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地雷杀手
地雷杀手

地雷杀手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3-28 02:57:37

作者:诡刺一地雷

最新章节: 第一章末路

编辑:书信起笔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杀手感应地雷怎么用  杀手2绊式地雷如何使用  杀手6地雷拆除装置在哪  杀手6地雷拆除装置怎么用  杀手4怎么引爆地雷  


小说是小说,切记当作历史、现实可以看出,否者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故事的人名、地点等都是完全虚构故事的,虽然其中的精神,在这个世间是不存在的。随着近几年来军事题材的崛起,细致描写军旅生涯的小说层出不穷,但重心一直放到了兰晓龙先生《士兵突击》中“不被抛弃,不放(每天上班,更新比较慢。敬请见谅!yy745021)这个世界并不安宁,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导火索中东A国边境,半人多高的草丛里,突然冒出两个人头。两人巡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冲身后招了招手。更多的人头冒了出来。这是西方某政治集团.派出的蝰蛇小队,十二人。Jack,代号蝰蛇,英国SAS特别空勤团退役队员,任蝰蛇小队指挥官;Frank,代号眼镜蛇,英国SAS特别空勤团退役队员,任蝰蛇小队辅助指挥,第一突击手;蝮蛇,无军方背景,蝰蛇小队全能狙击手,同时也是蝰蛇小队所在的W(winner)雇佣兵公司的王牌狙击手。精通城市狙击战、山地狙击战、沙漠狙击战、爆破、巷战等。Black,代号响尾蛇,蝮蛇的观察手,多次掩护蝮蛇逃离死亡的边缘。据雇主情报,第三国家首脑将在A国举行联盟会议,商讨共同保护并合理开发A国家石油资源的相关事宜,严重影响了雇主在A国的利益。蝰蛇小队的任务就是在A国狙杀第三国家首脑,分化两国,使雇主渔翁得利。入夜,蝰蛇小队已安全赶到早已布置好的安全点,正在休整。“干完这票我就正式退出了,二十万美元,够带着Lucy来一次环球之旅了。唉,答应她好久了,终于可以实现了。”黑曼巴兴奋的说。“这些年我也攒下了一百多万美元了,我要给她在中国买一套别墅。”“钱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有命回去再计划怎么花吧。顺便说一句,中国的地价可是很贵的。”蝮蛇一边擦洗脸上的伪装油彩一边说道。他总是这么扫兴,但是小队的队员们还是很喜欢他,不光是因为在自己危险的时候蝮蛇掩护自己撤退,更因为他说话总是那么客观。自己是什么?雇佣兵!没有人关心自己的存在,所以要自己珍视自己。赚钱不是唯一,还要有命花。A国首都,彩旗飘飘,鲜花朵朵。天上还飘着悬挂大型条幅的氢气球,民众们正挤在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以沸腾的场面迎接着盟邦的首脑。三辆黑色加长奔驰S600防弹车接踵而至,径直开到了市政大厅门前,在一群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簇拥下,领导人们踏上了鲜红的地毯。当晚,总统阿拉萨德发表讲话:两国已达成协议,为促进两国和平友好、经济共荣,由盟国提供技术支持,开采本国石油,用来增加本国GDP与战略石油储备。明天上午,盟国总统将在政府大楼前进行讲话。希望民众给予关注。蝮蛇刚刚保养完此次行动准备用的狙击步枪,正在组装,这是一支结构十分简单的狙击步枪,M96“追风”的缩小版,可拆式浮置枪管,可折叠枪托,8.58mm口径,有效射程1500米。500米处R100(弹着点散布圆直径)只有7cm,完全可以胜任本次的狙杀任务。其他队员也在维护自己的枪支,Hk.45USP手枪、MP5K冲锋枪、下挂M203榴弹发射器的M4A1突击步枪……这个安全点俨然成了小型武器展览馆。。


  (每天上班,更新比较慢。敬请见谅!yy745021)这个世界并不安宁,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导火索中东A国边境,半人多高的草丛里,突然冒出两个人头。两人巡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冲身后招了招手。更多的人头冒了出来。这是西方某政治集团.派出的蝰蛇小队,十二人。Jack,代号蝰蛇,英国SAS特别空勤团退役队员,任蝰蛇小队指挥官;Frank,代号眼镜蛇,英国SAS特别空勤团退役队员,任蝰蛇小队辅助指挥,第一突击手;蝮蛇,无军方背景,蝰蛇小队全能狙击手,同时也是蝰蛇小队所在的W(winner)雇佣兵公司的王牌狙击手。精通城市狙击战、山地狙击战、沙漠狙击战、爆破、巷战等。Black,代号响尾蛇,蝮蛇的观察手,多次掩护蝮蛇逃离死亡的边缘。据雇主情报,第三国家首脑将在A国举行联盟会议,商讨共同保护并合理开发A国家石油资源的相关事宜,严重影响了雇主在A国的利益。蝰蛇小队的任务就是在A国狙杀第三国家首脑,分化两国,使雇主渔翁得利。入夜,蝰蛇小队已安全赶到早已布置好的安全点,正在休整。“干完这票我就正式退出了,二十万美元,够带着Lucy来一次环球之旅了。唉,答应她好久了,终于可以实现了。”黑曼巴兴奋的说。“这些年我也攒下了一百多万美元了,我要给她在中国买一套别墅。”“钱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有命回去再计划怎么花吧。顺便说一句,中国的地价可是很贵的。”蝮蛇一边擦洗脸上的伪装油彩一边说道。他总是这么扫兴,但是小队的队员们还是很喜欢他,不光是因为在自己危险的时候蝮蛇掩护自己撤退,更因为他说话总是那么客观。自己是什么?雇佣兵!没有人关心自己的存在,所以要自己珍视自己。赚钱不是唯一,还要有命花。A国首都,彩旗飘飘,鲜花朵朵。天上还飘着悬挂大型条幅的氢气球,民众们正挤在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以沸腾的场面迎接着盟邦的首脑。三辆黑色加长奔驰S600防弹车接踵而至,径直开到了市政大厅门前,在一群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簇拥下,领导人们踏上了鲜红的地毯。当晚,总统阿拉萨德发表讲话:两国已达成协议,为促进两国和平友好、经济共荣,由盟国提供技术支持,开采本国石油,用来增加本国GDP与战略石油储备。明天上午,盟国总统将在政府大楼前进行讲话。希望民众给予关注。蝮蛇刚刚保养完此次行动准备用的狙击步枪,正在组装,这是一支结构十分简单的狙击步枪,M96“追风”的缩小版,可拆式浮置枪管,可折叠枪托,8.58mm口径,有效射程1500米。500米处R100(弹着点散布圆直径)只有7cm,完全可以胜任本次的狙杀任务。其他队员也在维护自己的枪支,Hk.45USP手枪、MP5K冲锋枪、下挂M203榴弹发射器的M4A1突击步枪……这个安全点俨然成了小型武器展览馆。

  20151006更新黎明时分,蝰蛇小队上路了。他们打扮成旅行的游客,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手里拎着登山杖,大摇大摆地走进市区,市政大楼前的广场已被戒严,不到2万平米的广场上,四队铁着脸,手持G3自动步枪、伊萨卡M37霰弹枪等全副武装的宪兵在巡逻,所有与会观众都要经过严格的安检。蝰蛇小队才不会触这个霉头,他们是来刺杀的,不是来与当地军队正面作战的。蝮蛇和响尾蛇巡视四周的建筑物。响尾蛇报告:“蝮蛇,请注意你正前方钟塔,周围没有障碍建筑,狙击位置可以定在那里。”“蝮蛇收到,那个位置不是我要的。四点钟的住宅楼,我们在一层会合。”“响尾蛇收到,完毕。”住宅楼在广场的西南方,距离目标演讲台约700米,中间还隔着一栋住宅楼。三分钟后,蝮蛇与响尾蛇碰面。“喂,那个钟楼才是最佳的狙击点啊,为什么来这里?”响尾蛇郁闷的问道。“不是只有你知道哪里是最佳的狙击位置的。你知道,我们清楚的,那些宪兵更清楚!”响尾蛇没了言语。“你呀,只能做个顶级观察手,却永远做不了一个合格的狙击手。狙击手最重要的是隐藏自己,其次才是狙杀目标!”蝮蛇无奈的摇摇头,叹息着说。八点四十五分,广场上沸腾了,两国首脑的车队缓缓驶来。民众们挥舞着手中的彩旗,小孩们拿着气球,吹着小喇叭,热热闹闹的。蝮蛇紧握着手中的狙击步枪,透过对面一层的两扇窗户瞄着演讲台,那两扇窗户在确定好狙击位置之后就被蝰蛇带人打开了。此时,蝰蛇小队剩余的十个人正散布在周围,随时掩护狙击手撤退。九点钟,A国外交部长上台发表演说,内容无非是两国友好,合作发展,共同繁荣之类的。民众们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倾听着,作为战争的血液——石油的储备大国,由于没有开采技术,人们至今还富裕不起来,看着其他国家以石油出口赚来的外汇,别提多眼馋了。好不容易有个国家肯站出来共商大计,不难看出,此举深得民心。九点十七分,第三国总统终于露面了。“响尾蛇注意,响尾蛇注意,目标出现,注意观察,确认狙杀序列。”“响尾蛇收到,狙杀序列确定,目标,十二点钟演讲者,距离698,风速2,方向西南,温度29,湿度40。可以射击。”蝮蛇握紧狙击步枪,按照响尾蛇汇报的参数调整着瞄准镜。准心追逐着猎物的左胸,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在等待时机,第三国总统克雷格登上演讲台,伸起右手向国民们打招呼,广场上再次沸腾。就在这一瞬间,一声诡异的尖啸使人们安静下来。子弹的破空声划过人们头顶,在克雷格胸前绽开一朵血花。“保护总统!”保镖们拔出枪一拥而上,用身体圈住中弹的总统,房车开来,把总统带走了。20151011更新蝮蛇见目标中弹后仰面倒下,把枪拆了,收进背囊,正打算撤离。“嘭”的一声响,一颗子弹击中了窗户玻璃。“坏了,宪兵狙击手,我们被发现了。撤!”说着掏出背囊中加装了全息瞄准镜和消音器的MP5SD,拉起响尾蛇冲出了房间。蝰蛇带领着队员早已准备好逃离的交通工具,两辆吉普和一辆丰田皮卡,正在楼旁警戒。突然听到钟塔上传来的枪声,所有人都在车里压低身体,一动不动,希望塔楼上的狙击手没有发现他们。狙击小组冲出住宅楼向着汽车跑来。“蝮蛇,趴下!”眼镜蛇吼道。可惜已经晚了,一发高速旋转的7.62mm子弹击中了蝮蛇的右肩,子弹穿过了肩胛骨,并撕开了胸前的一大块肉,血液紧随着弹头足足飞出六七米。蝮蛇只觉得肩膀被人用十八磅的大锤砸中了,猛地一晃,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然后眼前一黑,随着运动的惯性直接趴在了地上,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一大片土地,蝮蛇蠕动着,艰难地翻过身,两只眼睛无神地望着远方的天际。他感觉到体温在随着血液的流出而慢慢地变低,浑身发冷,肌肉因缺氧而颤抖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蝮蛇!掩护射击!”剩余的八只自动火器向着钟塔倾泻着子弹,压的宪兵狙击手抬不起头。响尾蛇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一把揪起他朝着汽车跑去。眼前的一切都在颤抖,从倒地到被拉上车,总共不过十几秒,而对蝮蛇来讲,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他感觉轻飘飘的,仿佛灵魂在慢慢地脱离身体,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视野里充满着光明,身体周围也是温暖舒适的,好像又找到了小时候躺在妈妈怀抱里的感觉。他看到战友们围在自己的身旁,看着他们在张大嘴,蝮蛇知道,队友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却什么也听不到。只觉得身体一直往下沉,往下沉,而视野却越来越高,模模糊糊的看着一群兄弟在摇晃自己的身躯。黑曼巴轻轻掀起粘在蝮蛇右肩上的碎布,暗红色的血液又涌了出来,“还好,没伤到主动脉,还有救。”“快,按住伤口,纱布!”响尾蛇低声吼道,刚刚回到现实的蝮蛇,被他这么一按,疼的闷哼了一声,再度陷入昏迷。睡梦中,蝮蛇回到了只属于他的童年。年幼的蝮蛇拿着爸爸的**出去玩,回到家,发现父亲正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他知道不该自己一个人拿着枪走出家门,于是放下枪,还有他的猎物——十几只麻雀,撅起屁股,趴在床上,等待着那个令他皮开肉绽仪式。这是在中国,一个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的国度,一个流传了数千年“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国度。父亲没有客气,解下皮带,一下抽在儿子的屁股上,顿时,白嫩的屁股上显现出一条紫红色的伤痕。年幼的蝮蛇疼的大哭起来,而他的父亲,却继续一下接一下的猛烈地鞭打他,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而此时的蝮蛇,在死亡线上徘徊着的蝮蛇,对人生的印象,却仅仅是这一次次的暴打。蝮蛇流泪了,队友们从没见过他哭泣的样子,呆呆地望着他由于大量失血而变得惨白的脸。蝰蛇开着车子,风驰电掣地穿梭在市郊的公路上,后面跟着不计其数的军车、警车。“这么下去不行,他会没命的!”眼镜蛇一边查看伤口,一边冲着蝰蛇喊着。“必须先止血,没办法了,出狠招吧!”蝰蛇做出了决定。“Billy,zippo带了?你来吧……”“这缺德事儿怎么总找我?”Billy抱怨着,掏出打火机,点燃,赤黄的火焰烧烤着随身携带的匕首,匕首在高温下慢慢变红。军车在公路上飞驰,车头上架着的轻机枪不断扫射,断后的吉普车挨了几枪。“他妈的,得赶快甩掉他!否则我们会被机枪打成筛子”开车的蝰蛇咒骂着,蝰蛇小队还击了,两个精确的点射,干掉了追击军车的两名驾驶员。军车停了,但是没有挡住追击者的脚步,更多的车闪过军车扑了上来,气势较之前有增无减。就在蝰蛇踌躇如何挡住追兵的时候,“呜……”一辆迎面开来的大型油罐车响着喇叭差点把他们一起送给上帝。“机会!”身边的队员会意地点点头,端起轻机枪就是一通猛扫……“轰……”数十吨燃油的爆炸威力是不可小觑的,一朵小型蘑菇云呼地升起,起火面积覆盖了整条公路,尾随的军车发生了一连串的追尾,终于停止了追击。吉普车也差点被气浪掀翻,车上的队员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兵行险招啊!嗤……”Billy一把将烧红的匕首按在了蝮蛇胸前的伤口上。顿时,皮肤被烧焦的味道弥漫了整个车厢。“啊……我草……呃……”蝮蛇疼醒了,喘着粗气问道“谁他妈……出的……馊主意?玩满清十大酷刑,要老子命啊?”“乙迷。”蝮蛇听到这个词,愣了一下,一块纱布就糊了上来,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战友们在麻醉后又处理了后背上的伤口,尽管止住了开放性伤口的出血,可身体内部的出血依然继续着,蝮蛇的脸越来越苍白。“蝮蛇,一定再坚持一会儿啊,马上就到预定的撤离点了。”医院。“快,抢救室!”四个队员一手挥舞着自动步枪,另外一手抬着蝮蛇冲进医院,走廊里的患者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都被吓呆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眼镜蛇举着一把M14增强型战术改,冲到医生跟前,医生被吓坏了,浑身筛糠似的颤抖着,眼镜蛇用枪抵住他的前额,瞪着血红的双眼,低声吼道:“立刻手术,救不活他你们都得死!”说着拉起医生,推开拥挤的人群,开辟出一条道路……“失血量很大,需要输血。马上准备手术,血浆2000cc。先生们,如果你们希望他活下来,请不要影响我们。”说着转身走进手术室……手术在进行,队员们手里攥着枪,保险大开,在手术室外面戒……20151208更新围剿“蝰蛇,蝰蛇,响尾蛇报告,西南方向五公里处大批武装军队,兵力大约有两个中队。正在向我们搜索靠近,预计两小时后到达,我们该怎么办?”“蝰蛇收到,继续观察。”“响尾蛇收到,完毕。”“蝰蛇,搜索队离我们只有一公里了,想办法啊!如果被围困在这该死的医院里,我们他妈谁也别想活着出去了。”“蝰蛇收到,待命!”两分钟后,蝰蛇和眼镜蛇出现在楼顶,拿起望远镜观察着。视线里,搜索队的指挥官,一个挂着陆军中尉的家伙,揣着手枪,大摇大摆地走在队伍的前面。而后跟随的则是数百手持自动步枪的士兵。突然,中尉猫下腰,躲在一栋民房后面,消失了。医院楼顶一闪而过的亮光让中尉寒毛直竖,叽里呱啦地冲着身后的士兵一通大吼,士兵们紧跟着他躲进了民房后。“不好,我们暴露了。”“没事,只要我们在这,那个胆小鬼就不敢过来!”时间点点滴滴地过去了。傍晚,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蝰蛇冲了过来,端着自动步枪盯着医生。医生慌张地摇着头,“Nono……noSir,Wetryourbest,heisalive。”身上盖着白布的蝮蛇被推了出来,队员们黯然神伤。响尾蛇掀开白布,看着蝮蛇那苍白的脸,“兄弟,我们带你回家。”说着,四个队员又抬起蝮蛇,走出了医院。“这次战斗顺利地挑起了第三国家对A国的敌对情绪,公司将按合同付给每人二十万美金的酬劳,鉴于受伤的蝮蛇,我们给予五万美金的抚恤,好好养伤,希望还能看到你的身影。”公司的执行董事亲自来到蝰蛇小队的驻地,慰问他们,同时还带来了几大箱钞票。蝮蛇胸前绑着绷带,笑着接过钱,懒洋洋地说“不干了,这么多年,也该退休了。”董事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就消失了,“那好,这次合同到期,你就休息吧。什么时候没钱花了,就回来,你还年轻。”董事笑着说,心里却打着不为人知的算盘,这个全能狙击手,可以说的上是整个公司的一张王牌,如果被其它公司挖到,对自己的市场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好啦,专心养伤吧,这次行动影响不小,据说欧安局已经介入调查了。所以,近期不会再有任务,大家可以尽情的放松一阵子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