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三国骁锐
三国骁锐

三国骁锐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0-01 02:58:36

作者:我辈皆屠狗人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商议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锐雯三国皮肤  三国挫锐和魅惑  三国骁锐士  


也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读一遍三国,满怀满是怅惘,新人拙作,以慰平生 三国骁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月色似水般撒在少年身上,少年单手平握住一根近两米长的铁棒末端。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一声叹息,少年把铁棒放下,坐在一颗石墩上,神情木然的望着夜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十多年了,不知父母妻儿怎么样了,唉,活了三十好几岁,一事无成,本来以为老婆孩子伴床头的过完这辈子,谁曾想一觉醒来就变成婴儿来到这个地方。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哪里,什么年代,后来听到刘表的名字才知道可能来到东汉末年。“太平道,张角”........少年喃喃道:“上辈子虽然一事无成,但好歹衣食无忧,日子过的还算悠闲。突然没什么准备就让我到了这个乱世,还好家里虽然穷,但好歹还有几亩农田,要不然小时候恐怕就饿死了吧。但乱世即将开启。据说死了近三分之二的人啊。这个璀璨的,热血的,残忍的,绝望的,黑暗的****就要来了。。


  老夫还以为是哪位博士教出来的弟子呢。高杰苦笑道小子虽然想读书习字,无奈家贫,负不起拜师之礼,只能流连于乡学之外,或求问于乡里有学问者,虽识字却无书可读。宋虔抚须道:”唔

  进了县城,向酒楼走去,老远就看到酒楼门口站着个人,正在东张西望。看到两人,急忙小跑过来。“石头平子来了。快过来,就差你们两了。”上了二楼,十几个人跪坐在案前,案前摆满酒肉,主位上坐着位十七八岁的青年。黑色长袍,头戴武冠。面白无须。见这二人过来,便问道:“请问两位谁是高杰.高壮士.石头上前道:”壮士不敢当,在下高杰,这是吾弟高平,敢问公子贵姓。“呵,吾姓袁,名时,字忠允。“嘶.可是汝南汝阳袁家?”“正是.君也知道我汝阳袁家”?袁时面带得意道。“呵呵袁家四世三公,高门望族,门生弟子遍天下。在下虽山村野人,亦慕名久矣,今能识君,幸甚。”高杰道。袁时哈哈大笑,指着左边首位的案子说:“君请入座。”高杰坐好,高平随便坐在相熟的人边上.袁时举起酒樽,对众人道:“吾随家父初到贵地任职,吾不好读书,好游侠,今能结识各位,幸甚,请”。众人皆举樽道,能结识袁公子,亦是我等幸事。放下樽,袁时对高杰道。吾刚来,就听郡人皆言高君乃大丈夫。品行高洁勇猛非常。时久慕之,今得见君。吾心甚是欢喜。“区区不才,有污君耳。”高杰连忙道。

  去,其坐好后指着左手首位,道高君请。高杰放眼望去。其中有几人上次宴会时见过,都是郡中比较出名的游侠儿,有几人不认识,但见坐右边首位上的那人,大约三四十岁,颌下蓄有胡须

  高谈论阔,手舞足蹈。袁时对高杰道杰弟果真想读书?治经?如此岂不浪费弟之武勇?高杰回到。弟非欲治经为博士,但凡涉猎,知古人之经验,得失,明理足以。袁时高兴道如此便好

  了,我刚生下来时也生了场大病,几近死亡,老天见怜,最终挺了来。所以父母便给我起名叫石头,希望我的命就像石头一样坚硬,。唉今生不求富贵,但求父母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如此便好,杰弟你想看什么书,跟为兄说一下,吾禀告家父,便给弟取来。高杰连忙道多谢袁君,杰亦不知当读何书,闻古今名将皆喜春秋,不知袁家府上可有?刚说完,只见袁时面露不快

  杰一人一棍,硬生生把几个村子的青壮年全部打到。自此后,郡人皆知高家出了个勇猛的少年。高平与高杰并不是亲戚关系,只因同在一个村,又同姓,加上对高杰十分佩服,便称高杰为

  。正觉得奇怪,只听袁时略带埋怨道吾早些言吾年长于汝,固以弟呼之,而君却执意以君呼吾,高君莫非觉得吾不配为君兄乎?高杰大惊。连忙道非不愿耳,实不敢也。袁时道有何不敢

  .面目威严,头戴武冠,腰系黄色印绶。便对袁时拱手道杰初来,劳诸君久候,本就有罪,而杰本布衣,又年方十六,在坐诸君,或年长与吾,或显贵与吾,岂有吾坐左首之理,袁君如此,

  日袁时托人送来的骏马,向城里赶去。因家贫,未曾习过骑术,还是这几日请教了村中会骑术的老人,如今才堪堪学会,但也不敢疾驰。只能不急不缓的向城里驰去。大约一两个时辰后,高

  “兄长,在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嗯....没什么。”不知道怎么跟父亲解释的石头被同村死党叫出来,一路上还在胡思乱想的,没注意他在说什么。“我们去哪。”“刚不是说了么,陈家老二结识了县里的贵人,请我们到酒楼了喝酒。”“哦,对了.平子,现在是哪一年。”石头道。“唔,为什么问这个,我想想,好像是癸亥.前些时候听村老说的,还说什么光和六年。哥,你问这干嘛。”“癸亥么.哪甲子年是哪一年呢..”石头喃喃道。“明年啊,哥,你到底怎么了。”“什么!!!明年,这么快。”石头大惊。“哎哥你没事吧明年怎么了什么那么快。”石头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还有近一年,没事。“唔。陈二认识了什么贵人。”“不太清楚,好像听说姓袁,跟刚来的太守是一家吧.喜游侠。咱这十里八乡最出名,最让人佩服的就数哥你了,当然想结识你了.呵呵。”

  高杰回到座位上,众人纷纷向他敬酒。一时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饭后,众人向袁时告辞。高杰与高平正想离去。只见袁时走过来,拉着高杰道:高君勇武,兼之谈吐异于他人,吾心甚喜,恨不能与君彻夜长谈,今天色已晚,回去恐怕已是半夜,不如到吾家稍作休息,明日再回去如何。高杰想了想,此人既出自袁家,想必有钱有势,若能交好他,说不定能谋个一官半职。到时就可以让父母搬到城里来,这样,黄巾之乱时也可以保护父母安全,总比在村子了好,我虽然在知道到了三国时代后就努力习武,托这具身体的福,力气大了很多,但没有名师指点,想那赵云,武功高强,于乱军之中尚不能保护糜夫人。我又岂能保护父母?虽然县城也可能被攻破,但也相对安全许多。而且他家应该有很多书吧,到时候读点书,做个文官也行,别到时候别人问我读什么书,总不能说数理化吧。唔,就这样。于是答道:“固所愿耳,不敢请也。”待我向他人交待一下。便和高平和陈二说了一声,让他们转告自己父母,就与袁时去了。

  我回来了”少年越过有些破旧的大门叫到。少年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相貌清秀,皮肤略显黝黑,放到人群中就找不出来的那种,眼睛稍小,仿佛半眯着,一对剑眉立在双眼上方,给他平添了一股严肃的气质.“石头回来了,去哪来.“里屋走出一中年男子,大约三四十岁,皮肤黝黑,满脸沟壑似的皱纹。“嗯,跟三儿他们去山上猎了些野味。”少年边走进家门边到。“阿母呢。”“去村口了,前些日子我不是病了么,幸好你阿母跟仙师求了符水,现在病好了,你阿母去拜谢呢。“..........少年沉默:太平道么,乱世,要来了夜。

  实往之。今以年长,固添为兄长,汝却推三阻四,使我无颜。说罢,转过身子,便背对高杰,双手放在背后,连连摇头。高杰忙叫道,袁君,袁君,且听我解释。但袁时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可惜,不过汝尚年轻,而今又拜在袁府君公子下,袁府君名门望族,饱学之士,汝若有心,可请袁公子告于府君,或可得偿所愿。袁时在一旁道杰弟有心读书,为兄岂能不帮?。高杰大喜

  月色似水般撒在少年身上,少年单手平握住一根近两米长的铁棒末端。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一声叹息,少年把铁棒放下,坐在一颗石墩上,神情木然的望着夜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十多年了,不知父母妻儿怎么样了,唉,活了三十好几岁,一事无成,本来以为老婆孩子伴床头的过完这辈子,谁曾想一觉醒来就变成婴儿来到这个地方。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哪里,什么年代,后来听到刘表的名字才知道可能来到东汉末年。“太平道,张角”........少年喃喃道:“上辈子虽然一事无成,但好歹衣食无忧,日子过的还算悠闲。突然没什么准备就让我到了这个乱世,还好家里虽然穷,但好歹还有几亩农田,要不然小时候恐怕就饿死了吧。但乱世即将开启。据说死了近三分之二的人啊。这个璀璨的,热血的,残忍的,绝望的,黑暗的****就要来了。

  黄巾,黄巾。什么时候呢,只知道是甲子年,几月呢当初看三国演义的时候好好看就好了。我应该早做准备了。吃过晚饭,高杰找来高平和陈二。陈二名陈季,只因为

  樽拿起,一饮而尽。众人大笑。又请高杰就坐,高杰实在推迟不过,便只能坐过去了。待众人皆坐好,袁时举起酒樽,对众人道吾初到贵地,便听人言。高家阿郎,勇猛非常,上山伏猛虎,

  ?高杰言道君之家世,四世三公,名门望族。杰乃下贱之子,蒙君不弃,折节下交,已是大恩,岂敢再厚颜高攀。袁时不悦道吾家世虽显赫,然吾却不好读书,而慕游侠。闻君之风采,心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