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再筑强秦
再筑强秦

再筑强秦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3-21 02:57:55

作者:赢大少

最新章节: 第三章 突然的夜袭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秦王嬴政阴差阳错再次穿越到另一个不像的世界,重现曾经的强秦的荣光! 再筑强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喂喂,我说陶醉够了没?赢大副将,你也真够能忍的啊?居然能想到爬出恭道(就是所谓的粪坑道,也可以说是古代所谓的下水道)这个法子逃出天牢!”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硬生生的把正在陶醉中的赢大公子给拉回了现实,呐呢?赢大副将?谁?是喊我的吗?虽说我确实是姓赢,但是现在还能知道我真实姓氏的都不在世了,怎么可能还能让一位在下水道口偶遇的行人给叫出来?慢着,他是叫我为赢大副将,我这样的穿着打扮怎么看得出来我是一位将军?赢大公子一脑子的问号,愣愣的望着那位说话的人,OH!ON!说话的只有一个人,但是围着下水道出口的可不止一个人,足足有十个士兵模样的人拿着寒光闪闪的矛指着他!哎呦喂,哥我都好多年没当皇帝了,怎么还有人想要哥的小命呢?不对,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哪个国家的兵还这么一副老古董的装扮,武器居然是长矛,哦,对了,肯定是哪个节目组搞的综艺娱乐节目吧!靠,玩人不带这样玩的吧?幸亏是碰上老子这样好身手的人,要是普通人早就给报销了,现在那些综艺节目为了收视率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别乱动,我投降我投降!”我们的赢大皇帝很没风度的就立马举起了白旗,呢嘛,经过了那么多朝代的经历更迭,当初那个威震六国的秦始皇咋变的如此没节操了?咳咳,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还有什么没看透的?更何况是在近现代后人们的社会观严重畸形的年代,所谓的气节还真是不知道还能保存有多少,就像一个老婆婆摔倒了想过去扶一把都要做足功课防止被人倒打一耙,哪里还能保持到伟大的老毛时代光荣传统,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呢?现在的同志还多了一重意思,喊你同志的时候多数还有另一种的意思,暗喻基佬!

  “哦?你说我是暴力狂?呵呵,真是有意思啊,那么你说我该怎么处决一个敌人?”霓罗将军忽然很有兴致满脸戏虐的看着赢大公子,紧绷着的脸也露出了一丝灿烂笑容,她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人敢这样对她大呼小喝蹬鼻子上脸的呢,心里不由得对赢大公子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听着这个士兵的抱怨,嬴政毫不在意的拿起桶里的水瓢,洗刷了起来!再怎么恼火都好,先把身上的污秽清理干净才是重点,这玩意粘在谁身上都不是什么好事!

  “小弟我冤枉啊!俺真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细作,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路人甲啊!”赢大公子很没风度的大声叫喊着,其实说穿了,就凭嬴政这副身手,真要想在这军营中闯出去也不是完全办不到的事。但是呢,如果可以没有任何的争斗安稳的离开这个地方那就更好不过了!不过,这个想法好像很渺茫,那位霓罗女将军的耐性似乎很有限,“来人!把这个贱民拉出去砍了!”

  听到那位将领的呼喝,嬴政立即迫不及待的爬了出来,开玩笑,谁愿意呆在臭气熏天的下水道中?爬了上来的赢大公子开始打量了一下的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站在的地方早已不是什么水泥铺设的马路,也没有看到什么高耸的高楼大夏,川流不息的人流声和汽车的轰鸣声,取而代之的是连绵的营帐,和脚下一个四四方方粗糙的下水道口,和古代的建筑风格十分的相像。呵呵,该不会是说老子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呢嘛,有我这样子倒霉的穿越者的吗?都掉粪坑了,还是从粪坑中出来的,人家说要穿回去的话必须要从那里出来的就还要按原路返回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难道还要叫老子钻粪坑吗?这玩笑开的还真一点都不好笑!嬴政立马脸就变的像苦瓜干一样。

  “你可以不做,反正我就只有这个条件,要么你的首级,要么是本将军敌人的首级,你自己看着办吧!好了,你可以回牢房慢慢考虑好再回答我。”霓罗将军说完挥挥手,示意士兵将赢政带下去!

  “最起码你要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是你的敌人啊?你凭什么什么都不查证一下就轻易判定一个人的生死?要是杀错了怎么办?你良心过的去吗?”赢大公子大义凛然的回答,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呢叨了一句,哇噻,这妮子笑起来真是迷人耶!

  在营帐旁的守卫卷起了营帐的卷帘后,嬴政就一脚迈了进去,在进去的前一刻,站在旁边的小将领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小子,放老实点!”听着这句很不友善的话,嬴政一脸的贱笑,我要是那么老实老子早就不知道变成黄土多久了!跟我斗,你还嫩点!毫不理会旁边蹬鼻子吹脸的小将领,嬴政快步走进了营帐。入目所见,这所营帐还算是比较规范的行军营帐,只不过就是多了一点点的脂粉香,这香气的来源只能是里面的这位女将军,霓罗了。

  “好!干脆!本将军要求也不高,只需你斩杀一名敌将的首级即可!”霓罗等的就是嬴政的这句话,直接爽快的提出了要求!

  “这份差事,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的,你这不是摆明是为难本公子吗?”赢政也不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随意去杀人这不是拉仇恨吗?

  忽然听到这位霓罗将军的语气如此的和善,嗯,在旁人的眼里或许就是只是和善,但对已经习惯了现代生活的中的女霸王龙,野蛮女友的赢大皇帝来说,那就是呵气如兰,温声细语了,干渴了近千年的心灵忽然在某一瞬间的悸动,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想当年的自己后宫佳丽三千,再加上因为某种意外自己活上了上千年的经历,遇到的女子都没有让自己能有这种特殊的感觉,难道是自己让现代的女暴龙给虐了太久的原故?一下重遇到古代这种女神级的温柔型女子,所以心里产生了莫名的心动?哈哈,那我是该感谢上苍还是耶稣好啊?

  一把湿哒哒的袖子擦了一下嘴边不觉意流出的口水,赢政一脸正经的回答道:“呵呵,姑娘,你怕是误会了,我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个外来人,或者是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更谈不上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敌方将领,我之所以四处观望只是想确认下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或者是哪个朝代而已!”

  “出租车!喂喂,出租车!”赢大皇帝和旁边的一大群人不停地挥手,就像要迎接哪位国家重要领导人一样使劲的挥手,但是喊得口号就让人郁闷了一点。一看到一辆出租车靠边缓缓停稳,赢大皇帝就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一样,咻,一声手脚麻利的抢按在车门上,然后迅速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上府路,中国特级军事研究中心!”司机一听,不由得一愣,那个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去的地方,看这个家伙长的贼眉鼠眼的样子,去那里不见得是干什么好事。要是赢大公子知道此时此刻面前的司机心里是在嘀咕这些事,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呢?好歹老子长的一点都没贼眉鼠眼不说,假假地也算的上是翩翩君子不是?本皇可是真正的博古通今之辈,在那个地方混那才是最正常不过。随着汽车的启动,出租车快速的朝目的地使去,约莫过了三十分钟左右,随着一声轻微的汽车制动声,司机满脸笑意的对赢政说“老板,你要去的地方到了,车费一共是一百二十元!”“嗯,知道了,这是一百二十元!”嬴政一边下车一边直接把钱递给司机,酷酷的在车外面伸了一下懒腰,哇咔咔,生活真是无限美好啊!司机看着这位大虾一般的极品,直接把钱揣进裤兜了,然后一脸鄙视的呸了一口唾液,真不是个东西!呼的一声就猛踩油门闪人!或许是这位仁慈的司机大佬的真诚祷告感动了上苍吧!就在赢大公子一步三摇的走在一条小巷中,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脚下一空,低头一看,呢嘛,哪个****的那么缺德把下水道井盖给偷了?刚问候了某人一句赢政就再也问候不了某位应验神迹了,因为赢大公子已经在狭窄的下水道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咳咳,还呛进了一些不明液体!相信读者都猜到那是什么液体了哈哈!不过呢,我们的主人公好歹也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了,没点技术还真不用活了,虽说没有都教授那么牛逼哄哄的超能力,时间静止什么的,但是我们的赢大公子那一副身手可不是盖的,很快就在咽进第一口水的同时迅速找到支撑点,双脚用力一蹬,嗖的一声就从下沉状态飚射出水面,随着稀里哗啦的一阵水声,嬴政立马就觉得从来也没有觉得空气有什么特别的是如此的可爱令人着迷,而且,这空气还带着腥臭味。

  “哦?细看你的装束确实是有点不同,但好像这也说明不了什么事情吧?你被我军俘虏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按照你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你又该如何解释你逃狱的路线咋那么巧就是在我们获得的线报是那么的惊人的一致呢?只有一个解释,你就是潜伏进来李代桃僵掩护那位真正的将领逃出生天的,在此,本将军不得不佩服你的胆气!”霓罗将军冷冷的道。

  伴随着锁链稀里哗啦的脆响声,赢政慢慢的跟随着前面的小将领缓步前行,一边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从布局来看,这里像一个边境的要塞,远处的不算太高的城墙和连绵的营帐都显示着这里正在发生着战争,来往穿梭的士兵穿着的铠甲都不是自己熟悉的,但感觉有点像明朝的铠甲,从刚刚的谈话中得知,他们的语言和自己说的语言几乎是一模一样,没什么太大的难以沟通,按道理来说这应该是中国的某一个皇朝才对,但是印象当中历朝历代军队的铠甲装备又和现在的这些士兵的铠甲装备有很大的不同,呵呵,我的神啊,我到底是穿到哪个朝代了?难道是说比秦朝还要早的朝代?但也不可能啊!中国历代皇朝的史书不论是正史还是野史,自己都有细细的去研究涉猎,自己脑中所知的一切都无法完全的和现在的物事联系到一起,或许等下见到他们说的将军后就清楚了!

  就在嬴政在呆头发愣的时候,那个叫明生的士兵已经提了两桶清水过来,很是随意的扔在在嬴政旁边,很不耐烦的呼喝着:“赶紧把身上洗洗,妈的,臭死了!跑就跑吧,还要捎带着老子服侍你!真想一枪捅了你!”

  “嗯,让他进来!你们可以退下了!”一道很是清脆的女声传了出来,哟,原来里面的正主儿还个女的,军营中能有身居高位的女将领要么就是很有才华,要么就是家族背景很是雄厚的主。嬴政一下就给那位女将军下了评价。

  “是,将军!”军帐外的兵勇大声的应答后就掀开帘门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健壮有力的大手使劲的扣住赢政的双手就往帐外拖,准备执行军法,“喂喂,等一下,等一下啊,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暴力狂,咋就那么喜欢打打杀杀呢?咱们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吗?非要刺刀见红来论事吗?”赢政一脸的黑线,真是有种想骂她娘的感觉。

  “怎么?打量够了没?有没有发现一些你认为有价值的军情?”霓罗将军轻轻的道,完全感觉不出她是在审问一个敌方的将领,倒挺像一个朋友之间的闲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