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短篇 老乞丐 家庭 嫂子的特殊癖好  班主任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陈胜传奇
陈胜传奇

陈胜传奇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2-20 02:57:24

作者:厌之恨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天降平凡人

编辑:梦中佳人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楚汉传奇陈胜  


陈胜,对外称自己为周家门客,实际上算严禁门客,是一臭打工挣钱的,倒开水劈柴,放牧牛羊种田,打人要债什么都做,典型代表的秦王朝底层屌丝,一出生于就被贴上了下三人的标签,可他不甘心平凡普通,许旻内心指出自己也不是一辈子农民的命,但他更很清楚再为周家效命也会能分一毛财产,媳妇在房间里大喊:“疼!啊!疼!”,稳婆跟着喊:”使劲儿啊,你不使劲儿光喊疼有什么用!“陈老九趴着修了很多遍的窗子鼓励媳妇:”坚持下,媳妇,我在这呢,坚持下就好了。”过了许久,稳婆慌忙跑出来,稳婆:”老九,快进来,血止不住了。”陈老九从地上几乎是蹦起来冲进房内,只见床尾一盆底的血,沾血的破布扔了一地,陈老九媳妇面无血色,头歪到一旁,汗泪湿透了带补丁的枕头。混着血液和粘膜的男孩子躺在母亲身旁,没有哭声。稳婆跟着走进来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出那么多血怎么都止不住哇。”陈老九跪在床边握着媳妇的手哭道:“娘子,娘子,醒醒啊!快看咱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儿。”陈老九媳妇强睁开眼睛,望了望自己的孩子,用尽全力问道:“我孩子怎么不哭?”稳婆马上捧起孩子:“妈呀,光顾着大人了,都没注意这孩子没哭。”说着左手攥着孩子的双脚,孩子的头朝下,右手轻轻抽打孩子的屁股,还是没有动静。。


  之后的七天里,陈老九砍了一棵树制成一口棺材埋葬自己的媳妇。身为周家的佃农,周家给了陈老九一笔安葬费,虽然不多,也是心意,起码有人接陈老九的班了,佃农的孩子还是佃农,几百年来就是这样的。

  公元前235年秦王嬴政任命王翦为大将,举兵50万进攻赵国,赵军大败,王翦一举攻陷西垂、秦邑、平阳、雍城、泾阳、会谓、栎阳、泾阳、咸阳等九座城池。同年八月初五,楚国平舆邑阳城镇周家庄佃农陈老九在自家门前坐立不安,今天是他当爹的日子,然而他高兴不起来,因为生孩子是个九死一生的事情,他是爱媳妇的宁可不要孩子也要让自己的媳妇平安无事,当然他最期盼的是母子平安。

  陈老九给孩子起名为陈剩,他大可以起个类似于伯仲叔季普通些的名字,可是他考虑很久,因为这是他媳妇剩下来的,而且连年征战,他也希望陈剩能在凶险的战国社会里剩下来。

  周家庄离阳城镇不远,三个孩子说说笑笑就走到了,阳城镇是个小镇,但还算热闹。陈剩三人走在街上,突然马蹄声大作,一群楚国骑兵飞奔到城门处停下,带头士兵在布告板上张贴了一个告示,三个孩子跑到城门处时告示旁已经围起了很多人。陈剩拉着旁边一个路人的衣角问:“叔叔,上面说的什么啊?”路人:“我也不认字,一会当兵的就喊了,等会儿。”带头士兵站在台子上大喊:“韩国,赵国,燕国都忘了,上个月魏国也忘了,现在秦国就在

  陈老九独自一人抚养陈剩虽然辛苦,但是亲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还是非常欣慰的,苦点也无妨。陈老九八个哥哥都死了,他每天早上出去做工,要么把陈剩扔在王嫂那里,要么就让陈剩独自一人在家玩耍。

  孙石从厨房偷拿了两个饼揣在兜里,三个小孩儿飞奔而出。

  公元前225年转眼间陈剩到了十岁,这一年嬴政派王翦的儿子王贲率领十万大军攻打魏国,秦军包围了魏都大梁,引黄河水灌入大梁,三个月后大梁城破,魏王请降,魏亡。此时楚国贵族惶惶不可终日,招兵买马,准备应敌。

  陈剩:“我也要和爹爹去种地。”陈老九说:“我种地是为了养活咱们爷俩,你种地是为了什么?”陈剩:“我看大人们都种地,我要去种地,我也就能成大人了。”陈老九:“你那么着急长大干嘛?”陈老九穿好衣服,把三个麦饼热在锅上。

  此时陈剩整日与王嫂家的女儿孙兰、孙石玩耍在一起。孙兰与孙石是一对龙凤胎,相隔一个时辰出生,孙兰为姐姐,孙石是弟弟,二人均比陈剩大五个月。是日,陈老旧起早劳作,陈胜也跟着起来,陈老九边穿衣服边问:“你起来干嘛?“

  陈剩穿好衣服走到陈老九面前问:“爹爹,秦国人要打来了,我要保卫楚国!”陈老九从锅里捡起一张饼,掰了一半递给陈剩说:“呵呵,你还太小了,别人保护你还差不多。”陈剩接过饼:“我听孙石说秦军会杀掉所有楚国人,是不是真的?”陈老九嚼着饼:”他懂什么?你不要乱想,我们楚国人没有怕死的,就算秦军把楚国人杀得只剩一个,他也不会投降。”陈剩:“那你是最后一个吗?”陈老九:“哈哈,傻孩子,秦国人还没打来呢,我怎么知道谁是最后一个?”陈剩听了,大哭起来:“这么说是真的了,你也会死吗?”陈老九吓得赶紧放下饼,抱起陈剩:“不会的,秦国不会打过来的。”

  此后,陈老九请求隔壁的刚生完孩子不久的王嫂作为陈剩的奶娘,陈老九则专心种地,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把陈剩抚养成人。

  陈老九已经完全蒙住了,媳妇保不住,孩子也可能活不成。他只有握紧媳妇的手,大哭起来。陈老九媳妇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抬起另一只手,摸着陈老九的脸庞,泪水不停地往下流。突然孩子咳嗽了下,吐出来一股血水,稳婆见情况好转拖左手托着孩子,右手拍孩子的后背,又吐出一大口血水,终于“哇”的一声哭起来。陈老九听见这哭声抬起头欣慰地笑了,摇着媳妇的手说:“娘子,快看,我们的孩子哭出来了。”陈老九媳妇竭尽全力睁开眼睛,稳婆此时已经把孩子抱到面前,陈老九媳妇摸了摸孩子的头,手重重地坠在床上。

  媳妇在房间里大喊:“疼!啊!疼!”,稳婆跟着喊:”使劲儿啊,你不使劲儿光喊疼有什么用!“陈老九趴着修了很多遍的窗子鼓励媳妇:”坚持下,媳妇,我在这呢,坚持下就好了。”过了许久,稳婆慌忙跑出来,稳婆:”老九,快进来,血止不住了。”陈老九从地上几乎是蹦起来冲进房内,只见床尾一盆底的血,沾血的破布扔了一地,陈老九媳妇面无血色,头歪到一旁,汗泪湿透了带补丁的枕头。混着血液和粘膜的男孩子躺在母亲身旁,没有哭声。稳婆跟着走进来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出那么多血怎么都止不住哇。”陈老九跪在床边握着媳妇的手哭道:“娘子,娘子,醒醒啊!快看咱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儿。”陈老九媳妇强睁开眼睛,望了望自己的孩子,用尽全力问道:“我孩子怎么不哭?”稳婆马上捧起孩子:“妈呀,光顾着大人了,都没注意这孩子没哭。”说着左手攥着孩子的双脚,孩子的头朝下,右手轻轻抽打孩子的屁股,还是没有动静。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