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天机骨
天机骨

天机骨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0-09-06 23:58:09

作者:东方骄傲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极友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所以亲人的失踪,我义无反顾,闯入了人类历史中不曾即将揭晓的重重阴霾。所以梦的指引,我找到了天机骨,再打开了直通人性地狱的潘多拉魔盒。从此,命运之轮就旋转。平顶山中的罪恶牢笼,太行山下的无尽悬空,龙三角上方的非常大阴影。这些光怪陆离的未知背后,到底隐我长叹一声,继续前行,来到一个书架前。身旁的松井娴熟的从中抽出一本书,书架缓缓向右移开,露出一扇青黑色的铁门。他在上面的密码锁上拧了几圈,铁门应声而开,一条廊道展现在我们面前。这廊道及其深邃,两侧并立延展的廊灯撒发着昏黄的光芒,把整条廊道印的惨然无比。再加上从里面传出的若有若无的惨叫凄嚎,仿佛前方就是修罗地狱。。


  长鞭一出,我顿觉眼前一亮。那是一根九节鞭,通体泛着银光,上面纹有一条长龙,飘逸威严,缠绕着整个鞭身,龙眼处更是有两颗红色宝石,绽放着夺目的光彩。我的眼睛都直了,虽然不怎么了解古董宝物,可这九节鞭一看就不是凡品!

  “拜托了,松井君!”我转过头,冲着松井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厌恶的皱了皱眉:“我说怎么老是闻到一股猴骚位呢,你就不怕它漏电,断了你的猴子猴孙?算了,不扯了。咱们是怎么来到这儿的?难道是他......?”我的脑中浮现起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猴大嘴撇撇嘴:“我咋知道?总之,先瞅瞅这旮究竟是哪儿吧。”

  “行了,娃子,多少钱?”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扭头去看,原来身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一身的高档休闲装,很是儒雅,正扶着金丝边眼镜问着。

  是夜,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家里因为暴雨的原因断了电,一片漆黑。

  猴大嘴听出了我的言下之意,挠挠头说道:“不是就算了,咱不去招惹它,风紧扯呼!”言罢我俩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其实我们心中都跟明镜似得,刚才那东西神出鬼没,快的令人胆寒。而且它的个头不小,如果真要对我们不利,就凭我们两人一灯,赤手空拳,怕不是它的对手,搞不好就得撂在这儿。

  “怪物呢?”我问道。

  老者无所谓的瞟了我一眼,又冲小男孩说道:“娃子,给你七千,打包!”

  “咱们的手电被拿走啦,要不是侯爷我机灵,在裤子的暗兜里又藏了一盏,现在肯定是摸黑抓瞎了。”猴大嘴得意的拍了拍手中的微型矿灯。

  “你要扇死爷啊!”我一屁股坐了起来。

  此时在怪物眼中,我俨然就是煮熟的鸭子,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只见它全身一紧,硬生生的把那九节鞭挣成了几段!

  老头的话文绉绉的,语气却极其霸道,满是羞辱之意。再加上那阴阳怪气的嘲弄语气和打法要饭似的口吻,我听罢已是满脸通红,火冒三丈!这老头穿的人模狗样,怎么说起话来这般难听?要不是敬他是老人,我早就一拳招呼过去了!

  只见那男孩不慌不忙的从柜台下抱起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用与声音极其不符的老练语气说道:“大哥哥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敢情孩子就不能当老板了?赤裸裸的年龄歧视嘛!古有哪吒擒白龙,今有甜馨段子手。康熙十岁除鳌拜,项羽八岁敢翻天!都说我们是祖国的花朵,什么花朵?当然是地涌金莲花!开的早,凋的晚,人生路途满芬芳!我赵七娃四岁离家,打拼至今也只有这么一间铺面,说来也是惭愧啊!但铺面虽小,五脏俱全,传真机自然是有,只是年深久远,还劳烦您给张张眼?”

  哪知猴大嘴气得跺起了脚:“哎呦,大哥,这旮可是关东均的细菌研究所,眼前的怪物指不定是哪儿来的!万一它还有活人意识,听得懂咱们的话可咋整?再说了,‘只能用一次!’这么明显的暗示你都没整明白?”

  “好好瞅瞅,那轮廓,还用说吗。”猴大嘴快速的转着眼珠,语气也凝重起来。

  只见那柜台里满满当当的堆满了电子商品,但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电子产品,都是一些诸如肩扛式报话机,手摇式电话等等的老古董。去过赛博的人都知道,那里一向唯新是重,以快为美,恨不能把概念产品都拿出来卖。可这一家店不只位置古怪,而且连所售的东西也不合常理。

  半天也没瞅出个子丑寅卯,我就失去了耐心,看了看表,已经一点多了,就习惯性的将几页传真反扣在桌上,准备睡觉。然而就在反扣的一瞬间,我看到传真的背面写了一行字,极为熟悉!于是我又赶忙用手机照探着看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汉字:救我,熬真。

  本来我对这所谓的古董没什么兴趣,只是因为小男孩的舌灿生花,才多呆了一会。要是别人想要,自然不会争抢。但眼前这老头眼神轻蔑,态度傲慢,一副有钱就是金王八的姿态,令我十分不爽:有俩遭钱就是大爷了?有俩遭钱就可以狗眼看人低了?

  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卡里就剩一万零几块了,已是我的全部家当,全用来买了这东西,“公司”可怎么运营啊。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加上周遭已经围上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要知道钱丢了可以再赚,脸丢了可就找不回来啦!此时的我已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