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源罪
源罪

源罪

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0-10-14 19:45:37

作者:原梓番

最新章节: 第5章 我佛慈悲(2)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源罪的意思  非法占有公共资源罪  非法买卖矿产资源罪  占用公共资源罪  破坏自然资源罪  盗取国家资源罪  不明财产来源罪  盗采矿产资源罪  非法盗采矿产资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反正是你给修好的,你帮了我大忙了,要是修不好,又要看Conor的那张臭脸了。”蒋婉婷说着喝了一口牛奶:“高迪,你说最近怎么总是半夜出事呀,这个月到现在才中旬,都出三次事了。”

又是他,光看到这个名字,我就能大致猜到邮件内容。

基于洛基在邮件中所表现出的网络技能,我无法相信他是一个79岁的山村老人,很显然,这是是他隐藏自己的手段。但这个手段实在是太差劲了,一眼就会让别人看出问题。像我这样谨慎的人,绝不会这么做:我用来接受他转账的支付宝账号,名叫王永峰,是深圳一个27岁的湖南籍打工仔,他在一间美发店工作,喜欢在微信朋友圈发励志鸡汤文,喜欢上黄色网站,喜欢看升级打怪的小说,喜欢在网吧通宵打英雄联盟。虽然这个身份也很不完美,但就好比用手画的假币和打印出来的假币,这反映的是造假者对待工作的态度。

“具体状况我也不太了解,我现正在路上,你可以帮我去看看么?我在宝盈总部办公楼等你,真的只能麻烦你了。”

“这得感谢老于把基础打得好。”我说。

周兆伟正和我们办公楼的物业经理坐在一张桌子上,两人都在吃罐罐面。周兆伟看到了我,跟我打了个招呼,物业经理并不认识我,但我却知道他一周前和周兆伟一起,利用管理漏洞,在大厦仓库里拿走了六十个开关,在淘宝上卖掉了。

而后就是大概半个月前,我跟另一名同事一起处理一起券商公司的安全事件,同样是夜半时分,入侵的程式绕过了密码验证系统,用穷举法尝试破解系统密码,监控到其中两个连续的尝试次数,是5126次和5461次。

但是……她是怎么发现的呢?各种假设在我脑子里绕了几绕,却并没有想到答案。

当你看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看着你。

“宝盈文交所的系统刚刚被人攻击了,Conor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立刻安排人去解决,老于出差之前跟我说,有问题就找你。”电话里,蒋文婷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这可以理解,在这个时间,如果不是灾难性的问题,是不会惊动公司老板Conor的。

这个可疑的安装包在传到服务器之前,可能有十几个人经手,中间有上百个环节可能被利用,但那些并不是我要关心的,我的份内工作,只需要把这个病毒从系统之中清除掉就可以了。

周兆伟一米八三的个头,身体硕壮,相貌堂堂,他的微信密码是手机号的后八位,微信昵称是他真名,微信头像则是他穿着保安制服,精神焕发的样子。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很多有关责任、感动和军旅生活的文章,显得很是阳光。但是这却只是他展现在众人面前的那一面,在他的手机之中,还有另一款社交软件,在那里,他的昵称是‘前戏五分钟战斗两小时’,头像是他带着墨镜开车的侧脸,拍摄者把握了巧妙的角度,使他的侧脸和方向盘上的奥迪车标一起显示在了照片之中。

那5126个数据包里所包含的数据量少得可怜,并不能造成有效攻击,这个异常之处让我记住了这个数字。同时我也注意到,在这个数字之前的几个数据包,同样是以千为单位的,倒数第二个就是5461个数据包。

张小刚自己也承认无法控制烟瘾,他还曾对我说:佩服我的自控能力,因为我可以随时不抽烟。

她一边说话,一边还微微跟我笑,我本就很饿,这笑容也让我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我跟着蒋婉婷进到了那家麦当劳,在飘荡着油炸薯条味道的前台点了两份早餐。

听了这话,我顿时放心下来——她并没有发现我入侵了她的手机,而且她刚才提到正在出差的老于,基于我们公司的一贯作风,我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看起来,尼采的名言蒙蔽了蒋婉婷,使得郭德平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变得更高大了一些。说不定他已经同时把这句话发给他在机场工作的另一个女朋友。

张小刚是一个十分纠结的人:他爱抽烟,一天要抽一包烟,但同时他又在反复试图戒烟,过滤烟嘴、电子烟、戒烟糖之类的东西摆满了她的办公桌,但是总体上,收效甚微。

那男人冲我点了点头,难掩脸上的焦急,但看我的眼神倒是颇有期翼,我跟他简单聊了聊,情况跟蒋婉婷说的差不多。

她的笑容让我回想起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几个月前我来公司报道,在前台等接待人来接我。穿着一身职业装的蒋婉婷从我面前走过,她当时穿着浅色职业装和短裙,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她看到我,冲我笑了一下,那一瞬间我还以为她就是我的入职接待人,当时我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收拾得整洁一些,至少该穿一条干净点儿的牛仔裤。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