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婶婶的诱惑 老头 秦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空间统领
空间统领

空间统领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1-01-04 07:31:45

作者:繁体英文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告一段落

编辑:海浪无声

点评: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无限之统领空间  


生命为何物,世界为何物,宇宙为何物,当一个人面对自己被打破他所有观念的事物时,他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选择接受,不断成长,但是颓唐,想逃避,但是变强! 空间统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入夜,好梦在一阵震动和惊叫声中被吵醒,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我靠!”不知什么时候列车的顶部已经被掀飞掉了,此时我正坐在只有底部的列车上,不少乘客都因为没有绑住安全带被晃动的列车甩下了两百米的高空,高速引动的风刮的脸部生疼,怎么办,怎么办,虽然心里有些惊慌,但是我相信到了站就会安全的。但事情往往不像我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当发现前方的列车底部开始垂直向下飞去的时候,我意识到前方的通道断了,“艹!”我大声骂了一句随即闭上了嘴,声音还没有发出就被吹散,肚子里已然灌进了凉风,怎么办,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还没见到爸妈,还没娶老婆,村里的小芳我还没调戏过,还没抱儿子孙子曾孙子,我不想死!啊!这时我随着列车已经到达通道断裂的部分,列车开始坠落了!下落的冲击夹带着7猛烈的风让脑子瞬间充了血,恍惚间腰上的安全带松开了,惯性拖着我向前飞去。就这样死了吧,灵台处一片空明。当我已然晕过去的时候,并没有臆想中的与大地的亲密接触,而是……“扑通”我厚实的身体扎进了一团水中溅起了庞大的水花,水里的野草划破了身上的几处地方,火辣辣的疼,头也让冲击力一瞬间砸的蒙蒙的。求生的本能让我的四肢在水中拼命的划动,伴着池塘里的阵阵蛙鸣,我把自己拖上了岸,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从生死关里走一遭突然发觉活着还真是件美妙的事情,缓了一会我才想起来看看时间,凌晨三点,导航仪也失了灵,“射特”我低骂了一声,丟出手中的石片,石片在水面上打了两个水漂沉了下去,在池塘底部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湿透的衣服传来彻骨的凉意,抬头望了望四周,这是哪里啊。。


  此时悬在破碎的通道上的楼驾驶着B51,任务已经失败了,所以并没有开隐身,正用全息映像寻找御龙的身影。回想之前的事情,在概念机的工厂潜伏了半年,却在疏忽间被御龙抢了去,真是要郁闷死了,还好自己速度够快,跟踪御龙到朝凤区。御龙在这里消失,却肯定躲不过自己的全息映像,一定在附近。不过,也许是错觉,御龙已经发现了自己,在动手袭击工厂之前曾向自己躲藏的地方注视了两秒,真是讽刺!楼握紧了B51的操纵仪,刚刚接到佩奇的命令,立刻回国,B51的映像也提示有物体在飞速接近,武力值不明。可是不甘心啊!不列颠的最新型武力机在手,精致的脸庞上现出一丝笑意,怕你不成!

  B51(楼):“……”正义号:“……”B51(楼)恼羞成怒:“看你妹啊!”正义号没有理会楼的辱骂。打开通讯仪发消息给潘国莹:“夫人,分析完成,机甲驾驶员为女人,全武装机甲,配备隐身功能,以她没有逃跑的状态来看,活捉的几率为零。”“女人?还没听说不列颠有什么厉害的驾驶员能够让佩奇丝毫不顾虑的派到我大中华来,哼哼,有意思,”潘国莹听到这皱了皱眉头,不过嘴角下一秒又浮现出了顽皮的笑容:“你和她先僵持一下,嗯,喂,猪哥啊,我这里有不列颠的美女啊,不过我搞不定她的玩具哦,把你的小强派过来玩一趟吧,玩具归我,女人归你怎么样”诸葛乐羽正在处理文件,被电话打扰有些反感,但听到这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哈哈哈,没问题,老子这辈子就爱女人,莹莹啊,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啊?”诸葛乐羽一副为美女奋不顾身的语气。“去死!”电话那头的潘国莹一把将手机扔向大理石地板,价值数万元的家电碎成无数片彻底报废。没有心疼,她又抱着多啦a梦的抱枕沉沉的睡去。诸葛放下手机,按下办公桌上的毒蝎子样的按钮,“主人有何吩咐?”“去朝凤区找你的老相好吧。”“真的吗,谢主人!”清脆的女声透露出一丝兴奋。

  正义号没有了盾牌,只有祭起纯白锁链迎向楼,在救赎接触锁链的那一刻,正义号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高温!没错,从救赎与锁链交接的地方传来极度的炙热,系统已然放出A级高温警报,难道说?“哈哈,我倒要看看没了这锁链,你还能有什么作为!”楼操纵着B51反手扣住锁链,狂妄的大笑:“绝对零度!”炙热和冰冷两种极端是金属的杀手,B51的下盘处开了个洞,锁定正义号,伸出一节带有金属光泽的高压枪,将压缩后的寒冰喷射而出,寒冰柱冲击空气带起了呼呼的风声,仿佛天地都要为之凝结。

  正义号放下了手中的纯白锁链,背部的能量柱在缓慢流向双臂,是放弃了挣扎么?

  远处坍塌的通道在玻璃网钻的黏连下蠢蠢欲坠,之前没有来得及细看,在通道的上方此刻正悬浮着一台目测至少两十多米高的黑色战斗型机器人,看来罪魁祸首就是它了。TMD害得老子这么狼狈,有机会我一定弄毁它,拆了它的腿拔了它的中央控制器,让它抬倒立着跳芭蕾。在脑中狠狠地把它虐了一番后,我挣扎着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草丛里爬出来,正准备踏上平整的大路,突然脚腕处传来一阵紧紧的冰凉的感觉,疑惑地低头望去,竟然是一个五指齐全的机器触手。那触手开始往后用力,我扭头看去,触手从湖底伸出来,这样岂不是要把我又拖进去,刚欲挣扎,从脚底到脑袋瞬间凉透,全身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昏过去之前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混蛋竟然电我!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处在了偌大的黑暗空间里,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着光圈和正中央一个大窗户,揉揉酸痛的脖子晃一晃昏昏的头之后,因为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出去所以我征征地望着窗户出奇,至少还有鱼儿在里面游玩。“咳嗯”奇怪的电子音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本就酸软的四肢和许久没吃东西让我几乎没有什么体力了,干脆坐了下来听天由命,我也不说话,等着那个声音再说点什么,“你好!”姑且称它为电子音吧,见我没出声又说道“hello!”“空尼齐哇”“萨哇迪卡”

  见我许久没有动静,那个半米飘上前来看我是不是还活着,“喂,喂,你怎么了,别在这睡啊”我半眯着眼没有力气理会她,她反过来开始打量我,眼睛泛着淡淡绿光,吓!她要吃我?一米八的个子不撑死她才怪,“哦,嘿嘿,你饿了啊,喏”她指挥着一条吸管伸到我嘴边,“这是食物自产机造出来的东西,虽然没什么味道,但是是自然中最纯正的营养,能给战斗中的人类迅速提供能量”一听有吃的我立马来了精神,管他三七二十八有毒没毒的抓住那根吸管猛烈的吮吸起来。“哎,哎,你慢点,哎哟吃相丑死了”小女孩在一边捂着嘴巴偷乐,“嗝~噗”我还配合的打了个饱嗝。吃饱了果然舒服,连日来的疲惫和精神刺激一起涌了上来,我一头倒下昏睡过去了。半米满脸黑线的看着我无语,半天,竟然笑了,摇了摇头开始为我检查身体。“弱小的人类,遇到我也算是种人类常说的缘分吧,那我就送你个人类常说的见面礼好了,”半米低声喃喃道,左手拂过我的额头,之后又看向那具尸体“还有你,妄想征服我,现在吃到苦头了吧,笨蛋,把我造成了女性性格还妄想用女人来驾驭我,真是帮糊涂蛋,不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么,尤其是母老虎。”不一会儿,半米拍拍手又缓缓退入了黑暗中“给那个笨蛋猿猴开发下大脑,那女人也有一口气,这样,放他们出去也还有生还的希望,我怎么这么仁慈呢?唉。还是去研究研究我的翅膀吧。”

  “干嘛”这俩字几乎是从我牙缝里蹦出来的,“靠!你会说中文啊”一个不到半米的人形物体缓缓飘出黑暗部分,露出了正脸,眼睛瞬间不自觉瞪的老大,哇哦!披肩的秀发,柳眉微蹙更显一分柔美,瓜子脸上配着标致的五官,比我从小学到上班这些年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好看,不觉看的有些痴了,“那你来看看能不能把她叫醒”她丝毫不理会我狼王般上下打量她的眼神,玉手一拂,黑暗中又缓缓滑出一具……尸体?

  正义号默默的退在了一边,他知道,强袭不会看着自己受伤的,“嘿呀!”强袭甩出一把墨红色的长枪抵住了飞驰的寒冰柱。“强袭?”B51里的楼脸色瞬间变得凝重。

  B51(楼)此刻正淡定的看着面前的正义号,果然在这里闹的动静太大了点,中华派出了自己的单兵秘武,看它的武器配备应该是抓捕型的。哼,想抓住我,再回娘胎练上几年吧!楼想到这,握紧B51的操纵仪向天秤冲去,B51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绿色的长剑,楼大喊一声:“剑名:救赎。”手臂上方的机炮口全开,露出了里面锃亮的弹头。正义号感觉到危险的信号,切换成防御模式,每只手背上都多了面金色的圆形盾牌,望着迅速飞来的B51,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条纯白的锁链。锵!交手了!绿色的长剑带着冲击的力量狠狠的劈在金色的盾牌上,从手上传来的力道让

  小强——强袭号并不是中华唯一一部攻击型战斗机甲,不同于其他几部机甲,

  正义号:“……”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笨啊。”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强袭?!”

  (章节需要转为第一人称叙述)北区初春的小雨总是淅沥沥的,带着一丝冷意,一丝盎然的生气,我拖着沉重的行李踏上了回家的区级航行器——子弹列车,离开家已经一年了,真是有些想念爸妈啊。当子弹列车在圆形磁浮通道中悄无声息的启动开来,我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正义号后退了十米距离,

  正义号,楼驾着B51从硝烟中退出来,“哟,挺硬啊,”楼望着屏幕上的信号不屑地说道。片刻后

  “等等,先停战”集几乎是立刻收到了朝凤区受损的消息,致电不列颠国防部长佩奇。拨出号码之前他沉默了一会儿,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偷走御龙,又用御龙偷走了概念机,但没有加入战场,我在美国的探子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以御龙的智能,现阶段没理由有人类可以驾驭的了,一定是强行提升精神力把御龙带走,不管是谁跑不远的”接着继续说道:“佩奇部长,你我都明白,这只是一场扰乱你我两国和平稳定关系的阴谋,阁下何苦对我紧紧相*。”可视电话的那头,佩奇冷哼一声心想:我再不知道你这老家伙在偷着研究什么东西,不给你点下马威你能老实么,嘴上却礼貌的说道:“啊,亲爱的集,我被这些谎言冲昏了头脑,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真是抱歉。”集嘴角抽搐:这个老油子,就是不提赔偿的事,你这一昏头,给我朝凤区造成了几亿的损失,唯一一条子弹列车被炸毁了,要不是顾忌你的秘武,早打你个篮子了。“还请你立刻撤出你的部队,我的小黄可是很久没有活动了。”集口气转硬。“好好好,我马上撤兵”佩奇连忙摆手,表情像吞了一只蛤蟆,“亲爱的集,不要用你的小黄来翻我的电脑了。”上次这老家伙一时兴起派小黄来我电脑串门,泄露出来的艳照风波差点把我搞下台,再来一次我就真变平民了,想起变平民之后被自己禁锢或者悄无声息的抹杀的那些人,佩奇的额上渗出了冷汗,反正确认中华没有消息中的秘武,没找到御龙的身影,那就撤回来好了,我的宝贝B51可不要被他们给扣下了:“亲爱的集,请你保障我部队的安全,我会赔你两亿的,人民币。”集撇了撇嘴,真抠门,不过又有零花钱了,正好给小黄配个思密达的武器。“好,就这样吧。”集懒得再和这个虚伪的老外唠家常,挂掉电话打给朝凤区权使潘国莹:“不要让你的军队出马,把你的正义号放出去,不列颠这次悄无声息的进来肯定是型号B51的隐形机甲,能躲开老子发明的密集型防护网,还真有把刷子,拿下它来我们研究一下。”电话那头的潘国莹刚刚还在打着呼噜,此刻被吵起来有点不爽,穿着粉红色的兔斯基睡衣打着呵欠,但听到有新东西可以玩立马来了兴致:“真的?来到老娘这,不扒你层皮就甭想光着身子回去,捏哈哈哈!”挂掉电话拿起枕边的金属盒子,精巧的小盒子上绘着一个平衡的黄金天秤,在床头灯的映照下闪着夺人心魄的光芒,清了清嗓音:“正义?”“属下在”清朗的男性电子音响起,“去拿下在我区捣乱的不列颠机甲”“遵命夫人!”

  正义号顺势将纯白锁链套在救赎上准备锁住B51,“哈哈!套的好,死!”楼冷冷的声音从B51中传来,手中机炮火力全开,八十枚密集的穿刺弹正中

  入夜,好梦在一阵震动和惊叫声中被吵醒,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我靠!”不知什么时候列车的顶部已经被掀飞掉了,此时我正坐在只有底部的列车上,不少乘客都因为没有绑住安全带被晃动的列车甩下了两百米的高空,高速引动的风刮的脸部生疼,怎么办,怎么办,虽然心里有些惊慌,但是我相信到了站就会安全的。但事情往往不像我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当发现前方的列车底部开始垂直向下飞去的时候,我意识到前方的通道断了,“艹!”我大声骂了一句随即闭上了嘴,声音还没有发出就被吹散,肚子里已然灌进了凉风,怎么办,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还没见到爸妈,还没娶老婆,村里的小芳我还没调戏过,还没抱儿子孙子曾孙子,我不想死!啊!这时我随着列车已经到达通道断裂的部分,列车开始坠落了!下落的冲击夹带着7猛烈的风让脑子瞬间充了血,恍惚间腰上的安全带松开了,惯性拖着我向前飞去。就这样死了吧,灵台处一片空明。当我已然晕过去的时候,并没有臆想中的与大地的亲密接触,而是……“扑通”我厚实的身体扎进了一团水中溅起了庞大的水花,水里的野草划破了身上的几处地方,火辣辣的疼,头也让冲击力一瞬间砸的蒙蒙的。求生的本能让我的四肢在水中拼命的划动,伴着池塘里的阵阵蛙鸣,我把自己拖上了岸,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从生死关里走一遭突然发觉活着还真是件美妙的事情,缓了一会我才想起来看看时间,凌晨三点,导航仪也失了灵,“射特”我低骂了一声,丟出手中的石片,石片在水面上打了两个水漂沉了下去,在池塘底部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湿透的衣服传来彻骨的凉意,抬头望了望四周,这是哪里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