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道法千门
道法千门

道法千门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4-28 00:00:57

作者:熊猫rrr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土娃娃(4)婴蛊

编辑:山川湖海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玄真门道法传授  玉虚门道法  道法是哪门学科  初中有道法这门课吗  道法是门什么课  小学有道法这门课吗  道法三千六百门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物,他们不为人所知,却真实的不存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他们默默无闻,却以及维护着阴阳两界的秩序。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掩藏着一个光怪陆离的驱魔人世界! 道术千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老实说,我认为他的故事根本就是胡扯。从中学到大学,我受了这么多年马克思唯物主义的熏陶,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一向是嗤之以鼻的(谁能想到我毕业之后却要以写怪力乱神吃饭呢)。然而出于对老搭档的尊重,我没有对他的蹩脚故事发表评论,只敷衍地跟他说了句“那这次任务就交给你了”,便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这话又冲击了一下我的世界观,回想刚才的情景,又一个疑问脱口而出:“怎么,鬼还有脚印?还能被车撞?被撞了还会吓跑了?这还是鬼吗?”

  “这怎么说的,不晚不晚。”大妈急切地说道,“快进来吧,进来说话。你们晚饭吃了吗?没吃的话我们家有呢。”我们表示已经在车上吃过干粮了,便跟她走到了屋里。

  我和钟大师是来探访奇闻的,可不是来看老两口吵架的。于是我上前劝道:“大爷大妈,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还是先给我们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吧。”

  没想到刚过来就遭这么一个冷眼,我们不禁有些尴尬。倒是旁边的大妈立刻回击道:“自己解决,你自己有这本事吗?你除了在家里训这个训那个,还能干什么?这大师是我叫儿子请来的,你不要管。”

  我细看去,那三根细圆柱上还真是刻着字,中间那个上面刻着“鬼”字,其余两个分别刻着“魔”和“妖”。

  “没事,没撞到人。”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有些心慌,刚才很真切地感觉到是撞到什么东西了。我拿出手电筒,蹲下身来,照向车子底下。一些泥水从车子底盘“滴滴答答”地掉下来,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我关掉手电直起身来,一转头冷不丁地看到钟大师那长满络腮胡的大黑脸就贴在我后面,把我吓得一激灵:“不要突然把脸凑过来啊,这大晚上的!”

  我们盯着它看了几分钟,它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抬头问钟大师:“是真家伙吗?”

  我看向他指的地方,只见保险杠那里微微地有些凹进去了,周围一圈黑黑的东西,贴近了看,原来都是些淤泥。

  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在门口等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不用说肯定是那大妈的老伴了。与大妈殷勤的态度不同,他见到我们就以一种不太友好的眼光将我们打量了一番。他容貌瘦削,头发花白,额头上浮着几条浅浅的皱纹,两道粗眉紧锁在一起,目光里透着一丝阴鸷之色。待到我们走到跟前,他便“哼”了一声,张口道:“请什么大师来,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我们自己处理,关外人什么事!”

  钟大师没说话,弯下腰也看了下车底,又检查了下车子前的保险杠,指着左端边角上的一处说:“你过来看看,这里。”

  “真真的,假一赔十。”

  老实说,我认为他的故事根本就是胡扯。从中学到大学,我受了这么多年马克思唯物主义的熏陶,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一向是嗤之以鼻的(谁能想到我毕业之后却要以写怪力乱神吃饭呢)。然而出于对老搭档的尊重,我没有对他的蹩脚故事发表评论,只敷衍地跟他说了句“那这次任务就交给你了”,便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钟大师左手把那环平举在眼前,对我耸了下眉毛:“看好了,这东西就这么用。”说罢把右手手掌直接往那圆环顶上的细针盖过去,那细针扎进了他的手掌,霎时间血就从顺着细针流了下来。我不由自主地皱了下眉头,看见就疼啊。血液从细针的两边流到环身,又顺着环身流了下去,在正下方交汇在一起。就在两股血液交汇的瞬间,那三根坠子突然就发出了幽蓝的光!

  “……”

  钟大师哈哈一笑,说:“鬼也分很多种,我们通常所说的幽灵只是其中一种,很多鬼都是有身体的,而且大多数鬼都没什么强大的法力,自然也有胆小怕人的,你要是亲眼见过就知道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环,感觉我的世界观受到了严重冲击。我说过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向来不信鬼神的那一套,然而今天却是接连发生了超乎我理解范围的事情。要知道这几年的记者生涯使我对各种装神弄鬼的把戏都十分熟悉,假的东西我一眼就能辨别出来。而钟大师手里的那个环无疑是真家伙——至少我确信那里面没有灯泡,没有电池,没有荧光材料,没有任何可以发光的东西,我也确信钟大师不是一个手段高超的魔术师,他跳大神的把戏跟他的同行们一样拙劣。而他确实用自己的血点亮了他口中的“探魔环”,这一幕就在我眼前发生了!

  “这位就是钟大师。”我指了指边上,“我叫陈家伟,接到你们的信我们就赶过来了,不好意思这么晚才到。请问你们现在方便说一下事情吗?如果觉得太晚的话,我们可以另找个地方休息,明天早上再来拜访。”

  “你闭嘴!”老头气急败坏地吼道,那大妈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立即不说话了。

  那老两口此时站在门口,一言不发,似乎都在等着某个时刻的到来,房间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