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年
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年

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年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3-20 23:58:18

作者:大日如来脚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老乞丐

编辑:朱唇点点醉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年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1934年代某天,整个中国还笼罩在帝国主义侵略者制造的恐怖阴霾中,数月的干旱仿佛要蒸发掉整座城市,大地火红一片,地里的庄稼有气无力的瘫软在,朽烂的气息弥漫在田地上空,大地也不堪忍受裂成龟甲。。


  1934年代某天,整个中国还笼罩在帝国主义侵略者制造的恐怖阴霾中,数月的干旱仿佛要蒸发掉整座城市,大地火红一片,地里的庄稼有气无力的瘫软在,朽烂的气息弥漫在田地上空,大地也不堪忍受裂成龟甲。

  在血腥的刺激下龙终于疲惫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然而此时一切都太迟了,一条条冰冷的铁链缠绕在龙的身上,龙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无法挣脱,龙看着血腥的一切,身体扭动越来越剧烈,日本兵再也控制不住全部被带到地上。

  我开车在市里兜了一圈也没拉着个客,心情异常烦躁的我下车去路边的摊位买了一瓶冰红茶,刚准备拧开盖子,我的右手手腕就被一个蓬头垢面乞丐给抓住了!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足足愣了十多秒!

  为啥不收钱?尼玛鬼给的钱,人能用么?算了,算小爷我晦气。我冲着这女鬼下车的方向一口浓痰就吐了过去!“操,真晦气!”

  “毛,没见过雾咋的?一惊一乍的。”爷爷和另一个村民笑骂道。不过随即两人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就在村外原本的一片芦苇地里升腾起一片浓的化不开的雾,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雾气中摇晃的几根芦苇,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怎么办?

  突然有人惊呼道:“雾!”

  话说老刘出门后在村中转了几圈丝毫不减日本人的影子,这才放下心来,而刚才的巨响也惊奇了村中另外几名村民:张大胆,王大壮,他们远远的望着老刘走过来就打招呼,老刘即认为在一圈一轮了几句也没议论出刚才那声巨响到底是什么回事?几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村里内外转悠。

  就在所有人殷勤侍奉这条龙的时候,远处尘土飞扬,摩托和军卡发动机的声音震耳欲聋,一批手持长枪身穿黄呢子大衣的伪军和日本兵闻讯赶来,大伙纷纷避让,一个肥胖的日本军官手握指挥刀看着地上这条龙连声称好,后来他在一名身如猴形的翻译官耳边言语几句,只见翻译官轻蔑的扫视着众人:“乡亲们,大日本皇军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准备将这条巨龙移送至黑龙江731部队已供研究!”

  但凡中国人都自称龙的传人,可想而知龙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而且据说看见龙都是一种吉祥的象征,老刘和老张两人赶忙抬起我爷爷向村中跑去!

  大伙一听日本人要将龙运走顿时一片骚动,村民中不乏见多识广的,知道731部队是一群利用活人做实验的疯子。

  就在三人迷迷糊糊想着自己快要死的时候,一身清风划过,吹散了迷雾,三人顿时来了精神,但是眼前的一切顿时又让三人如坠冰窟,只见刚才再黑影落下的地方出现一天长约十米的鸿沟,沟的两边依稀能看见巨大的抓痕,而更令人惊异的是沟的正中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正在蠕动,老张提议摸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老王打死也不肯前去,但是架不住两人的蛮力,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沟边,只见露出的那团物体上满是白花花的蛆虫,三人悄悄趴在沟边向下一网,顿时时间成了永恒,只见一个奇怪的生物正奄奄一息的趴在沟里,通体都是青森森的鳞片,及时在这么热的天还是让人觉得寒气丛生,一层层的鳞片下全是密密麻麻的蛆虫,我爷爷直接就晕了过去,其他两人强压着恶心继续观看,看到哦头和爪子时,老张突然想起自己听老人说过一种动物“龙”!只见这条生物的头尾都有长长的须发,瘦身长满青铜重甲一般的鳞片,四只爪子如鹰钩一般厉害,头顶长着两只角,只是眼前这个生物耗死有气无力的在地沟里挣扎,眼睛死死的闭着,也不知是死是活?老张跟老刘交流了一下,确认眼前这条生物就是传说中的龙都不觉一惊!但是这条龙又是从哪来的却无从得知?况且他又是死是活?

  最后三人呈三角队形由老刘持锄头走在最前面,急人才蹑手蹑脚的走向这团神秘的浓雾,走在雾中能见度极低,突然老刘被一个大手推了一把直接磕在地上,另外两人顿时尖叫起来,老刘回身一看原来是我爷爷不小心绊倒了后又推倒了自己,可是他到还坐在地上大喊大叫,两个人在张大胆的搀扶下起身一看,原来是一魁岸隆起的土包绊了我爷爷一跤,我爷爷咒骂一声一脚就对着土包踢去,只听一声如折枯木的可怕声响,我爷爷的脚趾骨齐齐骨折,鲜血不断从破局的布鞋中渗出,其与两人赶忙架起我爷爷就往回走,刚刚进去这团迷雾就发生了这不幸的事,三人顿时觉得还是保命为好,于是就在三人回身要走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尖叫从迷雾的深处传了出来,这声音如同闪电一般敲在三人的耳膜上,一股凉意顿时从心里升起,三人的腿都不听使唤的剧烈抖动起来,张大胆壮着胆扭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迷雾中升起后又重重的落了下去,其他两人只听张大胆牙关不停的打颤也都望了过去,正好看见那黑影落了下去,三人以为撞鬼了扭头就要开跑。无奈双腿像生了根一样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在她坐进来的同时,车子的气温突然下降了能有七八度,当时我也没在意,就回头问道:‘美女,走哪?’

  我叫王兵,一名出租车司机,兼职阴阳先生,至于为什么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我还保留着这些老古董的东西,就要从我爷爷说起了,我爷爷叫王大壮是个老迷信,以前在村中也算颇有名气,经常哪家孩子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过着谁家的男人惹了黄皮子,或者谁家的红白喜事,都会让爷爷主持,村里人也常称他为王半仙。记得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一个故事,那是他还年轻的时候所经历的实事,而这个故事也是我踏入阴阳界的开始····

  不过,早在建国以前道教的五个分支只留下茅山一脉跟正一派的龙虎山抓鬼除妖!其他派别早已失传,所以我对着王麻子绝对是嗤之以鼻的!他是麻衣传人?我还是龙虎山创教祖师张道陵呢!这老头到夜市摆个摊我估计都能发家致富!

  这麻衣一脉我倒是听说过一些,是道教的一个分支;道教有五个分支,分别为宿土,麻衣,众阁,全真,茅山;而麻衣主修预测、占卜,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麻衣神算;

  于是村中的几名青壮劳力连忙架起凉棚,不断用清水为龙降温祛暑,一遍遍地冲刷后地面上全是白花花的蛆虫随水漂流,但此刻的龙,也越来越没了精神,但人们仍然坚持不懈的给这条龙浇水,并把自己的家禽宰了拿来给“龙王爷”享用,但这条龙始终不吃,好景不长。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我把玉佩挂起来之后,感觉心里舒畅了好多,而且,打车的人也多了起来,一下午除去油费,净赚600块,开车返回公司之后交了车,我拿着今天的酬劳喜滋滋的滚蛋回家,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被我抛在脑后····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