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美女
爱无期限 佳期如梦 李洁 无色界 魔鬼游戏 男人陷阱 佳人如玉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宅男的末世之旅
宅男的末世之旅

宅男的末世之旅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09-07 07:28:32

作者:请你别让我伤心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受惊吓的宅男

编辑:眉目不知秋

点评: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在秩序崩毁的末日世界中,仅有两个主题:生存或彻底毁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末日永恒未变的主旋律。一个平凡普通的宅女,在末日到来时,又该何去何从…… 宅女的末世之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第二天醒来,简单吃了下早餐,陈寅清点了一下物资:大米两袋,方便面21包,腊肉若干,还有一些是高热量的零食,如巧克力,糖之类。只要省着点吃,这些物资还是足够陈寅渡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但现在谁也说不清政府什么时候会来救援,也许……根本不会有救援。所以陈寅还是决定尽可能地多储藏物资,以备不时之需。拿上西瓜刀和木盾,又在腿上和手臂上绑上厚实的书籍,做到“全副武装”后陈寅开始搜索另外两家。小心翼翼地打开铁门,陈寅先是去看了下楼梯间,由于陈寅就住在四楼,所以还是比较担心会有丧尸顺着楼梯上来。所幸丧尸还是在街上游荡,陈寅仔细在楼梯间查看了几次也没有发现有丧尸的活动痕迹。不过四楼以下的走廊之间还不确定有没有丧尸,陈寅决定等到下午再去搜索一下。来到了邻居紧闭的大门前,陈寅不禁嘟囔道:“这让我怎么开门啊,我又不会开锁……”“要不然,试试用蛮力破开?恩……不行,动静太大。”陈寅对着紧闭的大门愁眉苦脸地看着,明明物资就在里面,却打不开大门,真是郁闷。这时,陈寅无意间看到躺在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丧尸,猛地一拍脑袋:“对了!它们身上肯定有钥匙啊!”丧尸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恶臭,陈寅还是强忍住恶心伸出手在丧尸身上摸索,经过和丧尸的“亲密接触”终于找到了钥匙。又用这个方法在另外一个丧尸的身上也找到了钥匙。摸到了钥匙,陈寅终于顺利打开了大门,进入了这位“尸兄”的家里。“装修的还蛮不错的嘛,感觉好温馨,如果没有尸潮的爆发……啧啧。”陈寅一边感叹一边开始翻找起所需的物资。搜索完两位“尸兄”的家里,陈寅家里又多了许多物资。做完这些事情,陈寅看看手表才10点左右,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楼下搜索一番。往日热闹的一栋楼,现在变得寂静无比,只有街上的丧尸低吼的声音还在楼梯间里盘旋。陈寅定了下心,开始下楼,往三楼走去。楼梯间倒没遇到什么丧尸,只是不时地会发现一滩凝固的鲜血,配上楼梯间的阴暗,分外恐怖。下到了三楼,陈寅向三楼的走廊伸出头侦查敌情。“一……二……恩,那边还有两个,一共四个。”“四个啊,这……”陈寅看着游荡的丧尸不禁有点害怕,想退回四楼。“反正有那么多物资,够我吃一段时间了。”陈寅小心翼翼走了几步,紧咬着牙关:“可是……如果我现在面对四个丧尸就害怕了,那……以后呢?现在尸潮可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政府的救援迟迟不到来,物资再多,也只够一段时间的消耗。今天我害怕了,退缩了,那……明天呢?以后呢?我还会有勇气面对丧尸吗?”“既然迟早要面对丧尸,那还是趁早面对吧!对……鼓起勇气……战斗吧!”陈寅不知道,现在绝大部分人都还忍饥挨饿不敢出来,怕被丧尸发现。别说遇到四个丧尸,就算一个,都有可能落荒而逃。面对自己的退缩,联想到这么多的,也只有陈寅这个中二宅男了……虽然决定了要和丧尸拼个你死我活,但陈寅并不是一个傻傻地叫着“冲啊!”去送死的中二宅男。陈寅很识相地意识到同时面对四个丧尸是不可能获得胜利的。这就需要发挥陈寅的“聪明才智”来与丧尸周旋。“不知道丧尸的听力如何?”陈寅说着捡起一个易拉罐,从楼梯间的门缝里盯着丧尸,轻轻地捏了下易拉罐。易拉罐被挤压发出的声音显得有点刺耳,离陈寅最近的丧尸突然停止了游荡,开始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声音的来源。陈寅在这一刻呼吸都慢了下来。“丧尸对声音很敏感。”陈寅又轻轻捏了下易拉罐。东张西望的丧尸终于确定了方向,向陈寅所在的位置望来。陈寅屏住了呼吸,看着丧尸不动。丧尸也盯着楼梯间的木门不动。躲在木门后的陈寅与丧尸直视,心跳都开始加快。丧尸满脸的鲜血,残破的肢体,死前挣扎的痕迹,破烂的衣服……对陈寅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虽然已经有昨天与丧尸战斗的经历,但每一次看到丧尸,陈寅仍不由自由地会被丧尸造成的强烈视觉冲击而导致脑袋的一瞬间空白。面前的丧尸,在尸变前只是个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少女,现在再没有往日的青春靓丽,剩下的只有空洞的眼神和不甘的灵魂,困在她残破的身体里咆哮……“该死的病毒!”陈寅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深呼吸了一口气,陈寅默念道:“我来帮你解脱吧……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这该死的末日吧!”陈寅盯着丧尸,再次捏了下易拉罐。丧尸无意识地开始向陈寅这边游荡而来。陈寅盯着越来越近的丧尸,握紧的西瓜刀,轻轻地放下易拉罐,准备丧尸撞门后给予它致命一击。丧尸越来越近,终于撞上了楼梯间的木门。丧尸早已失去的痛觉神经,又再次撞了下木门,其它丧尸被发出的声音吸引,“望”向这边发现是同类后又继续无意识地傻傻发呆。丧尸撞门而入,刚转过头便看到了一旁的陈寅,刚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吼,陈寅的西瓜刀便呼啸而来,狠狠地砍在它的头上。丧尸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结束了“生命”。陈寅看着软到下去的丧尸,呼了口气。用力把刀拔了出来。却不想倒下去的丧尸正好跌到在易拉罐上。陈寅呆呆地看着易拉罐被挤压,变形,然后发出刺耳的声音。“……”陈寅艰难地转过头,看见的,是循声而来的……另外三个丧尸。事到如今,一个一个引过来击杀丧尸已经不可能了。只有咬牙上了。中二的宅男完全没有逃跑的念头,该说他勇敢,还是傻乎乎的呢……陈寅紧了紧手中的木盾,看着咆哮的丧尸,对丧尸发动了冲锋。此时,旁边一户人家中有人正通过猫眼观察走廊发生的一切。“天啊……他还敢冲向丧尸,他疯了吗?!”陈寅的眼睛开始充血,脑袋开始发热,心跳开始加快。面对咆哮而来的第一个丧尸,陈寅用木盾一下顶住,然后用西瓜刀干净利落地砍下的它的头颅。然后开始冲向第二个丧尸。靠近了第二个丧尸,陈寅重复之前的套路,想用木盾顶住然后击杀,却没想到丧尸一下拍开了木盾。陈寅的手臂隐隐发痛,趁着陈寅被拍木盾,丧尸一下伸长头颅要咬陈寅拿刀的左手。陈寅用脚踢开这只丧尸,另外一只丧尸已经靠近了陈寅,咆哮着撕咬而来。陈寅后退一步,躲过这只丧尸的攻击,用西瓜刀狠狠砍下。“死啊!!”在陈寅的咆哮声中,这只丧尸也被结束了生命。只剩下一只丧尸了,陈寅喘着粗气看着又蹒跚而来的丧尸,连续对付了两只丧尸,大量的体能消耗已经让陈寅有点虚脱了。但是在生死关头面前,陈寅也不敢放松警惕,打起精神面对最后一只丧尸。这只丧尸似乎意识到它和陈寅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喉咙中发出的咆哮声更尖锐了,带着腥臭的体味,向陈寅扑去。陈寅往侧面一躲,躲开了丧尸的扑咬,丧尸正好露出了它脆弱的颈部,陈寅提起西瓜刀用力劈下。“咚。”听见头颅落地的声音,陈寅终于放松下来,用还在颤抖的手扶住墙壁,坐在地上恢复力气。这时,旁边的门“啪”地响了一下,陈寅一下被惊起。“还有丧尸?!”陈寅紧张地盯着缓缓开启的铁门。铁门露出的,不是满脸鲜血的丧尸,而是一个性感成熟的面庞。陈寅盯着露出的面庞,呼了口气:“原来是你啊,白姐。”被陈寅称呼为白姐的人捂嘴笑了下:“怎么,担心我是丧尸啊?”陈寅无奈地回答道:“这几天被丧尸吓得不行,现在有点风吹草动都以为是丧尸。”白姐翻了个白眼:“好了好了,快进来吧,外面不安全。”和陈寅交谈的正是陈寅相熟的白姐,陈寅称呼她为白姐,因为她比陈寅只大了几岁,又是个离异少妇,以前经常找陈寅帮点小忙,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比较熟悉了。白姐走在前面,陈寅跟在后面进入了白姐的家里。其实身为宅男的陈寅面对白姐这个离异少妇,免不了产生一些想法,但又不敢主动出击,所以也只能在心里做做白日梦。坐在沙发上,喝了杯热茶的陈寅总算身心放松下来,开始和幸存的白姐闲聊起来。“白姐你怎么躲过尸潮的?”“我啊……尸潮爆发的时候刚好在家,所以才躲过一劫。”“一个人在家,不害怕吗?”白姐又翻了个白眼:“天天晚上听着丧尸的吼声是挺害怕的,不过你怎么会去杀丧尸啊?我看着丧尸恶心的样子都害怕。”“为了生存吧……毕竟现在世界都乱套了,迟早要面对丧尸。”“……”白姐听了,久久不出声。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可让我这个弱女子怎么办啊。”陈寅也无言以对,只好安慰道:“政府不是正在想办法吗,会有办法的。”其实白姐和陈寅都知道,靠政府已经不太可能了,作为一个市级地区的中心,尸潮爆发已经几天了还没有看到任何救援,也许,政府也无力自救啊。久久无语。对于一向习惯了安稳的人类来说,这个话题实在太过于沉重。生存的压力,末日的侵袭,丧尸的追逐,像是沉甸甸的大山压在每一个幸存者的心上。谁会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在每个黑暗的夜里,都有无数幸存者被丧尸找出来,在睡梦中被丧尸撕咬,惊恐、绝望地死去。陈寅强撑起笑脸,安慰了一番白姐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做饭,吃饭。凝视着窗户下的街道,看着游荡的丧尸,陈寅陷入了沉思。“我……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醒来,简单吃了下早餐,陈寅清点了一下物资:大米两袋,方便面21包,腊肉若干,还有一些是高热量的零食,如巧克力,糖之类。只要省着点吃,这些物资还是足够陈寅渡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但现在谁也说不清政府什么时候会来救援,也许……根本不会有救援。所以陈寅还是决定尽可能地多储藏物资,以备不时之需。拿上西瓜刀和木盾,又在腿上和手臂上绑上厚实的书籍,做到“全副武装”后陈寅开始搜索另外两家。小心翼翼地打开铁门,陈寅先是去看了下楼梯间,由于陈寅就住在四楼,所以还是比较担心会有丧尸顺着楼梯上来。所幸丧尸还是在街上游荡,陈寅仔细在楼梯间查看了几次也没有发现有丧尸的活动痕迹。不过四楼以下的走廊之间还不确定有没有丧尸,陈寅决定等到下午再去搜索一下。来到了邻居紧闭的大门前,陈寅不禁嘟囔道:“这让我怎么开门啊,我又不会开锁……”“要不然,试试用蛮力破开?恩……不行,动静太大。”陈寅对着紧闭的大门愁眉苦脸地看着,明明物资就在里面,却打不开大门,真是郁闷。这时,陈寅无意间看到躺在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丧尸,猛地一拍脑袋:“对了!它们身上肯定有钥匙啊!”丧尸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恶臭,陈寅还是强忍住恶心伸出手在丧尸身上摸索,经过和丧尸的“亲密接触”终于找到了钥匙。又用这个方法在另外一个丧尸的身上也找到了钥匙。摸到了钥匙,陈寅终于顺利打开了大门,进入了这位“尸兄”的家里。“装修的还蛮不错的嘛,感觉好温馨,如果没有尸潮的爆发……啧啧。”陈寅一边感叹一边开始翻找起所需的物资。搜索完两位“尸兄”的家里,陈寅家里又多了许多物资。做完这些事情,陈寅看看手表才10点左右,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楼下搜索一番。往日热闹的一栋楼,现在变得寂静无比,只有街上的丧尸低吼的声音还在楼梯间里盘旋。陈寅定了下心,开始下楼,往三楼走去。楼梯间倒没遇到什么丧尸,只是不时地会发现一滩凝固的鲜血,配上楼梯间的阴暗,分外恐怖。下到了三楼,陈寅向三楼的走廊伸出头侦查敌情。“一……二……恩,那边还有两个,一共四个。”“四个啊,这……”陈寅看着游荡的丧尸不禁有点害怕,想退回四楼。“反正有那么多物资,够我吃一段时间了。”陈寅小心翼翼走了几步,紧咬着牙关:“可是……如果我现在面对四个丧尸就害怕了,那……以后呢?现在尸潮可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政府的救援迟迟不到来,物资再多,也只够一段时间的消耗。今天我害怕了,退缩了,那……明天呢?以后呢?我还会有勇气面对丧尸吗?”“既然迟早要面对丧尸,那还是趁早面对吧!对……鼓起勇气……战斗吧!”陈寅不知道,现在绝大部分人都还忍饥挨饿不敢出来,怕被丧尸发现。别说遇到四个丧尸,就算一个,都有可能落荒而逃。面对自己的退缩,联想到这么多的,也只有陈寅这个中二宅男了……虽然决定了要和丧尸拼个你死我活,但陈寅并不是一个傻傻地叫着“冲啊!”去送死的中二宅男。陈寅很识相地意识到同时面对四个丧尸是不可能获得胜利的。这就需要发挥陈寅的“聪明才智”来与丧尸周旋。“不知道丧尸的听力如何?”陈寅说着捡起一个易拉罐,从楼梯间的门缝里盯着丧尸,轻轻地捏了下易拉罐。易拉罐被挤压发出的声音显得有点刺耳,离陈寅最近的丧尸突然停止了游荡,开始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声音的来源。陈寅在这一刻呼吸都慢了下来。“丧尸对声音很敏感。”陈寅又轻轻捏了下易拉罐。东张西望的丧尸终于确定了方向,向陈寅所在的位置望来。陈寅屏住了呼吸,看着丧尸不动。丧尸也盯着楼梯间的木门不动。躲在木门后的陈寅与丧尸直视,心跳都开始加快。丧尸满脸的鲜血,残破的肢体,死前挣扎的痕迹,破烂的衣服……对陈寅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虽然已经有昨天与丧尸战斗的经历,但每一次看到丧尸,陈寅仍不由自由地会被丧尸造成的强烈视觉冲击而导致脑袋的一瞬间空白。面前的丧尸,在尸变前只是个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少女,现在再没有往日的青春靓丽,剩下的只有空洞的眼神和不甘的灵魂,困在她残破的身体里咆哮……“该死的病毒!”陈寅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深呼吸了一口气,陈寅默念道:“我来帮你解脱吧……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这该死的末日吧!”陈寅盯着丧尸,再次捏了下易拉罐。丧尸无意识地开始向陈寅这边游荡而来。陈寅盯着越来越近的丧尸,握紧的西瓜刀,轻轻地放下易拉罐,准备丧尸撞门后给予它致命一击。丧尸越来越近,终于撞上了楼梯间的木门。丧尸早已失去的痛觉神经,又再次撞了下木门,其它丧尸被发出的声音吸引,“望”向这边发现是同类后又继续无意识地傻傻发呆。丧尸撞门而入,刚转过头便看到了一旁的陈寅,刚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吼,陈寅的西瓜刀便呼啸而来,狠狠地砍在它的头上。丧尸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结束了“生命”。陈寅看着软到下去的丧尸,呼了口气。用力把刀拔了出来。却不想倒下去的丧尸正好跌到在易拉罐上。陈寅呆呆地看着易拉罐被挤压,变形,然后发出刺耳的声音。“……”陈寅艰难地转过头,看见的,是循声而来的……另外三个丧尸。事到如今,一个一个引过来击杀丧尸已经不可能了。只有咬牙上了。中二的宅男完全没有逃跑的念头,该说他勇敢,还是傻乎乎的呢……陈寅紧了紧手中的木盾,看着咆哮的丧尸,对丧尸发动了冲锋。此时,旁边一户人家中有人正通过猫眼观察走廊发生的一切。“天啊……他还敢冲向丧尸,他疯了吗?!”陈寅的眼睛开始充血,脑袋开始发热,心跳开始加快。面对咆哮而来的第一个丧尸,陈寅用木盾一下顶住,然后用西瓜刀干净利落地砍下的它的头颅。然后开始冲向第二个丧尸。靠近了第二个丧尸,陈寅重复之前的套路,想用木盾顶住然后击杀,却没想到丧尸一下拍开了木盾。陈寅的手臂隐隐发痛,趁着陈寅被拍木盾,丧尸一下伸长头颅要咬陈寅拿刀的左手。陈寅用脚踢开这只丧尸,另外一只丧尸已经靠近了陈寅,咆哮着撕咬而来。陈寅后退一步,躲过这只丧尸的攻击,用西瓜刀狠狠砍下。“死啊!!”在陈寅的咆哮声中,这只丧尸也被结束了生命。只剩下一只丧尸了,陈寅喘着粗气看着又蹒跚而来的丧尸,连续对付了两只丧尸,大量的体能消耗已经让陈寅有点虚脱了。但是在生死关头面前,陈寅也不敢放松警惕,打起精神面对最后一只丧尸。这只丧尸似乎意识到它和陈寅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喉咙中发出的咆哮声更尖锐了,带着腥臭的体味,向陈寅扑去。陈寅往侧面一躲,躲开了丧尸的扑咬,丧尸正好露出了它脆弱的颈部,陈寅提起西瓜刀用力劈下。“咚。”听见头颅落地的声音,陈寅终于放松下来,用还在颤抖的手扶住墙壁,坐在地上恢复力气。这时,旁边的门“啪”地响了一下,陈寅一下被惊起。“还有丧尸?!”陈寅紧张地盯着缓缓开启的铁门。铁门露出的,不是满脸鲜血的丧尸,而是一个性感成熟的面庞。陈寅盯着露出的面庞,呼了口气:“原来是你啊,白姐。”被陈寅称呼为白姐的人捂嘴笑了下:“怎么,担心我是丧尸啊?”陈寅无奈地回答道:“这几天被丧尸吓得不行,现在有点风吹草动都以为是丧尸。”白姐翻了个白眼:“好了好了,快进来吧,外面不安全。”和陈寅交谈的正是陈寅相熟的白姐,陈寅称呼她为白姐,因为她比陈寅只大了几岁,又是个离异少妇,以前经常找陈寅帮点小忙,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比较熟悉了。白姐走在前面,陈寅跟在后面进入了白姐的家里。其实身为宅男的陈寅面对白姐这个离异少妇,免不了产生一些想法,但又不敢主动出击,所以也只能在心里做做白日梦。坐在沙发上,喝了杯热茶的陈寅总算身心放松下来,开始和幸存的白姐闲聊起来。“白姐你怎么躲过尸潮的?”“我啊……尸潮爆发的时候刚好在家,所以才躲过一劫。”“一个人在家,不害怕吗?”白姐又翻了个白眼:“天天晚上听着丧尸的吼声是挺害怕的,不过你怎么会去杀丧尸啊?我看着丧尸恶心的样子都害怕。”“为了生存吧……毕竟现在世界都乱套了,迟早要面对丧尸。”“……”白姐听了,久久不出声。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可让我这个弱女子怎么办啊。”陈寅也无言以对,只好安慰道:“政府不是正在想办法吗,会有办法的。”其实白姐和陈寅都知道,靠政府已经不太可能了,作为一个市级地区的中心,尸潮爆发已经几天了还没有看到任何救援,也许,政府也无力自救啊。久久无语。对于一向习惯了安稳的人类来说,这个话题实在太过于沉重。生存的压力,末日的侵袭,丧尸的追逐,像是沉甸甸的大山压在每一个幸存者的心上。谁会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在每个黑暗的夜里,都有无数幸存者被丧尸找出来,在睡梦中被丧尸撕咬,惊恐、绝望地死去。陈寅强撑起笑脸,安慰了一番白姐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做饭,吃饭。凝视着窗户下的街道,看着游荡的丧尸,陈寅陷入了沉思。“我……该怎么办呢?”

  “嘭……嘭……嘭……”铁门被不停地敲打着。瑟瑟发抖的宅男陈寅惊恐地望向铁门。敲门的不再是有过几面之缘的邻居,而是垂涎新鲜血肉的丧尸。对于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宅男,这几天简直就是陈寅人生中最大的噩梦。熟悉的人类世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到处肆掠的丧尸。街上到处都是游荡的丧尸,就连幸存的邻居在不久前也被丧尸发现,啃掉了半边身体,变成丧尸孜孜不倦地敲打着陈寅的铁门。还好身为宅男的陈寅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成功渡过的尸潮爆发的初期,幸存下来。听着铁门发出的嘭嘭声,陈寅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这都什么破事,不是好好的埃博拉病毒吗?怎么会变成丧尸病毒,还大面积爆发了!”陈寅双手抱住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调到静音模式的电视上还在不停地播报新闻:“请广大居民待在家中,不要随意外出,政府正在组织救援,请大家耐心等待……”“唉,全市人口有几百万,军队才多少?怎么可能会等到救援,而且,家里的粮食也不多了……看来,还是要靠自己啊。”经历了最初的尸潮爆发,在邻居孜孜不倦的“特训”下,陈寅现在对丧尸已经有一定的抵抗力,不再是初见丧尸时的惊慌失措了。经过最近的观察,陈寅发现在他所居住的这一层楼里丧尸并不多。除了在门外的邻居,过道上只有两个丧尸在游荡,而且还比较分散,只要除掉了这几只丧尸,食物,水,都能从其他居民家里得到补充,还有其他生存所需的物资陈寅也同样需要。所以除掉这几只丧尸,陈寅势在必行。在尸潮爆发初期,不少人都是选择向外逃亡而不是待在比较安全的家中,街上的连环车祸,道路的拥挤不堪等等导致人群的幸存率大幅度下降。现在丧尸主要集中在街道上,反而住宅区内的丧尸比较少。既然做出了决定,陈寅就开始为这次的行动做准备。武器必不可少,陈寅找来了夏天切西瓜用的西瓜刀。西瓜刀大概有35公分左右,陈寅挥舞了几下,对西瓜刀还是比较满意的,上手也方便。对于防具,陈寅本来准备穿上冬天的棉衣用来抵挡丧尸的撕咬,但如此一来灵活性便会大大下降。不利于应对突发状况。考虑再三,陈寅还是决定在手臂和腿的位置绑几本厚实的书用来抵挡丧尸的撕咬。又找来一个把手,把它固定在一块木板上,算是做了一个简易的盾牌。做完这一切,陈寅看下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明天行动吧。”陈寅自言自语道。虽然尸潮爆发已经几天了,但水电都还没有停。陈寅也不敢开太亮的灯,在不清楚丧尸的习性下还是小心为妙。在台灯的照亮下,陈寅用风卷残云的速度吃完了不算丰盛的晚餐。透过窗户,看着街上游荡的丧尸,想起这几天的剧变,陈寅不禁喃喃道:“爸,妈,你们还好吗……”早早睡下,一夜无语。“啊……”陈寅用力伸了个懒腰。“该起床咯,今天去解决外面的那几个尸兄,这几天被他们吵死了,嘿嘿,物资,陈大爷来了!”解决完最后一包方便面,按照记忆中体育老师教的热身动作开始热身。把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后,陈寅拿起西瓜刀和自制的简易木盾,在手上绑好书本,开始准备出发。透过猫眼,陈寅看到门外的丧尸邻居还不肯离去,在敲打着铁门。门外的这位邻居右手的手臂已经被啃掉了,大腿也残缺不堪,只剩下比较完好的左腿还在支撑他身体的重量。陈寅强迫自己盯着血肉外露的丧尸邻居看了十几分钟,在适应了丧尸恶心的外表后,便握紧西瓜刀,准备出击。陈寅拉着铁门的门把手,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拉开铁门。尽管提前有心理准备,但直面丧尸还是对陈寅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再加上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和丧尸散发的臭味,陈寅脸色变了又变,终于忍不住退后几步大吐起来,刚吃不久的方便面还未消化便又呕吐出来。但门外的丧尸可不会给陈寅呕吐的时间,丧尸喉咙里发出兴奋的嘶吼,拖着残缺不堪的大腿一步一步迈向陈寅。“呃……”陈寅又被扑鼻而来的臭味恶心的吐了几下,但丧尸已经过来了,楼道里游荡的另外两个丧尸也朝着陈寅而来,发出兴奋的嘶吼。此时关门已经来不及了,不是陈寅死,就是丧尸亡。面对生死关头,陈寅用力咬了舌尖一下保持冷静,看着一步步走来的丧尸,握紧西瓜刀和木盾,陈寅在生死压力之下,一改之前面对丧尸的恐惧,眼睛也因充血而变得血红,陈寅感觉全身都在发热,心脏在加速,脑海中有个声音在朝他大喊:“杀!杀!杀!”“啊!”陈寅大喊着用西瓜刀劈向丧尸的头颅,因为准头不准,这一刀只劈到了丧尸的肩膀。“吼!!”丧尸近距离朝着陈寅用力嘶吼,完好的左手也向陈寅抓去。陈寅用木盾挡住丧尸的袭击,想抽出刀来继续劈砍丧尸,而西瓜刀由于陈寅用力过猛的原因砍进去很深,陈寅猛抽了好几下竟然没抽出来。丧尸的袭击落空,伸直了脑袋向陈寅咬来。“要是被他咬到就完蛋了!现在刀也抽不出来,怎么办,难道要死在这了吗?”在短短的一瞬间里陈寅的脑海里闪现过许多念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丧尸脑袋,陈寅急中生智抬起脚来猛踹了丧尸一脚,把丧尸踹倒在地上。然后用脚踩住丧尸,又开始抽西瓜刀。“快出来啊!再不抽出来死定了啊!”看着越来越近的另外两个丧尸,陈寅在潜力爆发下终于把西瓜刀抽了出来。期间被陈寅踩住的丧尸一直在用手挠陈寅,还好陈寅脚上也绑了厚实的书本,才免于被抓到感染。抽出西瓜刀,陈寅对准丧尸的脑袋,大吼着又用力砍下去,这一刀正中脑袋,丧尸摇晃了几下终于不动了。“呼……呼……终于死了。”短短的十几秒,陈寅已经在鬼门关走了几次了。一个不小心,陈寅也会变成丧尸。想到变成丧尸后的模样,陈寅狠狠地摇了几下头:“我要……一定要活下去!”另外两个丧尸已经离陈寅很近了,丧尸身上独有的臭味把陈寅拉回了现实。看着眼前的丧尸,陈寅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有了之前对付丧尸的经验,陈寅知道对付丧尸要一击致命,不然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丧尸的要害应该是头颅,之前的丧尸被砍中头颅之后便失去了动静,而砍中肩膀对丧尸来说影响都不大。说明丧尸已经失去了痛觉神经了。陈寅看着眼前的丧尸,先是一个箭步向前,用木盾顶住了丧尸,趁着丧尸被木盾冲击时的一瞬间失重,陈寅用刀劈向丧尸的脑袋,这次准头不错,一击致命,丧尸被砍中头颅后真正死亡,身体也软倒下去。陈寅用力抽出西瓜刀,走向最后一个丧尸。这个丧尸也和他之前的同伴一样,兴奋着冲上来,陈寅一脚踹中丧尸的胸膛,把丧尸踹倒在地,然后继续之前的套路,木盾顶住,然后用刀劈砍。劈砍了几刀才解决这个丧尸。杀掉这三个丧尸,陈寅感觉全身的力量如潮水般褪去,一下瘫坐在地上。“总算过了第一关了,呼,还真是困难啊,全身都在酸痛。”陈寅想到邻居家中的物资,又咬牙站起来,由于另外两家的大门都紧闭的,只有一家的大门是开的。陈寅此时状态不佳,另外两家内有无丧尸尚不清楚,只有等到明天再去搜索了。“还是先去搜索一下开门的那家吧。”进入这户人家中,总算没有发现丧尸,陈寅拖着疲惫的身体,把这户人家中的大米,蔬菜等一些还算保存完好的物资搬回家里。搜索了几圈,确认没有遗漏的物资后准备回家的陈寅,看着墙上挂着的全家福,不禁又感慨万千:“这该死的末日!”回家草草地吃了饭,陈寅开始反思今天战斗的不足之处:对于丧尸的外貌和臭味免疫力过低,导致差点被丧尸当了午餐。还有对自身力量掌控度不高……面对以后的求生之行,一直懒于锻炼的陈寅也不得不开始魔鬼式的锻炼。尽管苦不堪言,但想到丧尸陈寅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一天疲惫过后,陈寅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似乎又看到了以前天天对着电脑发呆的自己。这是……宅男的末世之旅!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