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如娇似妻 后宫 爱恋 少妇 公公 老子是华烨 私房
绝世妖孽 寡妇 三生三世续前缘 我当 我当中医 总裁的秘爱甜心 静静的脚步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宅回明末
宅回明末

宅回明末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07-31 02:58:37

作者:骑浣熊看日落

最新章节: 第九章 同床

编辑:无限诗情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他,本是学略有成的美男子,可生活职场遭遭不顺利,久宅窝成胖男,欲自杀身亡未成有意再次穿越到明末清初。竟这样掉入女子屋内,三番两次闹出搞笑有趣欢笑声之事。非常清楚已再次穿越的他已不甘心再平凡普通一直这样!他!要当名副其实的采花贼,偷心者!更要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有王侯,章王!张章伸入牢栏间眺望牢头归去方向,心中些许期待。过了一会,牢头手中多出一碗放置很多杂菜的饭。这张章自穿越到现在,蹦跶了一整天,没吃到东西反到被毒打一顿,唇干口燥,人有点虚脱。看到这一碗菜饭,不自觉地咽了咽下喉咙,问道:“真的是给我吗?”,接到碗后,立即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吐槽饭菜冷过头的,有点馊,甚至有点异物,可他还是很快消灭了这碗能给他一身能量的饭。张章似乎还不满足,双目炯炯地再望向牢头,牢头看着他无奈笑道:“你小子居然敢向我牢头讨第二碗饭”说完手指并拢敲了张章的头,“沈家小姐刚才过来说你的情况,你关几天就会出来了。”张章看着潮湿阴暗的牢房,一股怨念又飞出来了,哀怨不已,还有几天,还有几天....。


  扛着米粮的张章,见得黑衣人没注意到他,他便悄悄地轻放肩上的米粮,轻手轻脚地压低着身子打算跳江离去。骤然传来一声,“老三,那里还有个死胖子!搜搜身上有没有银两值钱的,然后杀了扔江里!”,蹑手蹑脚的张章听到这句话,啪啪啪地猛踩船板奔跑起来。“抓住他!”,众多黑衣人呈包围姿势围住张章,张章被包夹得不得已停下冲劲。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这么多人,一人一拳,那岂不是死路一条!

  啊!~啊!~啊!,一个膝盖撞于黑衣人命根子,一阵阵凄惨人寰的shenyin声在这船内回荡着。黑衣人首领见势不妙,撇下手下,拿起不多的银两跳江而去,张章望着游远的黑衣人首领,有点惋惜,可惜!可惜!不然又是黄金一踢!沈静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张章如表演式地击倒一袭黑衣的刺客,不禁偷笑着,似乎开始对张章有所改观了,这采花贼长的胖了少许,武功倒是高强!

  在黑衣人来势汹汹的包围下,他陡然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手边往裤裆里掏,边想到!嘿嘿!让看看我的闪光灯闪瞎你们的狗眼!掏,掏!我的手机呢!裤裆居然破了!我的天!阴笑的脸上顿时变苦涩,张章心中有点慌张,可他尽管心里慌张,但是在外他依然很镇静冷静的样子。黑衣人刹那间都跟着张章的动作停下来,似乎等待他张章的接下来的动作。

  日落西山,橙红霞光染红了一片天。这依然是在渡口搬米粮的傍晚,张章昨夜睡在渡口边,喂了一夜的蚊子,现在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如往常一样拎起米粮往船中送去。突如其来的女子尖叫声惊起了寂静的一片,齐齐望向这个声源处,突然间从船间走出几个黑衣人,手里握横刀,一脸凶神恶相,一刀横批在船沿上,恶语道“此船我劫了!老二,把船绳解了."被乎为老二的黑衣人手脚利索,不惧船下眼色,解开栓在岸边的船绳,对着岸边的人狠se喊道:“都不许过来!”,岸上有些身着家丁服的人慌慌张张,急急忙忙喊着“小毛贼,快快放了我家小姐!”,但只能望着黑衣人,和他们眼神对峙。船愈驶愈远,张章空望着发生的一切,我靠!原来我也被打劫了!

  ding!竖刀竟是劈在张章的胯前,吓得张章不经打了个机灵,列祖列宗保护啊!差点就绝孙来了!“哼!汉钟离跌步抱酲兜心顶”,有些恼怒的张章挺直了圆涨肚子,起身顶开了过分用力而深陷船板的黑衣人们,这二人被张章弹劲十足的肚子顶飞了好一段距离,随即抓住摔落地的二人头颅来回互相猛撞,撞得二人直至晕去。轻轻拍了拍手,发出肆意的笑声直面向老三。“打不过你们一群人,一个一个来,我张章还是能手到擒来的!”,老三不由分说,随即扔来手机试图来个措手不及的突击,怎知这张章眼疾手快,迅疾的右手挡脸,顺势倾泻而下的便是张章的手机。“嘿嘿!手机这么高贵的东西,当然是给合适的人用的!”,庆幸拿回的他不由地自信心膨胀了,对着老三阴笑道:“看!”,瞬亮的闪光灯一闪,刺眼的光芒似乎惊吓到他,急忙单臂挡脸,张章趁回身一脚狠狠地踹飞老三,只见他双膝下地,捂住肚子,一道凄惨shenyin声从他喉中传来。嘿嘿!张章边淫笑着对着有些慌乱的黑衣人们,边缓缓走近欲跳进江中的黑衣人们。夜色将黑,黑衣人首领看不清此人手中拿的是什么,以为他武艺高强,众人不是对手。拎刀回首,对着手下喊道:“拿着值钱的和银两,撤!”,“还想走!,抓住一个黑衣人,趁他回头挣扎的一瞬间,按下了闪光灯,“我的眼睛!”,张章又是顺势一踢。

  府衙和沈府的人都赶到渡口边,都在焦急不安地等待着。某家丁眺望着远方渺小的船渐渐变清晰,“是大小姐!大小姐没事!”,听到这个消息,紧绷着的心终于松下来了。

  街道那是那样顺流不息,比肩接踵,空望着人来人往,张章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开始接受了这个事实,坚定下来,我要先融入这个时代!

  呼....果然!这牢房外的空气果然清新啊!张章伸伸懒腰,牢头过来右手轻轻揽住他,说道:“小子,这几天和你相处,感觉你性情温和,不像是那大凶大恶之徒,出了牢门,便好好做人,若是再犯,可要记得我,清湖镇第一名捕柳峰。”话音刚下,张章的手中多了一件留意已久的手机,张章惊喜地望著柳峰,柳峰笑着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倘若再犯,那便归我了,走吧!”,张章有点愣愣瞌瞌了,“哈哈哈,我就送你到这,走吧!”,柳峰一阵爽朗的笑声送走张章,“谢谢。。”

  张章安逸坐在船尾享受海风的吹拂,仿佛不曾遭遇过劫难一般,眯着眼睛瞭望向远处的人群,问道:“喂!大小姐,我救了你,你要如何报答我!",沈静雅望着他肥胖的背影,不由得笑了一笑,想起沐浴那一幕,她的笑容似乎又参杂几分无奈,难道真与这采花贼有缘?!“我爹自会奖赏于你!”,“大小姐,要不你以身相许吧,做我的小妾吧!嘿嘿."单身几万年的张章脱险后不禁想调戏下这沈家大小姐,“采花贼果然是采花贼,轻浮之色还是不变!”,沈静雅不由地哼了一声。“大小姐,你没受伤吧!”,不知不觉船便靠岸了,沈静雅又恢复高冷的气质一般,姗姗走下船。偷瞄沈静雅的张章突然站起来,一副放荡不羁的样直面大海,“大小姐,那是?”,“他就是此番遭遇的恩人,请他回府!”,家丁看着他熟悉的背影,“大侠,这边请!”,“大侠?”,张章很是享受这种叫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大侠?!”家丁看这位胖恩人半天没动静,不禁再喊了一句!张章潇洒地转动了他臃肿的身子,“采花贼!不,菜花大侠,请跟我们回府吧!”,家丁皱着眉头很诧异,但是依然尊称着,张章忍俊不禁地跟着家丁们高视阔步回沈府,边幻想着这个曾经鞭笞过他的沈府如何如何恩赐他的美事。

  可接下来的张章望着黑衣人,突兀地发起傻笑来,黑衣人愣了一会,也跟着哼笑起来,“好小子!敢耍我们,杀了他!”。出乎意料地的是张章这个胖子,果断地选择猛撞扑进船帘里,“pai~”手持长刀要挟女子的黑衣人居然就这样给张章这个肥胖的身子砸倒了,女子很显然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柳眉微皱,弯身细看来救自己的侠客伤亡如何,这么胖的背影!或许脸长得很帅的大侠呢!沈静雅还是稍许期待地轻轻拍了还处于痛楚而浑然不知的张章,“是你!”,沈静雅大惊失色道:“竟会给你个菜花贼给救了。。。。”,张章一脸疼痛相,看着沈大小姐苦笑道:“大小姐,外面还有一批黑衣人,你能有点危机感不!”,说着说着黑衣人们便闯进来了,手持长刀狠喊“杀”着飞砍过来,打算一刀就带走这个戏弄他们的肥猪。张章却丝毫不示弱,霎时间摆出白鹤亮翅之势。”亮爪!“一脚踢中黑衣人的手腕,手中的横刀随手腕被踢飞,“亮翅”,左手作尖锐之状戳了黑衣人眼睛,“黑虎掏心!”,右手抓向黑衣人胸口紧拽衣服,拧着向船帘口扔飞而去。名为老三的黑衣人向身旁二人摆了摆眼色,示意杀了张章,手中玩弄的竟是张章寻之已久的手机。这二人一前一后,横刀斜劈,完全不给张章分毫退路。张章回不了首,利用脚尖力气连忙往身后退去。

  一朝中举,光宗耀祖,不要和他们一般做这苦力活,张章低头笑着不语。

  张章穿着粗布制的囚服,躺在干草铺成的床上,望天花板翘起脚思索着。陡然翻身起来,突想起,我的手机呢!麻利地摸搜遍自己囚服,唉!一脸失落颓废相坐在床沿,连随身携带的手机也不见。“我是无辜的!”,张章低头嘀暔着,这什么鬼地方啊!快放我出去!看到一个牢头过去,张章一鼓作气,飞扑到牢杆前抓住牢头的裤脚哭喊着:“大哥!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干啊!”,这牢头饶有有趣地看着他,道:“你这小子倒有趣,抓来的时候不喊冤,到了牢房你才喊冤,太晚了吧!”,张章无辜汪汪地看着他问道,“大哥,那,那你能把手机还给我吗?",牢头很是奇怪张章的某些说词,左手从胸中掏出手机,丢起又接于掌心,笑道,“你说的可是这个,倒是蛮精致的!”,“对对对!给我吧,大哥!那个是我的!“,张章急促点头作答,手中抓取的动作却不曾停下,牢头似乎心存挑逗之意,拿起手机在张章面前晃来当去,笑道:“你这小子有点滑头啊,第一天到了牢房,还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哈哈哈,到了牢房,我就是老大!这东西归我了!“,张章一脸痛心相,就静静爬回自己的床上..牢头轻笑道:”既然拿了你的东西,肯定给你点好处!”张章惊喜道:“什么好处啊!”,牢头向着漆黑的远处走去。

  张章身无分文,心想自己原本也是文不成武不就,唉!感叹自己为何当初不愿多读书,明朝可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鼎盛时期,不然自己也许成为一代状元!哈哈哈。。哈。我还是先寻一份苦力工吧!张章想着想着又开始惆怅起了,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渡口。看着渡口搬运米粮来往频繁的工人们,他又惊喜又忧愁,放眼望去似乎看到个类似包工头的管理者。心中纠结一会,这步都不踏出,如何一展宏图!这份工作必须要有着落!

  初来驾到明朝,被当成采花贼的张章自然是冤屈多多的,可穿越的事着实让张章在枯燥监牢心态变得颇多,时而突显莫名的亢奋。心想现代如此狡诈不堪,尔虑我诈,来到讲君子之礼,重文轻武的明朝倒也是机遇,现代物在明朝可未被开发呢,等待着的是几百年的我发明!哈哈!想想便喜上眉梢张章直躺草床上,越看潮湿阴暗的牢房几次,脸上笑意越浓了一分!这世界,将有属于我张章的一份!

  张章悄无声息地走到“包工头”面前直言,“我想干这活!",这坐着椅上的包工头歪着头仰视张章,脸上的笑意似乎在表述张章说的话仿佛是在挑逗他一般。“你这个细皮嫩肉的胖子,这可是重几十斤的米粮,你领的起?”,张章笑着抖动身上的肥肉,“有何不可!”,说着就拎起重几十斤的米粮往肩抗,张章一脸霸气相直望包工头,他那眼神似乎在挑衅者包工头,“怎么样,我可......哎哟哟”,张章双腿间的肥肉不断颤抖着,扛着米粮的高度又压低了,张章的肩上多出了一个米粮,可他还在坚持。“我们这可是至少要搬得动两个米粮.",刚说完,聚集的工人都有点不忍了,他们或多或少知道搬粮的分量都是可以自己选择的,但是这包工头非要捉弄这小胖子,便嘘声四起。。说起张章,也是练过好几年的武功,可活在现代的失望让自己沉沦在自己的房内,成了宅男,已许久没动手,一直闲置如此之胖!想来张章也是一名美男子,可胖不容美。。。话说回渡口,环绕的嘘声似乎颇为影响到了包工头的权威,被嘘声弄得有些尴尬的包工头望着勉勉强强撑起笑容的张章,突然噗呲一笑,”哈哈哈,好,有骨气,那就聘用你了!",BOOM!两个米粮重重地摔地上,张章不觉地弯下腰,双手紧握住膝盖,双脚的颤抖让张章有些苦涩,宅太久,连身上的力气也是软绵无力。包工头出声道:“就是体力差了点,你休息吧,给你一次背一次米粮的额外待遇,待遇也会差点。”张章呼地一声倒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这是他生来第一份苦力工作,可他想好好干下去,或许在现代被抛弃,被遗弃,但在这个时代兴许能做出一番事业,想一展宏图,也绝非梦想遥遥可及。

  归来之时,天色已黑,沈府的老爷子早已等候多时。“雅儿,没事吧!”沈必见自己女儿安然无恙,眼眉间折皱起的“八”渐渐淡了,瞧见晃头晃脑的张章,诧异道:“此人可是前几日的采花贼?”,沈静雅连声应答嗯嗯,“可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沈必看见胖嘟嘟的张章,再次惊奇,道:“两番遭遇与我女有关,相见即是缘分,请问恩人名讳?”,张章嬉笑道:“我啊,免贵姓张,明章!”,“张章?”,“张恩人,天色已黑,先在府内留宿吧!”,张章想起昨晚的睡处,如小鸡啄米般连忙点点头。“来人,帮张恩人准备洗漱衣物,安排客房!”,“客人,这边请!”家丁带张章进一间别具一格的客房,格调大方,素洁文雅的环境不禁让折腾一整天的张章觉得有些安逸,仿佛回了自己家中般。“客人,这是您的换洗的衣服!”,“恩,放那好了!”,家丁默默地退出门外。一脸疲惫相的张章脱下邋遢的一身,往大水桶就爬进去。好累啊!,浸在热气缭绕桶中的张章轻轻将头搁在桶缘处,渐渐合上双眼,享受这份舒适。

  张章伸入牢栏间眺望牢头归去方向,心中些许期待。过了一会,牢头手中多出一碗放置很多杂菜的饭。这张章自穿越到现在,蹦跶了一整天,没吃到东西反到被毒打一顿,唇干口燥,人有点虚脱。看到这一碗菜饭,不自觉地咽了咽下喉咙,问道:“真的是给我吗?”,接到碗后,立即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吐槽饭菜冷过头的,有点馊,甚至有点异物,可他还是很快消灭了这碗能给他一身能量的饭。张章似乎还不满足,双目炯炯地再望向牢头,牢头看着他无奈笑道:“你小子居然敢向我牢头讨第二碗饭”说完手指并拢敲了张章的头,“沈家小姐刚才过来说你的情况,你关几天就会出来了。”张章看着潮湿阴暗的牢房,一股怨念又飞出来了,哀怨不已,还有几天,还有几天....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