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健身 娇妻 陈娟周康 官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幻视之术
幻视之术

幻视之术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10-17 07:28:00

作者:通绝巅

最新章节: 第八章 福利院的小伙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顾天远遭受一场忽然的车祸,机缘巧合下可以得到了人类从来没有有过的超能力—心灵宝石之术!进而便就了一场平凡普通但一点也不平平淡淡的传奇生涯!历尽立世、创世、救世、降生等四大阶段,终于等到领悟到心灵宝石之术的无上奥义!咚咚咚,只听得外面有人轻轻的敲了几下门,豪丽酒店的老板陈玉贵抬头看了下虚掩着的门,道了声“请进”,吱的一声,只见一双白玉般无一点瑕疵的玉手轻轻的将门推了开来,“陈总,您好”,“哦,小林啊,快进来,快进来,”陈玉贵一看,原来是大堂的服务员林春晓,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谢顶的脑门子更见铮亮发光,“小林啊,来喝酸奶,”陈玉贵从办公桌旁的酒柜里取出一盒酸奶拆开向林春晓递了过来,“来,拿着,你们年轻小姑娘要多喝酸奶,酸奶不但使皮肤更白,还能丰胸呢”,陈玉贵色眯眯的笑着说道!这林春晓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老板真是关怀下属,应道:“谢谢陈总,哦,陈总,前两天您说酒店缺一个采购经理,不知道您找下了吗?”“哦,采购经理可不好找,咱们青远地理位置有些偏僻,本地不好找啊,你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啊?”陈玉贵色眯眯的看着林春晓问道。“哦,陈总,刚刚有一个在大厅吃饭的人问我咱们酒店还需要人手吗,我看了下他的简历,发现他是大学生,就觉得他应该适合做采购经理,所以就上来问下您,不知道您是否考虑下?”林春晓回到。“哦,大学生?他人在哪?叫他到我这里来”,“那我下去叫他上来,他现在还在前台哪里”,林春晓来到前台,看到顾远飞正静静的端坐在右角的那个三人沙发上,忙向他打了个手势,顾远飞一看,忙起身走了过来,“现在跟我去见陈总”,林说,“哦”,顾远飞悄悄跟在林春晓后面,搭电梯一刹那就到了,陈玉贵的办公室在酒店四楼右拐角的第一个房子里,顾远飞只见门牌上写着总经理室几个字,跟着林春晓便走了进来,“陈总,这位就是顾远飞,”林春晓向介绍到,“哦,那小林,你先去忙吧”,陈总说道,“好的,陈总”,林春晓随手带上门,只听的叮咚声渐渐消失,陈总道:“小顾啊,座”,“谢谢陈总”,顾远飞应道,刚坐下忙起身将手中的简历毕恭毕敬的双手奉到陈玉贵面前,“陈总,这是我的简历”,“哦,好好…”,陈玉贵呵呵着将简历接到手中,大略一看,“小顾啊,你这是今年刚刚毕业吧?我看你才23岁,跟我儿子年龄差不多啊,”陈总慨然道。“嗯,是的,陈总”,顾远飞应道。“我儿子今年刚刚考上华大的研究生,小顾你就已经准备服务国家服务社会了,了不起”陈总唏嘘的说道。“华大?莫非是首都的华大?全国最顶尖的大学”,顾远飞暗暗揣摩,“不会错,一定是华大,不然人家不会特意向我提起,自己差点连本科毕业证都拿不到,人家竟然读的最顶尖大学的研究生,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再地啊”,顾远飞一想到这里便更觉汗颜!便应道:“陈总您说笑了,比起您儿子,我差十万八千里”。“没有没有,其实我觉得念书并不比在社会上闯荡要好,我其实初中都没毕业,我感觉就要比他那个研究生好,说来现在这个社会学历只是一块敲门砖,真正有用的还是自身能力,你说对不对?”陈总盯着顾远飞瘦弱干枯的身板,得意的说道。“对对,您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顾远飞不假思索的附和道。“小顾啊,本来小林对我说你是来应聘采购经理的,哎!也怪时间太紧我没问清楚,我看你这刚刚毕业,肯定也没什么工作经验,采购经理可不是新人能胜任的,你说是不是?”“啊,对”,顾远飞一听这就是自己可能当不了采购经理了,难免有了些许失望,转念一想,给自己个采购经理估计自己真的也干不了,不免又多了一丝喜悦。“这样吧,既然是小林介绍你来的,我也不能让你白来,我们酒店后院的停车场现在缺个管理员,平常就是指挥车辆进出,收取停车管理费等,每天工作8个小时,两天一个夜班,不知道你愿意干嘛?”,陈总问道,“啊,愿意愿意”,“那好,你现在去找小林,让他带你去保安部报道,只要你干的好,一切都好说,我对有为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总是很看重的”,陈总热情的说道。出了总经理办公室,顾远飞感觉自己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原来他想到了林春晓!顾远飞真的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保安,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他的任务只是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中代顾客停好车,指挥车辆停放,防止有闲杂人员擅入停车场等等,工作也算轻松,虽然每月只有1000块的工资,但好歹吃住由酒店提供,而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都可以见到他心中的白雪公主——林春晓!顾远飞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现林春晓曼妙妩媚的身姿,她的一颦一笑,一步一起,她说话时候的笑,她走路时候的俏,她高兴时候的灿烂,连她发怒的时候也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美!这是怎么了,这难道就是爱吗?顾远飞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确,林春晓是一个标致的美丽的少女,但四年的大学时光里顾远飞也着实遇到过不少美女,校花、系花、班花,但这些花他也只能是看看而已,连闻一闻都没有机会,而且他们的脂粉气好重?然而林春晓却有一股清醒脱俗的美,他似乎还有采摘的可能,一个美女日夜出现在你的眼前,你能不心动?难道我已经爱她爱到不能自拔了?但我能配的上她吗?好歹我也是一个本科生啊!顾远飞决定找个机会向林春晓表白自己的爱!顾远飞从财务室出来,拿着一沓钞票,大概有3000多块,这是他辛苦了3个月的工资,由于表现好陈玉贵还让财务给他多发了200块奖金!顾远飞想到,这么大一笔钱自己该怎么花呢?嗯,给父母1000元,除去零用剩下的钱给春晓买件礼物?林春晓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家就在镇子东南边的兴郑村,原来她的母亲在春晓不到两岁的时候便从邻镇改嫁给兴郑村一个做小吃买卖的人,春晓由于并非继父亲生,而母球又相继为她生下了两个弟弟,所以自小就在家里不受重视,勉强读到初中毕业,没过几年便被父母送到了陈玉贵的酒店里做了服务员,家里的基本开支和两个弟弟的学费全由春晓一个来挣,春晓连为自己添置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但林春晓天生一副开朗的性格,又乐于助人,几年来又出落成一个标志的小美女,因此也是人见人爱,又到了该说婆家的年龄,她的父母也早把她当成了一块下金蛋的鹅,邻村有人上门提亲,便提出超高聘礼让好些个人望而却步,因此以后也就没人再提相亲的事了!而她的父母还指着春晓迟些找到婆家,好让她替多赚些钱供家里和两个弟弟。“嗨”,忽然有人一下从后面蒙住了林春晓的眼睛,“猜我是谁?”那人故意沙哑着说道,“顾远飞”“这你也能听出来”那人一口失望的语气,慢慢放开了手,其实林春晓从顾远飞几个月前将她名字里的春晓说成春宵就对他有了一股莫名的感觉,几个月相处下来顾远飞那虽然消瘦的身影却也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而且由于没有读过书,她对大学生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所以,春晓忙应道“你不高兴了?”“啊,没有,只是没想到你能一下猜出是我”“你在后面跟踪我?”林春晓笑着问道顾远飞瘦黑的脸突然刷的红了起来,不自然的底下了头,仿佛怕林春晓看到,嘴唇张了张想说什么又没有张开。林春晓知他想要解释却被自己给说的害羞了,心想顾远飞好是好,但是就是有点太过老实,老实的有些懦弱,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这个送给你,”不知顾远飞什么时候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到了她的手里,然后转身就跑,就像做了贼似的。一到家,林春晓跑回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会面竟然是一条闪着耀眼光芒的黄金手链,这个东西要好几千,他哪来的这么多钱?莫非他把所有工资用来买这个了……。天色渐渐暗了一下,豪丽酒店的停车场里,只见两个年轻人站在车场西北的一个角落里,“这个我不能要,太贵重了”“我想着昨天是你生日,没什么为你准备,你就收下吧”“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春晓惊讶的问道,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过一次生日被人记得,父母也不例外,只有自己在生日的时候给自己许个愿!连一件礼物都没有给自己买过,“谢谢你,但我真的不能要,这得花不少钱,你还是把它退了吧”春晓满眼关切的望着顾远飞道“没事,只要你喜欢就好,我有权为心爱的人买一件礼物”,顾远飞忽然发现他说了一句冒失的话,唰的一下头低的更加低了。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像触电般一样,原来林春晓的手已经将自己的手牵了起来。“你爱我?”春晓含情脉脉的问道“我……,春晓,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顾远飞急切的说道,顾远飞还想向林春晓说下去,忽然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因为自己急切的嘴忽然被春晓轻启的朱唇一下封住了。“好温热,好甜美、好美妙”,顾远飞完全没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吻融化了。顾远飞这时候唱起了一首歌: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你对我那么的好、。


  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咚咚咚,只听得外面有人轻轻的敲了几下门,豪丽酒店的老板陈玉贵抬头看了下虚掩着的门,道了声“请进”,吱的一声,只见一双白玉般无一点瑕疵的玉手轻轻的将门推了开来,“陈总,您好”,“哦,小林啊,快进来,快进来,”陈玉贵一看,原来是大堂的服务员林春晓,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谢顶的脑门子更见铮亮发光,“小林啊,来喝酸奶,”陈玉贵从办公桌旁的酒柜里取出一盒酸奶拆开向林春晓递了过来,“来,拿着,你们年轻小姑娘要多喝酸奶,酸奶不但使皮肤更白,还能丰胸呢”,陈玉贵色眯眯的笑着说道!这林春晓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老板真是关怀下属,应道:“谢谢陈总,哦,陈总,前两天您说酒店缺一个采购经理,不知道您找下了吗?”“哦,采购经理可不好找,咱们青远地理位置有些偏僻,本地不好找啊,你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啊?”陈玉贵色眯眯的看着林春晓问道。“哦,陈总,刚刚有一个在大厅吃饭的人问我咱们酒店还需要人手吗,我看了下他的简历,发现他是大学生,就觉得他应该适合做采购经理,所以就上来问下您,不知道您是否考虑下?”林春晓回到。“哦,大学生?他人在哪?叫他到我这里来”,“那我下去叫他上来,他现在还在前台哪里”,林春晓来到前台,看到顾远飞正静静的端坐在右角的那个三人沙发上,忙向他打了个手势,顾远飞一看,忙起身走了过来,“现在跟我去见陈总”,林说,“哦”,顾远飞悄悄跟在林春晓后面,搭电梯一刹那就到了,陈玉贵的办公室在酒店四楼右拐角的第一个房子里,顾远飞只见门牌上写着总经理室几个字,跟着林春晓便走了进来,“陈总,这位就是顾远飞,”林春晓向介绍到,“哦,那小林,你先去忙吧”,陈总说道,“好的,陈总”,林春晓随手带上门,只听的叮咚声渐渐消失,陈总道:“小顾啊,座”,“谢谢陈总”,顾远飞应道,刚坐下忙起身将手中的简历毕恭毕敬的双手奉到陈玉贵面前,“陈总,这是我的简历”,“哦,好好…”,陈玉贵呵呵着将简历接到手中,大略一看,“小顾啊,你这是今年刚刚毕业吧?我看你才23岁,跟我儿子年龄差不多啊,”陈总慨然道。“嗯,是的,陈总”,顾远飞应道。“我儿子今年刚刚考上华大的研究生,小顾你就已经准备服务国家服务社会了,了不起”陈总唏嘘的说道。“华大?莫非是首都的华大?全国最顶尖的大学”,顾远飞暗暗揣摩,“不会错,一定是华大,不然人家不会特意向我提起,自己差点连本科毕业证都拿不到,人家竟然读的最顶尖大学的研究生,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再地啊”,顾远飞一想到这里便更觉汗颜!便应道:“陈总您说笑了,比起您儿子,我差十万八千里”。“没有没有,其实我觉得念书并不比在社会上闯荡要好,我其实初中都没毕业,我感觉就要比他那个研究生好,说来现在这个社会学历只是一块敲门砖,真正有用的还是自身能力,你说对不对?”陈总盯着顾远飞瘦弱干枯的身板,得意的说道。“对对,您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顾远飞不假思索的附和道。“小顾啊,本来小林对我说你是来应聘采购经理的,哎!也怪时间太紧我没问清楚,我看你这刚刚毕业,肯定也没什么工作经验,采购经理可不是新人能胜任的,你说是不是?”“啊,对”,顾远飞一听这就是自己可能当不了采购经理了,难免有了些许失望,转念一想,给自己个采购经理估计自己真的也干不了,不免又多了一丝喜悦。“这样吧,既然是小林介绍你来的,我也不能让你白来,我们酒店后院的停车场现在缺个管理员,平常就是指挥车辆进出,收取停车管理费等,每天工作8个小时,两天一个夜班,不知道你愿意干嘛?”,陈总问道,“啊,愿意愿意”,“那好,你现在去找小林,让他带你去保安部报道,只要你干的好,一切都好说,我对有为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总是很看重的”,陈总热情的说道。出了总经理办公室,顾远飞感觉自己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原来他想到了林春晓!顾远飞真的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保安,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他的任务只是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中代顾客停好车,指挥车辆停放,防止有闲杂人员擅入停车场等等,工作也算轻松,虽然每月只有1000块的工资,但好歹吃住由酒店提供,而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都可以见到他心中的白雪公主——林春晓!顾远飞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现林春晓曼妙妩媚的身姿,她的一颦一笑,一步一起,她说话时候的笑,她走路时候的俏,她高兴时候的灿烂,连她发怒的时候也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美!这是怎么了,这难道就是爱吗?顾远飞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确,林春晓是一个标致的美丽的少女,但四年的大学时光里顾远飞也着实遇到过不少美女,校花、系花、班花,但这些花他也只能是看看而已,连闻一闻都没有机会,而且他们的脂粉气好重?然而林春晓却有一股清醒脱俗的美,他似乎还有采摘的可能,一个美女日夜出现在你的眼前,你能不心动?难道我已经爱她爱到不能自拔了?但我能配的上她吗?好歹我也是一个本科生啊!顾远飞决定找个机会向林春晓表白自己的爱!顾远飞从财务室出来,拿着一沓钞票,大概有3000多块,这是他辛苦了3个月的工资,由于表现好陈玉贵还让财务给他多发了200块奖金!顾远飞想到,这么大一笔钱自己该怎么花呢?嗯,给父母1000元,除去零用剩下的钱给春晓买件礼物?林春晓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家就在镇子东南边的兴郑村,原来她的母亲在春晓不到两岁的时候便从邻镇改嫁给兴郑村一个做小吃买卖的人,春晓由于并非继父亲生,而母球又相继为她生下了两个弟弟,所以自小就在家里不受重视,勉强读到初中毕业,没过几年便被父母送到了陈玉贵的酒店里做了服务员,家里的基本开支和两个弟弟的学费全由春晓一个来挣,春晓连为自己添置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但林春晓天生一副开朗的性格,又乐于助人,几年来又出落成一个标志的小美女,因此也是人见人爱,又到了该说婆家的年龄,她的父母也早把她当成了一块下金蛋的鹅,邻村有人上门提亲,便提出超高聘礼让好些个人望而却步,因此以后也就没人再提相亲的事了!而她的父母还指着春晓迟些找到婆家,好让她替多赚些钱供家里和两个弟弟。“嗨”,忽然有人一下从后面蒙住了林春晓的眼睛,“猜我是谁?”那人故意沙哑着说道,“顾远飞”“这你也能听出来”那人一口失望的语气,慢慢放开了手,其实林春晓从顾远飞几个月前将她名字里的春晓说成春宵就对他有了一股莫名的感觉,几个月相处下来顾远飞那虽然消瘦的身影却也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而且由于没有读过书,她对大学生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所以,春晓忙应道“你不高兴了?”“啊,没有,只是没想到你能一下猜出是我”“你在后面跟踪我?”林春晓笑着问道顾远飞瘦黑的脸突然刷的红了起来,不自然的底下了头,仿佛怕林春晓看到,嘴唇张了张想说什么又没有张开。林春晓知他想要解释却被自己给说的害羞了,心想顾远飞好是好,但是就是有点太过老实,老实的有些懦弱,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这个送给你,”不知顾远飞什么时候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到了她的手里,然后转身就跑,就像做了贼似的。一到家,林春晓跑回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会面竟然是一条闪着耀眼光芒的黄金手链,这个东西要好几千,他哪来的这么多钱?莫非他把所有工资用来买这个了……。天色渐渐暗了一下,豪丽酒店的停车场里,只见两个年轻人站在车场西北的一个角落里,“这个我不能要,太贵重了”“我想着昨天是你生日,没什么为你准备,你就收下吧”“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春晓惊讶的问道,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过一次生日被人记得,父母也不例外,只有自己在生日的时候给自己许个愿!连一件礼物都没有给自己买过,“谢谢你,但我真的不能要,这得花不少钱,你还是把它退了吧”春晓满眼关切的望着顾远飞道“没事,只要你喜欢就好,我有权为心爱的人买一件礼物”,顾远飞忽然发现他说了一句冒失的话,唰的一下头低的更加低了。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像触电般一样,原来林春晓的手已经将自己的手牵了起来。“你爱我?”春晓含情脉脉的问道“我……,春晓,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顾远飞急切的说道,顾远飞还想向林春晓说下去,忽然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因为自己急切的嘴忽然被春晓轻启的朱唇一下封住了。“好温热,好甜美、好美妙”,顾远飞完全没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吻融化了。顾远飞这时候唱起了一首歌: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你对我那么的好、

  青远市东城机场,天空的繁星点缀着浩瀚的夜空,明月将入夜的机场照的更加寂静,只见天空之城董事长专机的悬梯上又走下两个人,前面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只见他走的并不快,但每一步都迈的分外有力稳健,略显单薄的身体却隐隐透着一股不容小觑的王者之气!“卡娅”年轻人低声说道,“是的,顾先生”只见身后一个穿着乳白色西装套裙的外国美女快走几部应声答道,原来她就是天空集团董事长的行政助理克鲁普斯卡娅,是一个刚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的俄罗斯籍美女博士,她那长长的金发波浪卷般披在身上,一副黑框眼镜配着高高的鼻梁尽显异国美女的万种风情。她叫他顾先生!顾先生,原来他就是天空集团的董事长顾天远,世界最大的制造业投资集团的创始人!但他为什么只会有30岁?要知道天空集团已成立了30多年了。顾天远应声回头,看着风情万种的助理沉默了一会说道“祝总裁那边有消息吗?”“还没有”沙娅低声应道,“你不用跟着我了,有消息立马通知我!”顾天远微微一顿说道!“好的,顾先生”卡娅迷惑的看着顾远飞道,青远市机场外的马路上,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拦停了一辆出租车,“去哪里?”司机问道“青远镇…”年轻人默默的应道“请问是云露红女士吗?”,只听到听筒对面一个女人用略显绕口的汉国语问道,“哦,我是,您是哪位?”,云露红问道“我是祝总裁的行政助理千代舞美子,祝总裁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您有时间吗?”“祝总裁?那个祝总裁?”云露红有些惊讶的问道!“您好,是天空之城集团的祝志辉总裁想见您,您现在有空吗?我们的车正在您家楼下等您”“哦,好的,助理小姐,我马上到”,缓过神来,帝都酒店的总裁夫人云露红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仙境之中,一时不能回过神来,“是祝志辉找我?莫非祝总裁昨天晚上注意到我了?哈哈,我的美貌连祝志辉都垂涎欲滴!”,云露红越想越自得意,仿佛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亿万富豪的女人似的。要知道,云露红每天每夜苦思冥想的事就是傍一个正真的亿万富豪,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堂堂帝都酒店的总裁马志凡,那个已经60多岁的老男人,虽然也有过亿资产,但一想到祝志辉,马志凡那点钱她一下子便觉得太少,“哼,要是能嫁给祝志辉,净身出户我也绝不后悔,就他那点破钱我一点也不稀罕!”云露红得意的想着。“云小姐,请进,祝总裁在里面等您”千代舞美子将云露红带到帝都酒店16楼的会客室外道,“谢谢千代小姐”云露红含笑答到,心想自打天空集团一行人入住后,省里就安排特种部队及警察将帝都酒店全面戒严,安保进入一级状态,连自己这个堂堂帝都酒店的总裁夫人不经允许也不得擅入。“祝总裁您好,我是露红”,云露红故意将自己的语调放的轻悠婉转,瞬间显的更加情韵迷人,为了见祝志辉,云露红特意穿上了那件金蝉丝刻花迷月彩云纹旗袍,5厘米鞋跟的珍珠金带扣高跟鞋更加衬出美腿的修长白皙,旗袍包裹的成熟胴体配上那风情万种的棕褐波浪披肩卷发,白皙紧致的玉脸上一双明媚的凤眼不时向顾远飞投去一股股电流,看上去显得极具风韵,不过祝志辉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华贵容装和**表情,只微一点头,冷冷道“请坐”云露红微一错愕,有些尴尬的接着道“很荣幸见到您,不知道祝总裁找我有什么事?”“哦,云小姐,不要误会,我就是这么样一个人,不苟于言笑,请见谅”祝志辉心里早已被云露红成熟的风韵勾的心潮澎湃,但转念脑海中出现的一个人让他触电般停止了这种念头,所以才故意显得冷峻孤傲,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云露红看着这个誉满全球的风云人物,忽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龄稍大的中年人尽然会是世界五十强企业的核心人物,全球只要是女人相信都会关注的中心人物,他现在就静静的站在自己的对面,好像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只因各种媒体网络就可以看到他,陌生只因看到的只是有关他的画面报道,她有好多话想问,他的商业帝国如何崛起的?成功男人每天都做些什么?但最重要的-他为什么现在还孤身一人,难道全世界的女人没一个他喜欢的,莫非他这次来青远是特意为她而来?不过转念一想,虽然她以前是个很有名气的模特,不过也只是在河东出名一点而已,自从两年前嫁给马志凡这个糟老头子,若不是因为他的过亿家财,她这样的名媛才不会委身于他!但看到眼前的祝志辉,她的心在滴血,要是早几年能认识到他,说不上自己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同样的总裁,但总裁跟总裁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可惜啊……,可惜嫁给祝志辉应该没有什么机会了,不过能做祝志辉的**她也是愿意的!想到这里,云露红马上媚笑着道“能一睹祝先生风采已经让我满心欢喜了,只是瞧见您的背影我都感到万分荣幸““云小姐,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哦,不知道我能有什么可以为祝先生帮忙的,祝先生只管说,能办到我一定办到”云露红心想这祝志辉是不是找自己开玩笑,她能帮上什么忙?“是关于云小姐个人的一些问题,不知道云小姐娘家现在还有什么人?”云露红一愕,道:“我娘家没有人了”,“不会吧,听闻你的父亲十年前已经仙逝,但你的母亲林老人家应该还在世的吧?”“你怎么知道?”云露红惊讶的问道,“那你的母亲现在在哪?”云露红明显出现了狂躁的表情,放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祝志辉道“云小姐不要激动,我只是受一位特别要好的朋友所托,他和你的父母在很多年前就认识了,只是让我打听下他们的近况”“哦,是这样,刚才我失态了,祝总,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我母亲,因为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是跟着我父亲的,母亲我已经有20年未见了”“云小姐,你好好想想,你母亲你真的20年未见?”“哦,让我想想,对了,上周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我母亲病了,让我去医院看望”,但她并没有告诉祝志辉她一接到电话就骂道“我娘都死了几十年了,别乱打电话给我”。“哦,今天就到此为止,多谢云小姐,我会让助理送你回去”看着云露红渐渐远去,祝志辉想,顾先生让我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交际花身上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转念一想,顾天远从来没让自己做过无用的事,便又出现了一副迷惑的眼神!瑟瑟的冷风肆意的刮着,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才缓缓落下,顾天远一个人静静站在青远镇的街道上,他就这样在街上站了一晚,没有一丝倦意,只见他萧瑟的目光望着远处的一座山——青远山!山里面有什么?是什么让堂堂亿万富豪屈尊于汉国这个小小的小镇上?“什么事?卡娅”,顾天远站在青远镇中街的道沿上,接起了手中的电话,“顾先生,您要找的人在…”,只听卡娅明晰的英语说道,“什么,哪家医院?”青远市已经是河东省第二大城市,因地处物产、旅游资源丰富的青远山麓,河东省政府全力建设青远市,不到十年,青远市的城市规模不断扩大,由十年前的一个小城扩展至如今仅次于省会的第二大城市!下午两点一刻刚过,只见一个年轻人头戴鸭舌帽遮着墨镜的男子步履匆匆走进了青远市医院住院楼的5层,缓下脚步,透过病房外的玻璃门,年轻男子看到一个年约70左右的老妇鼻子插着氧气管,手上插着输送液体的针管,静静的动也不动的平躺在病床上,旁边一个护士正在给他量体温。“你好,护士小姐,请问这个老人住进来多久了,怎么不见家属陪护?”刚好从里边查房出来的护士被这个陌生男人吓了一跳应道“你说林奶奶吧?她是个孤寡老人,哪里来的家属,你是谁?”“哦,我是她以前的一个邻居,听说她病了,来看看她”年轻男子喃喃道“现在这社会还有你这么有心的年轻人”护士赞许到,“哎,那你快去看看她吧,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年轻男子心里一痛.忙问“她的病很重?”“是啊,她染上了一种很罕见的怪病,这种病只有百万分之一的人才会染上,但得了这病就再也治不好了”护士叹了口气道“那她还能维持多久,”年轻男子关切的问“多则半月,少则三天”护士无奈的应到年轻男子步履沉重的走到病床前,缓缓摘下墨镜,看到病床上静静睡着的老妇人神态安详,慈眉善目,只见病历卡上写着“林春晓、72岁,普仪卡多综合证…”他就这样静静的在她面前站着,静静的看着,忽然两行清泪沿着眼眶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看着老妇憔悴沧桑的面容,干枯瘦弱的手臂,年轻男子终于按捺不住的,轻轻说道“春晓,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我来晚了…”,说罢不能自已的嚎啕痛哭起来。“小伙子,你是?”大约是老妇被年轻人的哭声惊醒了,微弱的张开那虚弱的眼睛看着面前站着的年轻小伙时,眼神里满是疑惑。年轻人看到老妇睁开了她那满是沧桑的眼睛,扑通一下跪倒在了老妇床前,摘掉鸭舌帽哽咽道“你仔细看看,认不出我了吗?春晓?““春晓?这小伙怎么会知道我以前的名字?他是谁?”老妇喃喃心想,然后仔细的看着跪在她身前的小伙子,越看越觉得他像一个人,一个在自己记忆最深处的人,“你是?你是远飞!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他!”老妇惊愕的说道,“我是,我是远飞啊,春晓”顾远飞激动的应道“不可能,我认识的远飞不该像你这般年轻,他绝不会是你现在这个模样”“我真的是远飞啊,春晓”顾远飞切切的应道,“不会,他不会像你这般年轻的,小伙子,我想你是找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老妇微微应道。顾先生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让这叫林春晓的老妇相信自己,沉思了一会道“你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给我端来了一碗香菇青菜卤肉面,”慢慢的他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回到了很多年前……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