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婶婶的诱惑 老头 秦守 警察 我的尤物 小欢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岁月之书
岁月之书

岁月之书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1-07 02:57:48

作者:六道小轮回

最新章节: 第二话,百草录与拜师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岁月之书天涯论坛  岁月之书小说  岁月之书歌曲  岁月之书的英文  岁月之书倾颜  岁月之书恩雅  岁月之书搜魂记  岁月之书 成龙历险记  岁月之书歌曲视频  岁月之书  


宇宙浩瀚如烟海,地球但是是其中的一粒尘土,在遥远的的地方,也犹如我们像的文明在发展,宿命的轮回,导致几人再度回这片土地,在地球去学习的知识,让他们在这片大陆,搅风搅雨,热潮一片乱世,下回分解几人如何傲视乱世之中,一统天下天下。。。。随后伍子易与群臣商议了些朝政,“诸位爱卿,没事说咱就退朝了啊。”大内总管王华,站在一旁“退朝”。


  宇宙中繁星如海,地球只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珠,还有许多如同地球一般诞生出生命的奇迹之地,在银河的另一端,有一颗黄色与绿色交错的星球,经过几千年万年的发展,也有着人类文明诞生,如同地球一般,人们经过原始的生吞活剥,然后发现了火,制作工具,建立独立团体,学会耕田种植,成立国家,引发战争。。。泰王轩,一通奴隶社会,轩王朝历经一千三百年风雨,终是变的腐朽不堪,人民怨声载道,枯骨遍荒野,王氏宗亲,太和公不忍黎民受苦,在朝堂上拔剑刺死泰贤王,改朝为固,祈求社稷永固,江山常在,又一千一百三十二年,固德公,大修行宫,贪图享乐,从各地征召美女入宫,**妃子一时间达到,四千五百人的爆棚数量(四千五百人?多少男同胞望而叹息。)丞相甘为效法太和公,刀劈固德公于**内,又改朝为和,再过九百九十九年,和朝社稷崩毁,一代君王和天王,被乱军马踏三丈坡。再过几百年烽烟又起,然后天下统一,太平个几百年纷争又起,历经风雨八千年,多少人曾舞弄风云,立于时代的浪潮之顶,又有多少人留得千古骂名,以杀平天下的邹王弑天(原名肖和)死在他手里的就有一万五千多人,被称为满手血腥的皇帝。云墨公云海,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敌军十三万,以最轻松的方式,结束他统一天下的最后一战。吴王胡远,十三岁登基,接手老吴王,留下的统一未满三年的烂摊子,那是全国各地仍有叛乱,胡远登基三月内各地烽烟又起,三十一路反王,挥师京城,胡远亲临前线,五年内平定战乱,又经十载蓬勃发展,使吴国各项和水平达到历史最高的地步。最后一个大王朝元,毁于一代昏君元木,元木沉迷酒色,不理社稷朝政,被文阁大学士笑谈其为,功可比泰贤,德尤胜固德。元木登基十四年,太和镇乡民吴升,揭竿起义,半年内,占领四分之一的国土,有的城池甚至连打都不用打,起义军一到城门下,城里的官兵就自动打开城门,欢迎起义军进城,就在起义军即将攻下京师的时候,战斗失败了,吴升被倒戈的军队里潜伏的奸细抓住了,吴升临死前,站在死刑台上大吼,“古往今来只有王公大臣称皇为帝,从不见尔等农户足踏金銮稳坐龙椅,难道他们贵族天生就与咱们不一样,(感觉像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意思)天下的农户们,站起来吧,人人皆可为帝,诸子皆能成皇。不必再受他们的鸟气。。。”吴升还未说完,就被砍了头,不过他这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掀起了真正的乱世,吴升临死前说的话,被他的部下散播到天下各地,不少壮志英雄,揭竿而起,乱军最多的时候,足有三千余支,大的叛乱军十几万人,小的几百人,天下各地狼烟四起,纷争持续了一千年,最终化为四个国家鼎足而立,北方高原,天寒地冻,北元皇朝,南方近海,渭水之地,玉之王朝,西方万木丛生,青木撑天地,青木国,东方草原浩瀚三千里,大赵称雄,几千年的纷争,几个新建国家的国力不堪再度征伐,四国国君签订,百年之内不起战乱的条约,转眼过去了五十年,老国君退位,还上血气方刚的新王,对于新王们来说,早日干出一番功绩,是名垂千古的好办法,如此一来也不知老王们的约定,还能持续多久。。。。玉之国皇宫内,国王伍子易,站在皇后的风雪阁外来回踱步,不时还向里边张望,旁边的宫女见此情景,上前拦住他,"陛下,您不能向里边看的,要不皇后娘娘会有危险的。”伍子易连忙退后,“对对,不能向里边看,谢谢你提醒啊,回头寡人赏你,可是都半个时辰啊,怎么还是不见孩子出来。”宫女屈膝施礼“奴婢也不知,不过皇上不必着急,娘娘吉人自有天佑,定会母子平安。”伍子易长叹一声“寡人心急如焚啊,心急如焚啊。”过了一会,只听得里面惨叫一声,然后就传出了婴儿的哭声。。。产婆推门出来,“恭喜陛下,是位皇子。”伍子易急忙上前,“寡人可以进去了吗?”“请陛下稍后。”过了一会,产婆出来了,“陛下可以进去了”伍子易急忙进去,“快让朕看看吾的儿。”小心翼翼的从皇后怀里抱过皇子,仔细的端详,左瞅瞅右看看,眼里都乐开了花了,“怎么这么好看,像你。随他娘,长得好看。这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伍子易突然激动地一声长啸,“寡人终于有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怀里的皇子一下就被吵醒了,眼神很幽怨,心中想着“让老子安静的睡会行不行。不让我睡我也不让你好过。”“哇哇哇哇呜呜呜。。。。”皇子大哭起来,皇后从伍子易手里把孩子‘抢’过去,眼神更幽怨,“皇上,您这是要把咱皇儿吓死是吧。”伍子易一脸内疚。“寡人是激动了,激动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次日朝堂上,伍子易挂着大笑脸就上朝堂了,底下文武百官啊是一个纳闷啊,“皇上今天怎么了,平时都不见他笑啊,今天这是吃药了?”“难倒是,皇上知道了我私吞了一百万梁修河堤的钱?”“莫非皇上要纳妃了?不对啊,都知道皇上是‘气管炎’啊。难道是皇后同意他纳妃了?”“。。。。”伍子易坐在龙椅上,是看谁都顺眼,看谁都像忠臣良将,嗯,社稷之才,大功之臣“咳,诸位卿家,寡人今天要说件好事,昨天半夜里皇后给寡人生了个皇子,此乃大喜之事,寡人决定,五日之后大宴群臣。”底下群臣山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谢皇上隆恩。”兵部侍郎站起身来,“启奏陛下,昨日臣夜观天象,见一朵祥云飘过,且福星极为闪耀,想来皇子将来必定是大福之人。”群臣再呼“皇子必是有福之人,此乃社稷之福,江山之福,我大玉之福。”群臣虽是如此呼应,但又不少已经把兵部侍郎,恨到牙根发痒了,“皇上平时不喜欢别人拍他马屁,就这么一次好机会还被你小子抢去了,真真是气死我也。”

  玉之国主伍子易喜得一子,随即大赦天下,于皇宫内摆开宴席,要与文武百官连饮三天三夜,朝堂之上再无往日严肃的氛围,酒肉飘香,百官醉的东倒西歪,有的甚至抱着自己顶头上司的脖子开始灌酒。“不行了,我不能再喝了,再喝酒醉了。”“来来丞相大人,下官与您再饮一杯。”“来,喝,咕噜,额我醉了,呼呼呼。”杨老丞相被灌倒在地,还打起呼来。“陆老将军来,划两拳。”“好啊!来,百万军呐,我为先啊。。。。”“陆老将军,末将伤心啊。”“怎么想起小翠来了?”“嗯,当年我随您边关征战十余载,回家只见她那座坟,那座坟,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呜。。。”这位两鬓已经发白的将军,抹了一把泪继续说道“当年我说,让她在家等我,可是等我回来,她却思念成疾,香消玉散了,我恨啊,我恨这乱世,我恨这命运,可我是个大丈夫,还要跟随您承担起保家卫国的重任。”说完有关了一杯倒头大睡起来,“英雄征战十余载,回首不见旧红颜。乱世之人空余恨,只恨人生不重来。”说完也倒头睡了,旁边一个与陆老将军相貌相仿的年轻人,起身走到宫门外,“来人啊,送我父亲还有唐将军回府。”“是,”说完几名仆人,把这两位醉倒不省人事的老将军抬了出去。相对于前殿来说,**倒是好了许多,**到的全是那些官太太们,起初一个个都很在乎自己形象,小饮小酌的,不过到最后一个个也是渐渐不敌酒力,年少的夫人,一个个面若桃花,走起路来如同风摆杨柳,千娇百媚,之韵那些年岁稍大的就不说了,稍有醉意就停杯不喝,打道回府了。皇后寝宫里,皇后与一名少夫人围在台子的摇篮旁边,“呵呵,小家伙睡得可真香,姐姐,这孩子叫什么名字?”“雄城,妹妹你这也快生了吧。”“算这日子还有一个月,哎呦,小家伙踢了我一脚。”皇后杨玉雪,呵呵一笑“怕是我这外甥等不及要出来了吧。‘“姐姐你又笑话我,你怀着时不是也挨踢吗?”这会正在睡觉的太子伍雄城,突然睁开了双眼,‘是谁?是他们几个,谁在这边?’伍太子睁着小眼睛左瞅右看,最终把眼睛停在了皇后身边的那个人身上,‘不是吧?还在人肚子里呢?这是老几啊?’“姐姐你看,他醒了。”“是啊,玉若你说话那么大声,他当然要被你吵醒了。”“是你说话大声。”伍雄城全然无视争吵的俩人,现在他陷入了那深深的回忆里,前世的回忆,咻,崩!!炸弹带着音爆声落在一艘战舰上,被攻击的战舰,的驾驶室里,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尸体,九名穿着白色军装的青年,堵在驾驶室门口,向外面的过道鬼子射击,“艹,这小日本,疯了吧,这船上还有他们的人呢。”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少年,张口大骂,他旁边八个人也是一脸严肃,“这次小日本是‘忍辱负重’几十年,还当了那么多年的美国走狗,如今战争再起,他们自是要好好出一口气了,无论谁阻挡了它们前进的脚步都要清除了。”“不过我们也赚了,九个人换他们一艘战舰还有一船的人。”“多亏了老九这个语言通,要不咱们还混不进来呢。”“别废话了,我们七个当着外面的鬼子,老二老四去开炮,再毁他几艘船。”这艘战舰外围,此时被十几艘有战舰包围封锁起来,主舰上的日军海军军长,在指挥室内大发雷霆,“八嘎,@#¥#¥%#@#@¥¥#@%¥……”(以下皆为翻译过来的)“这几个中国人是怎么混进来的。”“报告军长阁下,这几个中国人非常狡猾,不知用什么方法,化妆成井田少佐几人,还说了一口地道的大阪话,所以就被潜伏进来了。”“混蛋,把他们统统消灭,把这艘战舰给我击沉.”“可是这上面还有我们的人。”“管什么自己人,要不把他们击沉,我们全都被他们拖在这,前线还在等着我们去支援,自己人也只能牺牲了,打日本人民会记住他们今天为我们打日本民族所做的贡献的。”“是。通知全舰队准备炮击。”“大哥,小心。”那人说完就把旁边一人扑倒在地,爆炸声响起,被扑倒的人双眼泪流,“老三,你小子。”“狗日的小日本,要死一起死。”六人同时扔出身上炸弹,把船身炸出一个大洞,通道里几十名鬼子全部化成飞灰,控制舰船大炮的二人,也是怒火心中烧,把船上的炮弹全都向外围主舰打去,“即使拼了生命,也要毁了你们的指挥部,把你们拖在这里半天,前线兄弟们获胜的希望就更大。”砰,主舰上一枚炸弹,直接打到了控制室里,崩!早已破破烂烂的船身在爆炸中化为碎片,“兄弟们一起上路了。”九个人共同的心声。这算是三次世界战争里边的一场微不足道的小战役,九个英雄随海风消散,没人会记得他们,后史对他们的记载也只是一笔带过,可就是这几个人,东海战役最后的胜利,奠定了最为后世的基础。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海面,微风静静吹着,海面上溅起朵朵浪花,四周很平静,若不是还有炮火的硝烟的味道弥漫在这里,很难想象这里刚才发生过战争,“我就喜欢大海这种独特的美丽,将一切秘密都深深的免藏起来,包括我们,大哥,我们是不是死了?”“嗯,我们的确是死了。”旁边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年轻人嬉笑着开口了,“太好了,这回不用怕鬼了。”“恩恩,谁来吓唬我们就群殴他。”“哎,还是你们俩货最想得开。”“老五,水月,怎么办,你们,”被称作老五的年轻人,面色有点失落“没有结婚呢还,凭她的相貌,还能找一个更好的。”众人正在说话,身前的空间慢慢地出现了一条裂缝,从出来两个身穿西装的鬼,“哎呦,您二位是?”“在下黑无常,”“白无常。”“我操,换制服了?怎么这身打扮?”“地府也是要随着时代而发展的。紧跟潮流吗。”“老白跟他们废话什么,赶紧带走了,那边还有百十号人呢。”“诸位请跟我们来。”说完空间裂缝再度扩大,请跟紧了,穿过空间裂缝,众人出现在一片花海中。“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沿着这条路走,终点那里有人接待你们。”说完就消失不见了,“走吧,这黄泉路,真是好长呢说。”“唱歌吧,不然太无聊了。”“二哥起个头。”“额,,唱什么好呢,嗯,这首吧,挺符合现在这状况的,我起头啊,不唱投胎变小狗,咳咳恩恩,你挑着担。。。”八个人心里万只草泥马崩腾而过啊,“二哥接着唱,唱完第二句。”“我负责起头,你们唱吧。”“有什么啊,我来第二句,我牵着马。。”“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我们走了多长时间了,疲倦了都。”“走吧,就算是黄泉路也有个头啊。”“前面有水声。”“快走,怕是到了奈何桥了。”“那不是要把前世全都我忘了。”说完几人又放慢了脚步,舍不得前世的记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挥之不去的容颜,那些不舍得放下的曾经,突然一股狂风吹袭而来,几人如同落叶一般被风卷起来,向前飘去,咒骂声在几人心里不停响起,“艹,怎么还有风?”飓风停止,几人落到一座亭子前,“怎么没人啊?黑白无常不是说终点有人接吗?”“到那亭子里歇会吧,看有人来接不。”“好吧,过去吧。”一座很有中国古风的亭台,古香古气,亭子里有一个银桌,桌子上放了一盆水,被称做老大的人,看着那盆水“好清澈的水啊。不知道还能不能喝一口。”老二走过来道“我来试试,咕噜咕噜,哇,好甜的水。”“二哥,让我也来一口。二哥?”老五推了一下老二,可老二双手扶在盆上,一动不动。“你们看盆里那水没少。”“完了二哥不是中了啥法术了吧。”几个人正在紧张呢,老二发出一声长叹,“原来如此,这么回事,真好玩。”说完就抬起头来了,看着担忧不已的八个兄弟,“这就是望乡台,喝一口水,就能通过那盆看到咱家。”八个人听到此消息才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还以为你中了什么法术呢。你们几个不去喝一口吗?好好看看家里人。”“五哥你不去吗?”老五一脸装13摆酷的样子,“相见不如思念。”“小逼样,那我先来了。”几个人轮流看了一遍,真如老五说的,相见不如思念,这一看家里父母亲人,翘首企盼自己回家的那种表情,真是让人很桑心。之后在望乡台一旁又出现一条大路,好像示意几人走过去。时隔不久,几个人来到了下一站目的地,一条真正的天堑一般的河流总挡在跟前,站在这一岸,看不见那一岸,传说这条河叫做黄泉,亦又叫其为冥河,九幽涧,奈河,一座大桥横跨大河两岸,桥身高耸之处可接九天之云,桥墩深深地扎在河的两岸,“走吧兄弟们,即使过了这座桥,也得记住我们兄弟,几人并列踏上大桥的那一刻,桥边的一颗石头,发出九道不同的气,一股是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帝气,还有一股万物复苏的生气,一道忧伤的琴声,贯穿天地,一股让人感觉面临着尸山血海的杀气,还有一股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者之气,还有锁定目标一击中的的绝杀之气,又发出一道文明之光照亮地府各处,甚至连那十八层地狱也照了个偷偷亮,还有一种潜伏在暗的隐晦之气,在一个就是一夫当关,千军不破的霸气。“我的天哪,这几个人竟然同时回来了。”

  随后伍子易与群臣商议了些朝政,“诸位爱卿,没事说咱就退朝了啊。”大内总管王华,站在一旁“退朝”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