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深不及缘浅 夏伊人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右氏春秋
右氏春秋

右氏春秋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0-19 02:57:47

作者:倚云阁主人

最新章节: 第五章白富贵无奈收子 识天机松云取名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春秋什么姓什么氏  南氏春秋全文阅读  玉氏春秋免费阅读  玉氏春秋大概内容  小说推荐 玉氏春秋  


叹劫运忙忙,笑浮生一似撺梭样。  红尘染,天地昂,争名夺利不思忖,痴心妄想贪嗔薄情郎狂。  算仙家亘古兴亡,朝暮晨钟兀自守炉丹。总倒不如乘云驾鹤,觅一个逍遥自在方!  *******本书讲诉一场别样的的神魔战国时期*******  说起这赵公明也是大有根器之人,他原是那蒙鸿未判、混沌初开时,天地间的一点混元灵光,自洪荒三清得道,便已立于碧游宫前。又经无数岁月,方得虚无祖气,三花聚顶,成就金仙不灭之体。在一众截仙中最得师傅赏识。奈何天数轮转,人力终究无以抗天。商周一战,被申公豹唆使,灭杀周兵四十余万,直让阐教一干首仙败的败,逃的逃。却不料,周天运行,此消彼长,原有定数。那上古钉头七箭书何等阴毒,命丧离地阳精陆压之手也是他的命中劫数,只可惜了万年修行,一朝怠尽,复还为当初那冥蒙一点灵光,飘飘散散,一股冲天怨气凝而不散……。


  说起这赵公明也是大有根器之人,他原是那蒙鸿未判、混沌初开时,天地间的一点混元灵光,自洪荒三清得道,便已立于碧游宫前。又经无数岁月,方得虚无祖气,三花聚顶,成就金仙不灭之体。在一众截仙中最得师傅赏识。奈何天数轮转,人力终究无以抗天。商周一战,被申公豹唆使,灭杀周兵四十余万,直让阐教一干首仙败的败,逃的逃。却不料,周天运行,此消彼长,原有定数。那上古钉头七箭书何等阴毒,命丧离地阳精陆压之手也是他的命中劫数,只可惜了万年修行,一朝怠尽,复还为当初那冥蒙一点灵光,飘飘散散,一股冲天怨气凝而不散……

  陈氏听了,知道所为何事,也是戚容满面。她想了想,好似下了决心地道:“老爷不用烦恼,我自有道理。”张连城本已有些醉意,此时听了夫人这么一说,便不再言语,独自闷着头,倒床而睡。

  这日,张员外在外面与朋友吃了几杯酒,席间说及子女之事,不免触动了他的心病,当下心情怏怏,便先自告别散去。他回到家中,就同陈氏在房内说道:“夫人啊,想我张家世代善良,从未作过缺德事。为何天要绝我后?实在是可叹啊!”

  等得快到厨房,恰好看见丫环小红拿了盏灯笼,从里面走来。一见到员外,赶忙住步,面带笑容说道:“是员外来了。”

  员外闻说,便道:“夫人们在那里?”

  虚空中,紫寰涌动,那人影点头不已。

  小红恭身答道:“回禀老爷,是夫人叫奴婢下来请员外的。”

  张员外一听,狠狠瞪了那丫鬟一眼,沉着脸道:“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话说那张员外在产房门前左右踱步,一脸的喜气洋洋,非常得意,只望着二娘能给他生个儿子。站了一会,觉着不妥,便又到祠堂内跪了祖宗灵位,处处虔诚祷告。那大堂中也点起了香烛,拜天拜地,只求二娘生产平稳,张家才有后人。一番祈祷完毕,这才赶忙回产房而去。

  可怜那张员外此时被气得双眼昏花,陈氏也是一脸恍惚,却是那稳婆见这一家子出了这等事,没了兴头,悄悄提了灯笼便走。倒是有个陈氏身边的丫环彩华见了,上前向陈氏说道:“夫人,我们夜静更深地去叫她来的,现在二娘虽然生了个蛋,却并不是赵家三姐的失误啊,礼貌上应该谢谢他才是。”

  陈氏闻言,笑说道:“老爷,方才丫环已经说过了,酒席也已完备,所以妾身打发小红,去请老爷进来一同登楼共赏。”说完,又对一旁道:“丫环张灯,我们这就去。”

  且不说张家的事情,话说那三十三天外,玉清境,碧游宫内,通天祖师升坐云床,缓缓睁眼,两旁紫烟缭绕。

  员外道:“何以见得?”

  通天祖师微微点头。

  稳婆道:“产了,母子平安。”

  有的说:“我们的这员外可真是好人哪,今夜中秋佳节,早先就叫厨房下好了荤素。杀鸡杀鸭,办了这样几桌丰盛的酒席,叫我们这些下人四个人一桌,大家吃喝着赏月,这要在其他门第,可是遇不着这种事的。”

  放下赵公明应劫不提。话说自盘古氏开辟以来,英雄不少,如夸父疾步逐日,共工头撞周山,这些皆是垂名宇宙,□耀一时的神话人物,这里且不作评论。这里单说那春秋战国年间,赵国陇甘一带有个张员外,号万福,表字连城,青洲人氏。祖上世代务农,到了他这一代,已是家财颇丰。他妻子陈氏,与张连城同岁,夫妻两恩恩爱爱,安平到了五十二岁,却是并未生有一男半女。因此,虽有家财万贯,却并无一子来给他继承,每每想及于此,张连城无不长吁短叹。

  甄氏此时面色煞白,额头上已隐有汗珠。她双手捂腹道:“啊唷,老爷、夫人,刚才都还好好的,不知为什么,现在这腹中突然痛得厉害,可能是要分娩了。”

  到了第二日,陈氏便即找了个媒婆来,给这员外纳了一个妾,姓甄,名叫玉环。那张员外见发妻如此通情达理,感激之于也自是高兴。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那甄玉环已是身怀六甲,全家上下无不喜上眉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