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妻子的渴望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余生寻梦觅知音
余生寻梦觅知音

余生寻梦觅知音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11-15 06:34:55

作者:花开红尘

最新章节: 一 邂逅(五)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不负余生觅知音  寻梦寄余生  


有意于东施效颦,只想与你一同倾听一曲高山流水,折一对情缘纸鹤,品一杯悲喜醇酿。其实也不全是卖关子,对于这个问题,就是梁明远本人,也深感大费思量、一言难尽啊。。


姑娘手中的杂志是稍稍外斜着的,“这,这是什么书呢?这么入迷的——”梁明远带着一丝好奇,稍一低头,看清了杂志封面上的那两个大字:

“《知音》?很不错的一本杂志啊!”梁明远心头一怔,“如果,如果她就这样一直看着这本书,我的确也不好说什么,贸然打扰别人,的确是不好的;再说,我跟她素昧平生,再怎么说也只是萍水相逢。只是,如果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不看书了,她停下来了,我要不要跟她说上几句呢?诚然,我不敢,也不会奢望什么;然而,这么多的时间,就这样枯坐着,不是有点暴殄天物德维尔马?如果我是一条小河,面对着一朵从我上方飘过的云彩,只求留下那倩影,似乎也无可厚非吧?更何况,如果她的旅途也同样的漫长,甚至更长一些,不看书的时候,她就不想着闲聊几句吗?白居易诗云‘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当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很阳光,很自得,境遇当不至于太差。然而,如果将那一句改成‘同是萍水相逢人’,那又如何呢?闲聊本身,应该没有是非对错之分。唉,闲得发慌的我,如今只想着跟别人闲聊几句。这,这”

一番思忖后,梁明远缓缓地吐出一口长气,慢慢释然了:如今人在车上,再怎么想也没有用,见不见得到,倒是自会见分晓。这空想,就像车窗外的凉风,可不会听你指挥啊。

漫漫长路,闲着无事,梁明远饶有兴致的望向车窗外。远山,长龙般绵延着的远山,就是这一幅移动着的巨型国画的背景了。远山以南,是一大片望不到尽头的甘蔗林;那蔗叶,微风中摇曳着,给金灿灿的阳光披上了一袭袭绿意肆意的轻衫。甘蔗地以南,如茵的芳草铺展开来,满眼青葱。岭南的初秋,离萧瑟与肃杀,远着呢。这草地南端,就是近在眼前的高数灌木,野草闲花了。陪伴着它们的,是长长的路基,路基上的小石子,小石子上零星的油污水滴、瓜皮纸屑。你也知道,这车窗外的风景,一般都是移动着的。

尽管幻境已成了过眼云烟,梁明远却也不急着回到现实,一双眼睛半睁半闭着,一任自己那蒲公英般的思绪,在车窗外的广阔天地之间,纷飞如雨丝:人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真有道理。现如今,大白天里,我居然也做起梦来了!不错,如果长翅膀的话,我恨不得现在就飞到何海娟身旁。于是,由于车速太慢,道路太漫长,旅途太无聊,有意无意间,面对着那缭绕着的层云薄雾,我造出了一个梦来。到时见到了何海娟,我该不该跟她说起列车上的这个梦呢?听了这个梦,她会说些什么呢?哦,她大概会说:“明远啊,你,你不是在骗我,哄我开心吧?”我说不是的,是真的。接下来,她大概会嗔道:“眼前的我,跟你白日梦里的哪位仙子相比,哪个更美一些呢?”我就摆出一副难以说清楚的样子,等她急了,要跺脚了,再慢慢告诉她:“梦境里的仙子再美,又怎么比得上近在眼前的何大姑娘呢?”或许,半信半疑之际,她会接着问:“是,是真的吗?”我就先皱皱眉头,接着说道:“不是真(蒸)的,是煮的——”然后呢?哦,先不说“然后”吧,想想该怎样打发这一个多小时吧?不知别人会怎么想,我总觉得,外面的风景再怎么好,再怎么引人入胜,也不及“心上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风景,到底还是外在的一番心游万仞之后,他回转过头来了。

这,这是怎样的微笑呢?

倚着那长椅,也不过两三分钟光景,梁明远就皱起了眉头:这列车,怎一个慢字了得!现在不过将近九点,到了那儿,就快十一点了。这将近两小时的车程,简直就是在考验一个人的耐心与意志!哦,何海娟知道我要去找她吗?从情感上说,我是希望她依然“守候”在那儿。然而从理智上看,似乎又没那么简单了。此次出发前,我可没向她传递过片言只语啊!我这样做,或许能够制造出一个惊喜;只是,既然她没有得到我的片言只语,也就不能排除“不在家”的可能性。一个二十上下的大姑娘,有事外出,也不足为奇啊!既然是这样,我这一趟,就有可能会白走。既然很想见她,为什么不事先敲定时间呢?我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一趟,过于仓促、草率了吧?当然,我也可以这样宽慰自己,如果到时难觅芳踪,就当是故地重游吧?悬念,故事需要悬念;只是,真正面对现实中的悬念时,恐怕就没那么多的诗情画意了。那句话是这样说的,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茶几,长椅,长椅上的座位,座位上的木头。

一出长剧,其序幕,多半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拉开的。

一位姑娘,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对面的长椅上,多了一位姑娘。

心里有种茫然若失的感慨与怅惘,就像那木屋少了某根柱子,少了某种淡定、从容与踏实。大概也正因为如此吧,再过了几分钟,梁明远又将目光转向了车窗之外。

事情的微妙之处在于,姑娘到来的时候,梁明远不曾留意;而当他若有所思之时,这位姑娘却是一副旁若无人、心无旁骛的样子。

凝神眺望好一阵子之后,梁明远将目光收回了:这样的风景,诚然不乏美丽如画的一面;不过,不过,注视的时间久了,总难免几分厌倦与懈怠吧?

她,她在看书,更确切的说,在看着一本杂志。

眨了好几下眼睛之后,梁明远确认,这不是幻觉,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眼前无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你笑了,他正想着那何海娟,有点漫不经心、心不在焉,也实属正常。

你大概会淡淡一笑:车上人来人往的,既然对面的座位是空的,有人坐上去,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也值得大呼小叫、大惊小怪吗?

知音!

略作思忖,梁明远想起来了,刚才自己先是只顾着看风景,紧接着又在车窗外的那一大片天地之间海阔天空了好一阵子。就在这段时间里,从另外某节车厢里过来的这位姑娘,看到这地方颇为宽敞,就“屈尊”坐下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