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凡灵乱世
凡灵乱世

凡灵乱世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4-03 02:58:00

作者:蜂蝶琴瑟

最新章节: 意图

编辑:隔山隔海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锭灵乱世怎么升级  下载绽灵乱世  灵乱世兑换码  锭灵乱世攻略  


简介:万物之初,世间本是混沌世界渺渺。自盘古破鸿蒙,清蒸上腾,混浊下淀,元、始、玄三气混元。随后,诞生了了太极世界。太极有分灵界和凡界。五百多亿年之后,凡界和灵界互不干涉彼此相通,随后,女娲娘娘领悟出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理。启动后了两界的解开封印后,两界的行了一阵,两人来到了渔街码头。秋阳无限,洒在平静的河面上,水天一色,上下白茫茫的,朗朗润润。河的一岸,乃是一片绿幽幽的草地,微风吹过,散发出阵阵清香。数十只小木船正停靠在岸边上,悠悠晃动。掌舵们各自招揽来往客人,好不热闹。一船家见了红隽两人,见她两洒脱飘逸,女的满头红发,早已认出她是渔街大名鼎鼎的紫林红茵,迫不及待上前施礼,一副很是客气的模样,恭然道:“红姨,早啊!乘船否?”。


  隽遗雏正苦思良策,乞求道:“姑姑,我能不上去吗?”

  木偶人把红芷茵带到一棵大树下。这是一棵很高很高的树木,高逾三十丈,足以让十个人合围。树冠枝繁叶茂,一抹秋阳射下,碎阴满地。

  行了一阵,两人来到了渔街码头。秋阳无限,洒在平静的河面上,水天一色,上下白茫茫的,朗朗润润。河的一岸,乃是一片绿幽幽的草地,微风吹过,散发出阵阵清香。数十只小木船正停靠在岸边上,悠悠晃动。掌舵们各自招揽来往客人,好不热闹。一船家见了红隽两人,见她两洒脱飘逸,女的满头红发,早已认出她是渔街大名鼎鼎的紫林红茵,迫不及待上前施礼,一副很是客气的模样,恭然道:“红姨,早啊!乘船否?”

  红芷茵握着他的小手,与此同时,站起身子,把他给拉了起来,一边向上迈出步子,一边娓娓道来:“那山风呀!自炎帝神农氏时代衰落以来,凡界各势力相征伐,无论大小强弱,尘世间生灵涂炭。为抚宁众生,因当时某快土地受了上苍的恩德,也就是后来所建成的积羽国。此地天资灵秀,奇人百出,可谓风水宝地。别的势力虎视眈眈,为了占领这块宝地,蓄谋已久,群雄暂时联盟,攻入积羽国。积羽国的奇人异士心怜国中百姓,以自己血肉之躯,抵挡敌人进攻,虽身怀各种法术,但于敌众吾寡的情况下,血战了三天三夜,终不敌,力不支。无奈之下,这些奇人异士抢占先机,兵解肉身,也就是用兵器让自己头颅与身子分离,好让元神出窍。本以为他们会因此投往何方,没想到,他们的元神竟如春蚕结茧那般,相互编织成个结界,把整座积羽国给护住,同时,光刃万千,色彩纷呈,把残留的敌人杀得片甲不留。此后,众势力绞尽脑汁,三番五次欲攻入此国,终是失望而退,时间一长,攻欲已大减,自然放弃了再次攻击积羽国的欲望。

  原先那股困意顿时消失殆尽,似什麽都未曾发生过,隽遗雏这才恍然大悟,莫名之意顿时化成了感激之情,毕竟红芷茵也是为自己着想,原先那股醋意也烟消云散。抖了抖衣袖,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站起身来。

  妇人舌头正伸在嘴外,脖子处不断有鲜血溢出,双眼未瞑,已毫无气息,显然已亡。

  道士痛失宝剑,静如僵岩,过了一会,猛然站起,仰天狂笑,道:“我的白骨剑,难道就这麽给毁了吗?不……不……不是真……的。”话到最后,已变得低沈了下来。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中型峡谷,长约数百米,宽约数百米,满谷的小白花正随风摇曳,满谷异香扑鼻而来,直痒到心底。成排成排的墓碑各从花丛中露出一角,清晰可见。

  睡了四个时辰,隽遗雏睁开双眼,敞开窗户,一抹朝阳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伸了个懒腰,不急不慢从床上爬了起来,叠好棉被,穿好衣物,行出屋子。红芷茵也刚巧从屋里走出来,两人碰了个正着。红芷茵楞了下,急唤他去洗刷。等他洗刷好后,两人一同吃了早餐。待紫茵准备了些祭品,如纸钱,檀香等必备品,用竹篮装好后,两人一同前往白花谷。

  红隽两人身子也随之晃动起来。隽遗雏心下害怕,尖叫一声,迅疾蹲下身子,双臂合抱着红芷茵双腿,死死不放,背脊紧紧挨着山壁。红芷茵知他心里害怕,停下了脚步,也跟着蹲下身子,道:“乖乖,别怕,等会就好了。”果然,一盏茶的功夫,那山风已停歇了下来。

  红芷茵紧握着隽遗雏小手,指着不远处一座山,道:“乖乖,我们先从那栈道攀至山顶,自有办法下到谷底。”

  积羽城城府位于城中,府内,绿树成荫。城府大人乃是一头牛头人,手下是些会说话的木偶人。因举止谈吐怪异幽默,于是人们给他起了个叫牛幽怪的绰号。至于他的真名真性,却不得而知,连他自己也是无从知晓。

  源源真气输入他体内,过了好一阵,红芷茵猛地吐了口气,把手掌撤回。这时,隽遗雏缓缓睁开双眼,神色恍惚,未及开口,红芷茵已转身到了跟前,柔声道:“刚才姑姑可不是存心要害你。还记得昨日的事情吗?虽然我已用通灵蛇把那毒气抵制住了,此毒毒性极为诡异难测。不过,纯阴类的剧毒中,大都有个相同的特征,那便是只要中了其毒的人,只要在有日照的地方剧烈运动,毒性将难以发作。因昨日忙碌了一阵后,日已平西,所以才把这些该说的话留到现在。当下,确实是个良机,我就将计就计了。适才那些蜜蜂是被我用蜂语召唤出来的,日后我将传授给你。”

  牛头人壮硕的身子晃动了下,语调急促,时高时低,道:“红姨,今天怎麽居然有空上本府大人这来了,平常都在忙些什麽。”

  红隽身置花海,身旁不时有悼念的人与其擦肩而过,见她满头红发,已认出她来,纷纷打招呼。红隽两人穿在花海中,隔了一会儿,两人便在一块灵位前停下脚步。墓碑上方刻着“红远奇夫妇之位”白金大字,白金字下方,乃是四句诗,从右至左,依次为“血躯虽兵解,双翼永不分。千寻白花香,尸骨待还依”。字迹历历分明,苍劲有力。

  原先红芷茵担心因言出突然,怕他一时不知如何接受。于是没有急忙把收徒的话告诉他,先是让他磕头叫了师公师母后,才把此话说出来。这番周旋后,当下已是水到渠成了。

  牛幽怪强定心神,吞吞口水,道:“这可要想个对策才行。”

  二十年前的今日,红远奇一面单臂卸敌,一面护着被燕尾部落白眉道长的白骨剑刺穿胸腹的爱妻颜秀玉,久经不敌,在众敌围攻之中,红颜两人依次毙命当场,尤为惨烈。红远奇临终前,通过传音入密之法,告知藏匿在暗处的女儿红芷茵,等击退敌人之后,把她两的尸骨葬在一起,了却一段死为地连枝之愿。红芷茵痛失双亲,从死人堆里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爹娘的尸骨,在白花谷主的协助下,运往白花谷中。

  隽遗雏脸色大变,拔腿就跑,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紫。他无论跑到哪,那群蜜蜂就追到哪。跑了一阵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但那蜂群仍然把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的。

  回到锦衣楼阁,已至晌午。隽遗雏问起关于亲人的事情时,红芷茵生怕他起疑心,只好这样哄他─“我已经知道你爹娘,还有姐姐妹妹哥哥在哪啦。不过,他们现在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还没空见你。眼下,姑姑也有些小事情要处理,大约要等七日后才能回来。过了七日,你不但可以见到我,还可以与你爹娘,姐姐妹妹哥哥团聚啦。你呢?就跟稀语呆在家里吧,顺便让她教教你如何培养跟松儿的感情”。言罢,便再次来到了城府,牛幽怪施展法术,把五万木偶人缩放进一个巴掌大的五彩盒里,转交给红芷茵。红芷茵接过盒子,自行上路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