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夜瞳罘修
夜瞳罘修

夜瞳罘修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1-03-14 07:35:06

作者:邪染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寄生!

编辑:朱颜瘦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小人物,专指很大影响力微不可以计但又生存下来在现世的人,搜集资源,经过一定的积累,小人物会渐渐地变为一群小人物中的大人物,的话能始终不停地地搜集资源并擅于借助,就有可能会变为一群大人物中的大人物。这句话,是林寒的座右铭。这是一个以罘维持生计的世界。林寒手持能量刻刀,将断剑里的机械镌纹一一修复。他手速极快,能量刻刀在他手里或长或短、或曲或折,勾出一条条复杂的纹路,他神色略显凝重,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次尝试了。。


  短短一分钟,他手心已被汗液湿透,额头上的汗珠也交汇而下,强忍着眼中的刺痛,林寒继续镌刻,只要刻完两边的修复镌纹,再辅以修复液,就能恢复这柄剑原先80%以上的性能。这时候,他的尾工作差不多完成了,然而,就在他将两截断剑接上的时候,那种奇怪的力又出现了,它使得刚刻好的能量回路轰然崩塌,断剑也彻底被毁掉。“又失败了吗?”心中叹息一声,眼中银光尽去,林寒整个人摊倒在了身后的破旧沙发上,已昏睡过去。醒过来时,已是深夜,拖着困倦的身体,他出门买了份宵夜,搭上了罘能公车。这个月店里的夜班都轮到他,他现在在一家罘材店工作。机械镌纹是罘能体系最基础的东西,是将代表着各种属性的能量回路刻入特殊的载体之中,从而表现出某种特性。比如给公车提供动力的罘能芯,便是由能量传导性极好的卡特合金制成,里面刻了大量复杂的能量回路,使其可以将罘能晶石提供的能量放大,并分流入动力系统。四年前,林寒用大部分的资金读了私人初级学院,学到了有关机械镌纹的知识。之后,他在虚拟交易中心购买了一套简易操作台与一张镌刻罘链,便在虚拟网上接一些简单的修理任务过活。罘链约是两百年前出现的,是将罘能体系与生物能量技术结合的跨时代产物,它直接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进程,加速了社会的进化。罘链是一根搭载着生命刻印系统的螺旋链条,与人体绑定后,它会变成纹身一样的东西附着在体表,通过对罘力的控制,可以激活罘链以表达其属性,比如林寒所使用的能量刻刀,说是刻刀其实就只比针粗一点点,只需少量罘力便可以运作很久。基由罘链技术的革新,罘力的锻炼技巧也被渐渐开发出来,于是罘战士这一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各种流派在历史的长河上翻涌,据说曾出现过如神一般强大的罘战士,只可惜他们都湮没在这无情的时间潮水之中。而今,铸罘师比罘战士更受欢迎,他们是社会的生产力,是扩张人类地盘的中坚力量,罘战士则更倾于炮灰与探索者。坐在车上,林寒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不觉唏嘘,六年前这些东西是在美梦中都没有见过的。那是地狱般的岁月,时常想起,都还会做噩梦,能活下来真的是运气好,他深深感叹。那时,他还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临时房屋里。像他这种无依无靠的遗孤还有很多,十二岁时,他们被联盟收容所分发流放至各个小城镇边缘的城外村落。救济金很明显不能支撑他们的生活,因此他们要深入丛林探索,以一些有价值的植物或是材料到联盟的收购站里换取生活经费。

  这里是一间十平米不到的工作室,一个小型的工作台上,放着两截断剑。

  清晨,纳布城里下起了蒙蒙细雨,仿佛给世界笼了一层轻纱,如梦似幻。呼吸着略微湿润的空气,肺腑都清凉了起来,林寒撑着透明伞,惬意地走在雨中。他是如此地喜爱现在的生活,每天无忧无虑,以至于他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醒过来之后,又是一片恐怖的黑暗,一片恐怖的树海。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林寒来到了比较出名的血枫公园,这里是鲜红的世界,走入其中,如梦画里,美不胜收。然而,空气中,却多了一种异常的波动,林寒猛然停住脚步,他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罘力,片刻后,血枫公园中间爆起一团血光,他不觉凝眸望去,只见巨大的血光中,一片暗影朝这个方向飞来。“轰!”紧随而至的蓝色光箭将其击碎在空气中,猛烈的波动将林寒震飞数米,隐约见到一束蓝光落地,林寒便完全昏了过去。蓝光淡去,拥着惊世之颜的紫眸女子出现在林寒身边,她面色冷然,凝视着昏迷在地的林寒,片刻后,她一只手拽着林寒,化作蓝光,消失天际。黑暗如潮水般涌动,林寒渐渐感到恐惧,猛然睁开眼睛,梦,醒了吗?醒来后,林寒发现自己躺在一颗巨树下面,入眼是漫天的星光。今夜的月格外明朗,身旁不远,站着一个紫衣女子,仿佛感知到林寒的目光,她侧脸望来。这一刻,满天的星光仿佛因落在她身旁而黯然失色,那是双夺人心魄的紫眸。林寒觉得心间冒起一股寒意,不敢与其直视,遂撇开目光,站起来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那女子走了过来,看着林寒,眸中的杀意一闪即逝,开口道:“你被暗血虫寄生了。”“寄生?”林寒不觉想到了臭鹰,心中一阵恶寒,是那种会飞的寄生虫?“以你的罘力水平,只能撑过今晚。”那女子面无表情地说完,就回头一下子跳到了巨树之上,只留给林寒一个渐渐远去的孤高背影。林寒想起来了,他透过夜瞳看见的那个黑影,那东西是暗血虫吗?尽管不知道暗血虫是什么东西,但这女人显然不是在开玩笑。罘力上涌,林寒的眼睛里亮起点点光辉,他脱掉上衣,扫视着身体,骇然发现一团黑影盘踞在右胸,且伸出无数触手,在往脖颈上攀爬。“啊!”他吓得大叫一声,那,那是什么!紫衣女子突然出现在林寒面前,她冷冷盯着林寒,只要发现异常,她便会立即进行清除。“等等!”林寒看出了她的意图,问道:“能告诉我什么是暗血虫吗?”紫衣女子想了一下,道:“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它以灵魂为食粮,通过寄生和吞噬完成进化。”以灵魂为食粮?另一个世界?这些东西完全把林寒搞懵了,不觉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从我身体里弄走它?”她摇摇头,默然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这一刻,林寒心中百感交集,但他知道没有时间感慨什么了,开启夜瞳,他仔细看着那伸出千万触手的黑影,此刻它只有一半身体在胸口了,其它部分上升到了脖颈的视野盲区。微缩版的能量刻刀在左手成型,或许称之为能量探针更合适,也只有在夜瞳状态下才能将能量刻刀细化到如此程度。能量探针刺入皮肤连痛觉神经都捕捉不到,但那黑影被刺中的部分却静止不动了。成功了!?没有,黑影虽然静止了下来,但不一会儿,便绕开能量探针,继续前行。一根能量探针根本无法挡住它的动作,林寒在身上疯狂地连刺着,却只很轻微地影响它的动作。这时候,黑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胸口,进入了脖颈或者是更上面的视野盲区。林寒突然感到无比绝望,那是一种仿佛被异生体吞噬般的绝望。这,就要死了吗?意识中,一种原始的狂暴开始出现,就像那女人说的,吞噬开始了。林寒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在死亡的威胁下,他想到了用黏合镌纹将黑影拉下来的办法,食指合着能量探针飞速运转,林寒飞速勾勒着黏合镌纹,完成最后一笔后,他又在右手手背刻画另外一部分黏合镌纹。现在的他,根本不怕能量回路崩塌,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自己把自己炸死反而更好,右手手背的镌纹完成的霎那,他将手背贴在脖颈的镌纹处,这时候也管不得对不对得准了,就那样吧!要么生!要么死!林寒大口喘息着,等待着结果,眼睛捕捉到手背渐渐被黑影笼罩,闪过一丝狂喜。成功了!感觉差不多之后,他抬起手臂一看,只见黏合镌纹将黑影完全束缚在手背之中,并渐渐融合。还来不及考虑后果,眼睛猛然刺痛了一下,再度昏了过去,生死之际,夜瞳竟开启了超过十分钟,已经严重超负荷了。林寒昏过去后,紫衣女子又出现在了他身边,她本来在巨树之上静休,念力场中却突然捕捉不到暗血虫的气息了,是以立即下来查看,却发现林寒又昏了过去。为了防止暗血虫异变,她只能等林寒醒过来,如果已经被暗血虫吞噬的话,她就只能进行清除了。温暖的阳光,将林寒抚醒,还未睁开眼便传来了她的声音:“你醒了?”这声音虽然冰冷,却是林寒那么多年来,头一次听到类似关心的话语。林寒点点头,突然笑了起来:“看来我运气很好,活过来了。”她,猛然临近,强大的气场令林寒无法动弹,瀑布般地黑发垂下,她面对着面,凝视着林寒的眼睛。这瞬间,林寒竟感到无法呼吸,不是可怕,而是一种别样的情绪,仿佛整个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一般。确认暗血虫消失不见之后,紫衣女子反而觉得奇怪,或许是被自己伤得太重而无法完成吞噬?亦或是其他什么?她得不出答案,纠结了很久之后,她问道:“暗血虫消失了,你怎么做到的?”林寒很明智地撒了个谎:“我不知道,昨天感觉到意识里多出来什么之后,就昏了过去,醒过来才发现,似乎是我赢了。”有能反抗暗血虫吞噬的意识吗?她沉默了,或许是暗血虫受伤的影响?“暂时还不能确认你的情况,既然如此,跟我回一趟霜叶府吧。”林寒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权,点点头道:“我叫林寒,你叫什么名字?”紫衣女子看了林寒一眼,道:“月墨。”于是,两人白天飞行,晚上休息,一个星期后,终于来到了霜叶府外围的霜叶林。霜叶府是流传甚久的古流派之一,有三大主城和十几座副城,量上虽然没有林寒之前在的探索者联盟那么夸张,但质量却更胜一筹,是连续两届世界学院武斗会的冠军,其罘链因冰属性而闻名,强大而唯美是它的代名词。霜叶纷飞,如雪花般美丽,霜叶林像是水晶球里的世界,一年四季,大雪满天。林寒走在月墨身后,望着她的背影出神,他还不知道这一去会面临什么,更不确定会不会被发现融于右手的暗血虫,又会不会被识破谎言,后果又是什么。如果不是处于种种不安,他倒是真的很想静静地欣赏这里的风景,静静地这样走着。不多时,两人来到了霜叶城的大门前面,守卫们见月墨来了,赶紧挺直腰板,目不斜视,仿佛要彰显自己的威严一般。林寒远远地看了一眼这些守卫,比起纳布城的那些痞子,他们真的有一种威严在。这就是霜叶城吗?光是这个城门的规模都是纳布城的好几倍大小吧,至于城有多大,完全是目所不能及的。月墨见林寒还有几步,便停在门口等待,这可把守卫们高兴坏了,不觉更加卖力地矫正站姿。待林寒与自己平行,月墨才继续行进,省去了说话的繁琐。

  臭鹰比起食人蜥要直接得多,它那一身腐肉般的寄生虫会秒秒钟将人吃干净,想想那场面就不寒而栗。如果不是饥饿逼迫他们这些流浪儿涉险,林寒深信,但凡见过一次,这辈子都会害怕走入原始森林。

  而这个世界正处于变生期,所谓变生期是指其他生物受能量影响变异周期大为缩减的特殊时期,这一概念是四百多年前的一位伟大科学家提出的,也正是这位科学家发现了能量回路,他的名字叫——赫德·马修斯。在他之后的五十年,罘能体系便被探索出来并加以利用,人类赖以生存的城镇正是靠着罘能体系的支撑才能在异生体活跃的世界里生根发芽,但人类的地盘只是这个世界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横竖都是死,林寒自然不愿意饿死在街头,那样的话,很可能被同类拖到黑暗的角落分食,没有比这更让人恶心又害怕的了,所以他选择踏入丛林。

  林寒手持能量刻刀,将断剑里的机械镌纹一一修复。他手速极快,能量刻刀在他手里或长或短、或曲或折,勾出一条条复杂的纹路,他神色略显凝重,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次尝试了。

  在那里待了两个月后,他以虚拟身份将房屋出手,并重新租了一套简居,这才开始了全新的生活,那时,他不过十四岁。

  那一次运气真的很好,他找到了一具成年男性的尸体,并从他身上得到了虚拟机、罘链与压缩食品,而后他悄悄躲藏起来使用虚拟机里的方法修炼了两个月,融合罘链之后,他成功以罘战士的身份混入了城镇,并自虚拟机中找到了那个死去的罘战士住址。

  正出神,车上的提示音将林寒唤醒——汐街,到了。这是纳布城最为繁华的一条街,人潮从早到晚,涌动不落,是以得名。走进店铺,小李正趴在柜台上打瞌睡,林寒将随手买的一份煎饺丢在柜台上,道:“换班了。”小李抬起头,伸了个懒腰,道:“你再不来我都要睡着了。”林寒微微一笑,走进里面的房间换工作服,半年前,在虚拟交易中心有了些人气的他被推荐来这里上班,工资待遇和他接一个月的单差不多,但有双休,而且每天的上班时间只有十个小时,比起以前每天至少的十四个小时以上的生活要好了很多。晚上来店里的大多是一些单身铸罘师,深居简出的铸罘师多得很,有别于罘战士,铸罘师更多的是对机械镌纹的学习,他们擅长制作罘械或是罘链。(罘械是机械镌纹结合金属产生的器物,比如昨天林寒试图修复的长剑)说起来,林寒更像是一个低级铸罘师,只不过因为在地狱挣扎过,所以对战斗技能比较渴望,初级学院的实战课林寒拿到了A级结业证,而幸运的是他第一个罘链就是战斗型的,是把橙黄的能量剑。不觉抚摸了一下右手手心的纹路,它的存在让林寒无比的安心。“叮咚——”店门自动打开,走进来一个高挑的女人。林寒带着淡淡的职业微笑,道了声欢迎光临,女人看了她一眼,道:“给我两份摩羯石粉,两份风尘花茎,三块血精魄,五份星蓝草。”她的声音很柔美,令人有些酥麻之感,林寒这种比较没欣赏细胞的人都觉得比较舒心。职业微笑依旧挂在脸上,他从女人身边走过,机械地找寻着女人说的东西,这时候,他脑子里还在想今天早上的失败原因,他之前刻的是黏合镌纹,它可以使损坏的罘械重新黏合,只要再疏通罘械里面的回路线就可以继续使用了。这是林寒在虚拟交易中心以三千联星的昂贵价格买到的两个特殊镌纹之一,另外一个是雷属性的镌纹,他从月初就开始购买损坏的罘械进行修复,然而黏合镌纹却总是在最后收尾的时候崩溃,要不是损坏的罘械不算贵,他可能早就停止尝试了。但他又不想放弃,如果能攻克这个难题,先别说水平会上升很多,接单的范围也会扩大。说实话,疏通罘械镌纹回路线的工作他实在做得有些烦了,但以他的水平也只能接这种吃力不吃价的单。一般而言,疏通回路线需要以专业工具去探索那些堵住的能量回路,然后再针对性地进行疏通修复,但那个的费用很高,一般点的人都会寄到虚拟交易中心,拿给林寒这类低级铸罘师修理。虽然没有专业工具,但低级铸罘师可以进行全面疏通,也能达到修复效果。最开始的时候,林寒每天只能做两件,每件只有十五联星,当然,他每天的花销也就两顿馒头,二十多一点。就算是现在,林寒最少也需要两个半小时去疏通一件,上班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接这种单了,因为他的梦想是制作罘械,不能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将东西拿齐之后,林寒一一扫描,虚拟系统自动统计后,弹出一个卡槽。那女人嫩白的手上拿着张白色卡片,轻轻一划。“交易成功。”虚拟系统说出了标准的问候语,林寒跟着一笑:“欢迎下次光临。”将东西用一个大的袋子全部装起来,林寒递给了那个女人,她左手接过,右手拿出一张黑色卡片,幽幽光芒一闪而过,袋子消失在空气中。空间卡?林寒不由多看了一眼,这可是近百万一张的稀罕东西,里面有一个稳定的次空间,可以借由念力完成自由存储,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贵族的象征。并没有什么波动,林寒继续沉入自己的思想里,思考着失败的原因,他一遍遍回放着镌刻过程,没有一丝不耐。不知不觉,视线似乎消失了,只剩下那一遍遍回放的镌刻过程,这感觉令林寒想起了刚学习冥思的那两个月。那是第十六天的时候,他已经修出了一小股罘力,因为什么都不懂,他直接进行了虚拟机里记载的另一个修炼——视野强化,那是以罘力为刻刀,将特殊的能量回路刻入晶状体的特殊修炼法。第二十天,在生不如死的环境逼迫之下,他终于在瞳孔中刻下了第一笔,剧痛让他几乎昏过去,但求生的信念告诉他:坚持住!坚持下去你就可以去城里了!整个刻画过程直到最后几天才完成,期间林寒一直处于失明状态,在压缩食品消化完毕之后,他是靠着拿长满树洞的绿色菌类才坚持到眼睛复原。视线蓦地恢复了,林寒不再去想那复杂的镌刻,而是放空思想,静静看着门外的人流,这是每天最惬意的时间,没有随时都要人命的异生体,没有令人胆寒的原始森林,只有吵嚷川流的人群。

  于是可想而知,丛林里的异生体是多么凶残,几乎是每天都有人死在丛林之中,小到巴掌大小的食人蜥,大到两米翼展的臭鹰,林寒都是见过的。不是亲眼所见,你真的无法体会那种恐惧,巴掌大的蜥蜴带有神经麻痹毒素,被它咬到一口就宣布了死刑,而且死前还要看着它吃掉你身体的一部分,然后等着血腥味引来其他更恐怖的东西,你将亲眼鉴证自己的死亡。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