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公交车 艳遇  新娘 警花 人妻
女友 妻子 乡野多娇 都市仙尊 夏日艳艳  狂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风凌诀
风凌诀

风凌诀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11-12 07:27:47

作者:欧阳瀞风

最新章节: 第六章靖城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在现代文明彻底毁灭后,人们又从石器时代就生死轮回,千年的某个块土地逐步建立了帝国,这时,遇上了远古文明核爆时不曾彻底毁灭的生物。。。 风凌诀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一章道。


  微风拂过,草地沙沙作响,我紧握腰间的霞光,伫立于这荒芜之地,当年,这里是一片相当繁华的城市,可不知为何,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了废墟……

  悠悠碧空,与霞为舞,徐徐微风,却与水为伴。曾经依人,独自守望,茫茫碧水…映在碧波中…,何为天,地,何为地……

  傍晚,慕容家。慕容桂为他的女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宴,边吃边聊,就谈慕容冰雨小时候的趣事,以及还有一些告别的话,酒到一半,慕容冰雨说道:“哎呀,爹,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怎么老是这样啊。"桂笑道:“冰雨长大了啊,呵呵,不过出去后要记得多回来看看啊,这一去,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慕容桂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悄然落下,慕容冰雨哽咽的说道:“爹,你放心,我会回来的,一定。”众人都沉浸在离别的伤痛之中,却无人没发现,一个黑影正悄然逼近,突然,院中白光一闪,院中顿时沉浸在死寂之中。随后,一道淡紫但有带有粉色的光芒,却冲破黑影,迎天而上……

  夜晚,赵家客栈,我们两个在街上逛了一圈,回到客栈,我翻上屋顶,躺坐下来,晗玉居然也跟着我翻身上了屋顶,但她还是和平时一样,站着,手抚着玉箫,箫声悠扬古朴,传向远方。“天意茫,星辰醉,水中影,澜波起……”我望着天空,念道,又看着一身淡蓝长发飘然的晗玉,不禁有点悲然,师傅在世时,曾视我如己出,他对我的关心,甚至很多时候都超过他的女儿晗玉,如今师傅去世,能照顾她的,也就只我一人,但是……我真的能保护好她吗?箫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你在想什么?”晗玉问道,我笑了笑,摇摇头,仍旧望着夜空——却望不穿天苍苍,夜茫茫……

  第二天下午,赵家客栈。客栈人来人往,生意很不错,我正下着楼梯,早上听晗玉清早说要去准备几匹快马,也就随她去了。走出客栈,我依旧在街上闲逛,路过慕容府,看到大门紧闭,可能是临别前不愿有人打扰吧,我这么想着,这时听到几个路过的人在旁边窃窃私语,声音传来,只听到,你知道吗,昨天慕容府出现了一道红色光柱,很漂亮,就跟彩霞一样,冲天而上。真是怪事啊,以前从没有过,诶,你说这慕容家是不是藏着什么宝贝啊,能有什么宝贝啊,我怎么没看见什么光啊,你是不是昨晚又喝醉了酒眼花了啊……,我无奈的摇摇头,想必是昨天那位冰雨小姐没事在看剑吧,反正剑身通灵,光彩熠熠,没光才不正常,何况那家伙可能喝醉了呢。我摇了摇头径直朝前走着,在小镇上逛了几圈,回到客栈已是夜深。我习惯性的抬头看看屋顶。就见晗玉这丫头仍是站在屋顶发呆。

  第三天清晨,慕容家,我来到大门前,上前叩门道:“桂老先生在家吗?”只见里面没什么动静,我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什么动静,晗玉突然一阵哆嗦,说道:“不对,哪来这么重的寒气。”一听这话,我把手放在了门上,果然感觉到了里面的阵阵寒气。出事了,我这么一想,立马把门踹开,只见白茫茫一片,都成了冰雪,我们立刻跑进府内,只见慕容家所有人都被冰住,我取出剑,剑身一红,轻轻一挥,顿时所有冰块都化掉了,晗玉上前蹲下观察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对我摇摇头,说:“他们都已经死了,在死之前有什么定西来过。你看,虽然身上无任何伤痕,但实际里面已是一副空壳。”这几具尸体,包括桂老先生在内,都是男性,那么,他的女儿慕容冰雨呢,有没有别人侥幸活下来?想到这里,我们又在慕容家找了一圈,只见慕容家到处是死尸,但唯独没找到她“可能事发时剑保护了她。只要有那把剑在身边,妖邪轻易都近不了她的身。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她,但在此前要先做一件事”我又一次拔出剑,晗玉身子一挡惊道:“你要干什么。”“我要把这几句尸体处理掉,不能让这里的人看到这里离的一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晗玉深知其中缘由,默然点头,于是起身让开,我慢慢举起已经变为火剑的彩七,闭上眼睛,轻声道:各位,请安息吧……

  黄昏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镇中,但路途并不是很顺利,期间还遭遇了一伙强盗,其实所谓的强盗只不过是一些贫苦的村民,实在没法才做了这一行档,而且手里拿的也只是木棍铲子之类,所以我们也不愿伤害他们,但我们给了钱还不放行,非要拿我腰间的那两把剑,我笑了笑,和他们解释说这两把剑是我防身之物,不便送人,而且这两把剑本就不值钱,其中有人却说道,不管值不值钱,留下我们做武器也好,这时躲在我身后的晗玉扯了一下我的衣服,示意尽快赶路,否则又要露宿野林了。我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缓缓地拔剑出半鞘,然后,又猛地一合,旁边一个大胡子看到后大笑道:“怎么,连剑都不会用还带着剑啊,你只要放下我们要的东西,我们不会为难你们,但如果……”话没说完,我用手指了指我前面那位小伙子,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但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他的上衣,一分为二,居然从身上滑落了下去,围观的强盗们,都跟石化了一下,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我趁机一拉晗玉,不管那几个发呆的村民,往小池镇方向跑去,剑的震动从未停过。小池镇,村野旁。我们来到了一处村庄,虽说是一个村子,但家家户户都紧闭大门,我们走到离我们最近的一房屋,晗玉上前扣了一下门:“请问里面有人吗?”里面一片寂静“请问里面有人吗?”晗玉耐住性子再一次叩门,但结果还是一样,相比之下,叩门的声音却响彻了整个村庄,她退了回来,摇了摇头,我看她一脸沮丧,也走上前去,扣了几下问道“请问里面有人吗?我们是路过的旅客,想在这边借个宿。”我放下手,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这时,晗玉有点耐不住性子了,玉箫一甩,大声对着我说,别听了,把门踹开不就得了……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却从里面传来一个微弱的略带颤抖的声音:“这里没人,你们……赶快走吧”,晗玉听到里面有人,又一脸温柔的客客气气的说道“老乡,开开门吧,我们只是路过的,想借住一个晚上。”屋内沉静了一会儿后,只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吱呀,门开了一条缝,里面是个年轻小伙,样子很是憔悴,看得出来,他是在担惊受怕,我心里当时已经明白了几分,便上前问道:“老乡,我们是路过此地,想在这里借宿一晚,你看方不方便?”他看了一下我,又看了一下晗玉,点点头,说:“那你们赶紧进来吧。”说完他伸出头四处望了一下,只见村里四周空空荡荡,然后就把门一开,赶紧把我们拉了进去,我踏进门就舒了口气,还好刚才把剑拿布包了,不然他可能不一定放我们进去,我们跟着他来到屋里,他哆嗦着把门关上,又检查了一遍窗户说:“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怠慢了。”晗玉和我走到桌子旁坐下,好像我们是房子的主人一样,他倒成了刚进门的客人。我抬头问他:“家里就你一人吗?为什么你们这里家家户户都门窗紧闭啊?”那少年叹了口气,说:“唉,你有所不知,我们是连灯都不敢点,我父母早逝……这里自从上个月以来,已经有好几户人家被灭门,这还是其次,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每具尸体都被掏干了内脏……”他一说到这,整个人顿时瘫软了下去,我赶忙起身过去扶住他,晗玉望了我一眼,又一脸忧心忡忡的低下了头,少年颤颤危危的接着说:“每次都是晚上,而且一点声响都没有,知道早上才在村口发现尸体,所以我们都,我们都……”我赶忙安慰了一下少年,转过头对着晗玉轻声说道:“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第一章道

  序

  一会儿的功夫,管家出门,说道:“两位,我家老爷有请,请这边走。”我们跟着他走进了慕容府第,虽说慕容是世家,但庭院的装饰却不像富贵人家,到略显几分平淡,几棵大树几株花草,就是这院子的全部家当。背上的霞光在颤动着,似乎是激动,又似乎像不安,我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管家带领我们来到慕容桂的书房,一位7旬老人这时迎了出来,笑道:“两位是风老前辈的弟子吧?在下已经等候多年,阿福,站着干什么,还不给客人看茶!二位请坐。”看着慕容桂,我顿时想到家师,同样的平淡,慈祥。我把剑取下,放在身旁,问道:“您认得家师?。”桂微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和他算不上认识,但半年前,他给我来过一份书信,上面说道他的二位弟子会来,而且有一件极其贵重的东西交给小女。”我抬头看了一下管家阿福,慕容桂说道:“阿福,你去把小姐叫过来,顺便把门关上。”阿福出去后,我说道:“我们此行的目的,确实如家师信上所说,你既然已得家师书信,应该也知晓其中缘由。”桂点点头,说道:“这就是天意,可惜小女年幼无知,不知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你说谁会添麻烦?”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推门而入,“爹,你叫我?”她转过头来,问道:“他们是谁?”我和晗玉相互望了一眼,晗玉站起身说道:“这位就是慕容冰雨?”桂先生点点头,笑道:“小女冒犯,两位见笑,冰雨,还不过来见过二位少侠。”我站起身拱手说道:“少侠不敢当,既然冰雨小姐在此,请恕在下直言,我们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冰雨小姐。”“为我?”冰雨不解的说道,我点点头,顺手把用布包着的霞光拿了过来,霞光仍在不住抖动,我把布一层层揭开,粉色霞光顿时流露出来,“好漂亮的剑啊!”慕容冰雨惊叹道,剑取出后,我把剑交给慕容冰雨说道:“这是你的剑,请收下。”“我的?”慕容冰雨很不解,她摇了摇头,说道,我又不会武术,这件送我也没用啊。”这时,霞光的夜明珠陡然变亮,剑身抖动的比之前更加厉害,十六个字赫然显现:南山墨竹,化冰为雨。凝为甘露,敢赦妖邪。慕容桂看着这十六个字,叹道:“天意,天意。”随即背转身去,慕容冰雨惊呆了,晗玉似乎也被这景象给震住了,我提声说道:“此剑非你莫属,请冰雨小姐收下!”我一提声,似乎所有人都清醒过来,冰雨震震的望着霞光,此时,剑身停止抖动,但霞光的光环却把冰雨罩住,与她的淡紫色长衫,相互映衬,似乎真的是……良久,光环消失,剑也恢复平静,“剑已送到,希望并与小姐能与我们一同前行,找出邪祸根源。”我说道,慕容冰雨看了一下桂先生,低下头,我……”“我们3日后出发,请小姐准备。桂老先生,我们先告辞。”说完我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晗玉转身就走,出门后,晗玉问我说道:“你怎么交代的那么快啊,我都反应不过来了,况且何必3日后呢?我们明早也可动身啊。”我答道:“你刚才有没有留意桂老先生和慕容冰雨的表情?他们脸上都挂着一丝迷惘,我们要做的事,非比寻常,可能这一次,就是诀别,还是让他们多聚几天吧。”晗玉低头不语,“况且我们也得准备一点干粮,你不是说干粮不够了么?顺便在赵家客栈,休息两日。”我说道,晗玉笑道:“也好,休息几日也好。”……

  慕容家,火光冲天,镇上的人们忙着救火,我和晗玉却早已离开了小镇,“没想到,唉”晗玉望着那个火光冲天的地方,脸上拂过一丝伤怀,“走吧,我们要马上找到失踪的慕容冰雨”我勒了一下缰绳,两个人,两匹马,随即离开,沿着小道向前奔走。大概不到一个时辰,晗玉停下说:“你感觉到了吗?有邪气。”“是我们在废墟是遇到的那个,小心”我朝晗玉说到,“下马”,正当我们朝着邪气的方向奔去时。远远传来一阵惊呼,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们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那是慕容冰雨的声音!我们对望了一眼,朝着那个方向,提气狂奔。

  “喂!你还在发呆啊?还赶不赶路了啊”,听到晗玉这句话,我猛然醒转过来,连忙跑过去:“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情想出神了",晗玉一转身怒道:“才知道啊,天色不早了,赶紧赶路吧,不然会很麻烦。”她顿了一会儿,故意小声道:“我刚才留意了一下这四周的情况,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头,好像……”“嗯,快走吧”我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继续上路了,确实,刚才在废墟的时候确实感觉不大对,总有一种令人厌恶的感觉在里面,剑,也有了一丝反应。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