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灵魂埋葬
灵魂埋葬

灵魂埋葬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3-31 23:57:27

作者:忘记死亡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另一条路的开始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故乡埋葬不了灵魂  


时间留在的痕迹划破的痛着。看一看自己,余下的是什么。一个躯壳?更有甚者连躯壳也不算,所以他更本就不算个人类!他亲自动手被埋葬了自己的灵魂。捧着一把很新鲜的泥土,掘一个墓穴把自己的灵魂放进来。我以为也可以埋掉所有,但是结果什么都埋不掉。被被埋葬了的灵魂·;·四明白蓝已经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他不想任何人去打扰他。一个月来,蓝有时候就在坟场站一整天,默默的对着墓碑。有时候就站在起火的大楼前,呆呆的站一整天。蓝不要四陪,甚至为了这个还把四赶走过。。


  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就只有无边无际的想念和布在心里那满满的伤痕了。

  离开这里吧!我的灵魂已经深深的埋葬在这片土地里了。蓝的心里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声音在蓝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

  五年前的一个冬季,和往常一样这个城市的冬季都没有给人太多的寒意,一件长袖衣在加上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已经足以了。那天,天有点灰蒙蒙的。午后就下起了雨来,不算很大的雨,但是却使气温骤降。似乎那天是星期一,还是星期几呢?对于蓝和四来说已经把具体的日子遗忘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两个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情,那就是翘课。对于蓝来说翘课是不需要理由的,小学、初中一直到现在的高中他都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异类。有时候整个月都不见人,有时候来上了不到20分钟的课就直截了当的在老师面前消失。在现在的教育制度下,似乎有一条共识就是——对于一些学生,你可以把他当作隐形的,可有可无。曾经也有过一些负责的老师做过努力,可是后来不得不放弃。原因?就连蓝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只有那些“努力的人”才明白吧。至于四,老师宁愿他不来上课。因为他的行为可以让老师抓狂。因为他的举动可以让安静的课堂瞬间就变成无规则的菜市。至于他用什么手段,太多了。就连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四依然在用眼睛搜寻着mm,蓝就自顾自的喝着酒,慢慢的让酒精流进身体流进血液。“今晚似乎爸在家,好像是吧!都好久没有见过他了!不是他在睡觉就是我在睡觉,一个多月来几乎都是一样,就连妹都是一样吧!但是那丫头偶尔还是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的,就像今晚这样!那个人呢?似乎离开好久了,在脑子里的印象已经模糊了。妈这个名词似乎在很久之前就被删除了!”蓝想着自己突然间就震了一下,自己怎么突然会想到这些呢?摇摇头,无奈的喝了一口酒。看了看四,整个人已经转过身去看着场种的mm了。蓝早已经习惯。

  T’NO。在这个城市里算是一间中型的酒吧。客人多半是蓝和四这样的年轻人。

  一个月前••••••

  窗帘被拉开了,外面也是一片漆黑!又睡到晚上了。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习惯性的动作,打开了房间的灯,房间已经不是用“凌乱”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房间里充满了一阵烟酒混合出来的味道。“唉.”轻叹一声,走出了房间。好安静哦,整间屋子里也是一片漆黑。甩甩头,径直走向了洗手间。打开灯,站在镜子前,长长的头发已经全部都立正站好了。“呵••••!”被镜子里的样字逗笑了,出去衣物,打开热水器感受着水从头淋到脚的那种舒畅的感觉。“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拿着毛巾把湿淋淋的头发擦干,洗手间了充满了水蒸气,镜子上也被蒙上了一层白雾。用毛巾轻轻的擦拭,涂出一大块清晰的地方。样子在镜子里印了出来。“又瘦了好多哦!”嘟嚷了一句,还是站在镜子前。头发没有规则的散了下来,一张虽然说不上帅气的脸,但是那种孩子气的气息满讨人喜欢的。算不上强壮的身体配上188cm的身高还是满匀称的。看着有点发呆的时候洗手间外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厚有人喊道:“哥!如果你再这样子半夜把我吵醒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你的。你的电话。”说完几乎在同时响起了超夸张的关门声!“唉。”围着浴巾就走出洗手间拿起电话。“还好电话坚固啊!”拿起电话时这个想法在脑子里闪过。以为电话分明就是躺在地上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大概是直接“飞”到洗手间门口的。感慨了一下,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发出了要杀人的声音。“蓝,我严重警告你,十分钟之内你不下楼,我保证我会上你家杀了你的!”话音刚落下电话里就只有忙音了。“唉,今天是怎么了,咋那么多人想要杀我呢!有手机不打,偏要打电话。无奈。”叹息了一句就走回自己的房间。

  骤雨的原因让街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变得好稀疏。这个城市的接到很宽,干道简单的井字形连接,是个让人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城市。

  深夜。

  翻了半天翻出了衣服、裤子,袜子找了半天才找到半天才凑足一对。已经是深秋了,但对于这个处于温热带的城市来说,一件长袖T恤已经足够了。翻了好久才终于在房间的角落发现了手机的存在。完全被人打爆了的。N个未接电话。“唉!”叹了一口气向门外走去。穿还鞋子才记起钱包没带,回去翻了半天才找到,随手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慢悠悠的向楼下走去。边走边打开牛奶,放进嘴里立刻就喷了出来。拿到眼前借着楼道里微弱的灯光看到牛奶瓶上写着一行字“此牛奶已将过期3个月!!!”“唉!”又叹了一声气。这分明就是那个丫头写的。无奈啊!!!

  刚走出楼道就听到了杀猪似的喊声“你小子是不是睡死了啊!说好十五分钟,看看现在都多长时间了,都快一个半钟了。我要杀了你!”话音落下就看到一个身影向着楼道这边“飞”了过来。“额,睡的有点昏了,起来又洗了个澡。”这样平静的吓人的语气怎么都让人看不出来愧疚的感觉,想要下手又有点不忍的感觉。“哎。算我上辈子欠你的。”无奈的声音。

  雨慢慢的下着,也有两个人影在街上相向的走了过来。两个人的动作都是那样的缓慢,似乎这场雨刚开始两人就在雨中行走一样。雨水湿透了两人的衣服,头发上的雨水正因为地心引力的缘故慢慢的流到地上。两人接近,就在擦肩的瞬间蓝开口了。“嘿,你也淋了好久了吧!好舒服啊我觉得!你现在要去哪?”蓝的语气让四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却让他觉得似乎两人认识了好久好久了,没有理由不去答应他的感觉。四停了下来,蓝也停了下来。相互望着对方,似乎对方是自己的印记一样。“额。很舒服。我叫林寺。你叫什么名字?”四的话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似乎完全是下意识的。对方是个男的,换做是个女的或许这样做自己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

  时间慢慢的推移,一个月了。从那晚在警察局里出来,再到办完葬礼。葬礼很冷清,除了蓝和四没有其他人来。一个月了,蓝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点头去代替。

  “枫蓝。我带你去喝东西吧!”蓝说完以后也没有理会四,就这样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四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要会跟在蓝后面••••••

  每天,蓝都不停的往胃里灌着那些可以让自己麻醉的液体。蜷缩在角落的蓝抱着双腿,房子里一片黑暗,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蓝的双眼变的很空洞很空洞。

  走进T’NO,吵杂的音乐心脏被音响散出来的声音震撼着。“看来又要做吧台了,都是你,吃点东西还走神!”蓝几乎是喊着和四说话。四已经完全不理会他了,进了酒吧这家伙绝对是换了个人的感觉,眼睛就是四处乱瞄。看什么就不用说了,当然是那些mm了。

  

  蓝无奈的耸耸肩。在吧台找了两个位置坐下,对着酒保喊了声:“还是老样子!”酒保笑笑,点头拿出了两杯威士忌。整整一个月几乎每天这两人都会在这里出现,所以酒保早就记住了这两人。

  站在街边截了一辆的士,上车一路无话到了T’NO门口。

  “你想要吃什么?”四无奈的看着蓝说道。“不知道!看看吧。随便吃点就好了!”蓝说着就坐到路边一家小摊的椅子上了。“哎!”四无奈的叹气也跟着坐下。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老板见两人坐下就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过来,放下茶水就问道:“两位想要吃点什么?”“额!等等我想想!”蓝应了一声后就完全安静了下来。“老板,给他来碗面之类的东西就好了,我就不用了!”四无奈的看着蓝摇摇头说道。他完全知道后面的蓝想要做什么,就是一直都坐在那里好久好久都不出声,要是老板还在等的话估计要吐血的。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