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目击者
目击者

目击者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3-29 00:00:44

作者:刀剑笑雪

最新章节: 第1章 妈妈死了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目击者之追凶在线观看完整版国语  目击者之追凶在线  目击者之追凶在线观看  目击者是什么意思  目击者之追凶结局是什么意思  目击者英语  目击者电影  目击者在线观看完整版免费观看  目击者韩国  目击者之追凶  


闷热的夜风拂着城市的每个角落,月亮悬在深空,李全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回到郊区,郊区周围没人,也没往来的车辆,风更大了,月光把李全的身影拖得很长。李全在郊区街边坐下,隐约听见,断断续续的怪异声音,浑身起鸡皮疙瘩,他用目光四处寻找,不见声源,怪诡的声音越来越大,李全躲到黑暗处,看见街道右边的小巷里,两位体形彪悍的男人,在为什么争吵,相互扭打,其中一位尖叫一声,用手捂住胸口,倒在地上。。


  玉年羞涩地说:“昨晚你喝醉了。”

  从那时起,自己的性情变了,他记得玉年怎样恶狠狠地对自己说;“童凝是你的儿子,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给我多少物质补偿的,我要在精神上一点一滴折磨你,如果你的妻子知道童凝是你儿子,你们每个人都不会好受。”玉年真的没有把童凝和自己的关系告诉给自己的妻子,没有告诉童凝那天他叫叔叔的男人是他爸爸。

  自己手足无措,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件事,不知道怎样面对女友,生活完全被打乱,眼看着玉年的肚子越来越大,仿佛有座无形的大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实在受不了,逃避了。

  狂风呼啸着,卷起漫天尘埃,塑料袋,垃圾纸,在灰蒙蒙的天幕下放肆地飞舞,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曲,一群小学生听见叮叮叮的下课铃声响起,从教室一哄而散,姚宛背起书包,出了学校,朝城北的延慧小区走去,她想着妈妈做得炒鸡蛋、排骨汤、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然后呢?”

  玉年和姚辰家对面的503室的房东打了招呼,以前的房客一般走,她就住进去。面包车拉着家具到延慧小区门口,姚辰上班走到小区门口。“姚辰!”玉年叫。

  凉爽的夜风拂着城市的每个角落,月亮悬在深空,李全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来到郊区,郊区周围没人,没有来往的车辆,风更大了,月光把李全的身影拖得很长。

  李全明白怪异声音的来源,明白发生什么?他的双腿发软,不小心踢到路旁的路灯管,路灯管发出声音,引起站着的男人回头,男人看见李全,右手握着满是鲜血的匕首扑向李全,李全拼命逃跑,从天桥跳下,躲到草丛中。

  姚宛告诉童凝,她妈妈怎么了,童凝叫他妈妈玉年看,玉年有一头金黄的头发,瓜子脸,经历了岁月的风霜,浑身散发着成熟忧郁的气息,令姚宛喜欢着迷,玉年跟着姚宛到浴室,看见那个已经断气的女人,把两个孩子搂到胸前,不停的安慰姚宛:“可怜的孩子,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我是你的妈妈,我会把你当亲生女儿对待的。”玉年装出很悲伤的样子说,心里在笑。

  小学毕业,中学毕业,到高中,爱情之花纷纷开在青春的枝头,姚宛的情扉之门也悄然打开,她喜欢上那位爱穿白衣打篮球的男生,高大阳光帅气,很多时候,姚宛趴在窗边静静地看篮球操场上的他,任时光无声地流走,姚宛只爱慕,不表白,因为知道,一毕业大家都将各奔东西,谁也不能无视命运洪流地冲刷。

  那高大阳光帅气的男生暗中嘲讽姚宛,姚宛知道后,扑到童凝怀中,委屈地哭,童凝的心很疼很疼,他为保护姚宛不再受伤害,申请转到姚宛的学校,自愿留级插到姚宛的班,很多年没有在学校笑过的姚宛,看见童凝出现在教室门口,傻傻地笑了,同桌厌恶地撞姚宛,姚宛才没笑,童凝在姚宛后面坐下,一直是自己的避风港的童凝来了,姚宛仿佛回到失去妈妈前的幸福童年时光。

  告诉女友到其它城市发展,半年后,工作稳定下来,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把女友接过去,筹办婚姻,牵着新娘的手走进婚姻殿堂,然后有了孩子,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夫妻相濡以沫,彼此谦让,理解包容,那时候自己只是偶尔抽烟,偶尔喝酒,从不赌博。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以为玉年早已经把孩子打掉,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原来玉年从没有忘记自己。

  姚宛哭着敲对面503室的门,开门的是和姚宛差不多大的男孩童凝,童凝和她母亲是两年前搬到这里的,他好像没有爸爸,反正到今天,姚宛没有见过童凝的爸爸,也就是从两年前开始,姚宛的爸爸和妈妈争吵了,以前很少吸烟喝酒的爸爸,凶猛地抽烟喝酒,爱上赌博,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件件卖掉,筹来赌资在赌桌上全部输了才肯回家,回到家脾气异常火爆,曾经温柔的爸爸变成暴君,变得姚宛不认识了。

  爸爸酒气冲天的从外面回来,伸出双手向妈妈要钱,妈妈不给,爸爸就骂妈妈,到妈妈身上搜,扯妈妈的头发,泪水从妈妈眼里流出,姚宛帮妈妈的忙,被爸爸粗暴地喝开,爸爸从妈妈的衣服里搜到几十块钱,满足地出了家门,妈妈朝爸爸的背影喊:“信不信我死给你看!你把我们娘儿俩逼到了绝路。”没有传来爸爸的回答,只有关门声震天作响。

  过去很久,凶手没有出现,李全钻出草丛,回到案发现场,见倒在地上的是戴着鸭舌帽的英俊男人,他的面孔痛苦的扭曲,血从胸口不停冒出,已经死亡。

  有几次姚宛要自杀,到最后关头犹豫了,自杀的瞬间,她看见黑暗深处有一片亮光,也许社会上的人和学校里的不一样,至少还有童凝在,童凝没有给过自己伤害,为了童凝,为了走入社会,姚宛放弃自杀,不在乎老师的冷眼同学的嘲讽辱骂。

  玉年说,“我住在503室,有空到我家做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