省份也有少数人口迁入,之后的几十年相继迁入数百万人,直到乾隆年间才停止迁移,而我祖上是乾隆年间由湘最后一批迁入川的,我之所以说起这段历史是因为我以后走上盗墓的道路就是于此有关。

  我:"耗子你去对付右边几个,聋子你去对付左边几个,我去对付东四,小心他们带刀"在我们三个中属我最能打,我去对付东四最合适,聋子和耗子也没有意见点点头拉开架势。

  "好了耗子,莫扯卵蛋了,说找我啥子事"耗子收起了玩笑说:"我们村的罗安勇老头子今天上午死了,他们家让我过来请你去做道场"。

  我:"东四这是你说的,今天我们就要是走的出去,你娃以后莫在老子面前出现"我见东四这么说也来了火气。

  东四的人都到齐了后:"兄弟伙们,哥哥今天要出气,今天把这三个龟儿子给我搞趴起"说完都动起手了。

  罗辉:"他们约好今天今天中午在乡中学学校后山见面"

  我把九个人撂趴下后看见耗子那边快解决了,我又看聋子那边,聋子现在正被东四和另外五个人群殴,本来这东四也不是好对付的,聋子单挑他都费一些手脚,现在还有五个人帮忙,聋子脸上已经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也是聋子从小就练过武,要不然早趴下了,我感觉上去帮忙,东四因为上次的事情本来就是逼着火,对着聋子都是要害下手,如果在这样让他打下去聋子命都没有了,我看着这里就冒火,我上去走到东四后面手就勾住东四的脖子,东四脖子被我勒住后开始挣扎,我刚刚看见东四对聋子要害下手,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今天要是没有我和耗子过来,估计聋子今天恐怕就要死在这里,这东四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就把别人腿打断过了,想到这里我的火气就上了,我勒住东四的脖子拖着他来到一块打石头边另一只手抓着东四脑袋往石头上撞,一下子就把东四的额头撞出血,我松开东四的脖子,东四痛的的坐了下来,我有一个毛病就是急眼了就控制不住自己,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对着东四的头就砸,我当时心里就是想狠狠的揍东四,没砸几下就被拉着了,我这才清醒过来,拉我的是耗子。

  我:"你就窝在家里那里知道外面的多精彩啊,满大街的美女,出去看看怎么样,如果不行就回来吗"

  "罗耗子你龟儿在别个背后说坏话啊,上次的事我是心服口服,,这次我是为我侄儿的事,你说这话是啥子意思"我们听见声音就看见山下上来十几个人,领头正是东四,东四本名赵东四,是个混混头子,聋子和他同时喜欢一个女孩子,东四长的五大三粗的,而聋子白白嫩嫩的人也长得有点帅,按今天的话就是一个小鲜肉,结果自然是聋子追到了女孩,东四不服就找聋子单挑,说也是聋子赢了他就不在纠缠,聋子家里条件好,他爸就让他上了武术学校,中学才转到正规的学校,而我和耗子是我三伯叫我们的,在我老家山多,大多数人住在山上,运东西不能用车,只能用马驮东西,以前没有这么安定,时常发生抢货,赶马的或多或少都练武,我爷爷辈那个年代在农村有很多练武的,其实现在那些武术学校的教练比起我们农村的习武师傅几招打趴下,他们都不连什么招式,从3岁起就开始连力气和速度,打架的时候没有电影电视剧的套招,就是以把人打趴下为主,先是把小石头装在袋子里打,打碎为止,打石子没感觉后就把麻绳帮在柱子上打,都是练力量和出拳速度,只要他打中你的,你绝对不可能在起来,我三伯的师傅就是赶马的,我爸怕我被欺负从小也让我三伯叫我练武,读书的时候认识了耗子,耗子知道后也要学,我三伯开始不愿意交的,可是别看耗子从小瘦的跟皮包骨,但是力气很大,而且打人的时候出拳也快,我三伯也带上他一起连,聋子也是和我们打架才熟的,聋子开始觉得自己是武术学校的就要单挑我和耗子,结果耗子一个人就把他打趴下了,我们三个脾气很相投就成了死党,我们就教聋子实际的打斗方式,所以东四虽然个头大,但是那里是聋子的对手,就被聋子弄趴下了。

  我:"你给老子莫扯卵蛋,是兄弟伙就莫说这些,我还怕他吗,他要是在来找我,老子绝对像他废林老三一样废了他"。

  耗子:"嘿!给老子的你们聪明,那你们说啷个办啊,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耗子被我和聋子说的有些上火了。

  农村里一般都做道场,请和尚做法事都是有钱人,所以我这种野道士在农村还是很吃香的,我正在家里吃午饭就听见外面有人叫我:"陈兵在家不"我一天就知道是我死党耗子,耗子从小学我们就是同班同学,本名叫罗军,因为个子不高而且有两门牙而且贼眉鼠眼的,于是我们从小就叫他耗子。

  罗辉:"军哥我是早上回来的,我是来找你和兵哥的"我听也找我就问:"找我有什么事"

  "这么严重啊,不过也是,这种情况活着比死还难受,这事我知道了,你给他们家说我下午就过来"

  我抓好药后就找到聋子和耗子,我们就打算找朋友送我们回村,现在已经下午了,晚上我还得去给死者做道场,我们在乡路口找到和我们关系很好跑摩的的易明送我们回去。

  我:"天快黑了,我得过去准备了,你就在照顾聋子,我晚上给你们带些吃的东西回来,我会给罗叔说你明天早上回过去"我说完就穿上道袍拿上东西就走了。

  我叫陈兵是一个农民,虽然在农村自己有土地,吃喝不用愁,如果有一门手艺就会过得别人好一些,基本上很多人都需要需要一门,我爸是一个石匠,就给人打些门石墩,石狮子一些很多简单的雕刻,甚至还会猪打猪槽,这里的石狮子可不是大门前那种守门的石狮子,而是我们这里祖位神台左右的神台,我们这儿的神台就是供祖宗的,可不是拜佛求神的,我爸也是很厉害的人,他见人家杀猪,没人教他也学会了,看见劁匠阉割家畜他也自己学会了,所以我爸有几门手艺,于是他带我跟着他做石匠,可是我没有雕刻的没天赋学不会,让我杀猪可是杀了好几刀都没杀死,然后又叫我劁匠的手艺阉割家畜,可是阉割的猪仔就被弄到了血管阉死了,无奈我爸就得另外给我找师傅,想来想去就想到我大伯,我大伯学的是阴阳之术,就是学了一些道家简单的术法,在老家叫道管事,就是死了给人做道场,谁家有不干净的东西也找他,据他自己说他还是鬼差,就是人死后他捉拿死者去丰都鬼城交差,这些东西你信它就有,你不信就没有,鬼怪之说就是现代科学也解释不清楚,有一次我早晨醒过来就觉得右眼里有东西,开始我以为是眼睛进了沙子就用毛巾擦眼睛,可是没有用,我爸妈看见我眼睛有些红肿就过来让给他们看,看了才知道我右眼皮内眼球的位置有个肉刺,就叫我们乡里的罗医生看,罗医生看了说他看不出什么病,就让我爸妈带我去医院看,九十年代农村里的人除非大病去医生,一般的小病都是找存里的医生,因为没钱去医生看病,我妈从小疼我就要带我去医院,我爸说干脆让我大伯看看在说,于是我爸就找我大伯说了,我大伯就就让我第二天上午去找他,第二天上午我去找我大伯的时候他正在耕田,我就叫了他一声,他回答我后就叫我回家还叫我不能回头,我一直走回家也没有回头,到晚上的时候还什么反应,当我第二天早餐醒过来就感觉眼睛里没有东西,第三天的时候我眼睛红肿也消了,从此我就对鬼神之类的就有些将信将疑。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