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名门望 栀子 某R  1016 闻香识女人 婚劫
 火影晓组织 火影 韩进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萝战 小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救时宰相姚崇探案传奇之县衙凶案
救时宰相姚崇探案传奇之县衙凶案

救时宰相姚崇探案传奇之县衙凶案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0-06-28 00:00:13

作者:刘临川

最新章节: 前途未卜

编辑:青梅佐酒

点评: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唐反腐工作查凶的大案正通过到最关键时刻,证人事有蹊跷被害,线索连根切断,县令在县衙内被人毒死。事有蹊跷的是,居然找不出下药的手法,因此无法追缉凶手。更怪异的是,王县令被害不幸身亡后,在道林县衙内连续突然发生了多起神秘的、怪异、可怕的的事件,被害者接二连三,调查结果却屡只见这黑影一身黑衣,身材壮实,夜幕模糊了他的脸,但黑色的侧影却清晰地显现出他的手紧紧地握持在挂在腰间的佩刀上!这黑影焦急地向前走了几步,一面小心警觉地听听周围的声音,一面焦急不安地发出了两声“鹁鸪……鹁鸪……”的鸟叫声。然而,这两声鸟叫落幕之后,黑夜里依然只剩下呜呜的寒风的呼声和树叶哗啦啦乱响的声音。这黑影更加焦急,又弓着身朝前走了两步,再次发出了几声“鹁鸪……鹁鸪……”的鸟叫声。然而在这无边黑夜中,回敬他的依然只有呜呜的寒风呼声和树叶哗啦啦乱响的声音。突然,这黑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闪身靠在一处墙边,缓缓地抽出了刀,充满戒备地听着周围的声音!。


  身穿名贵长袍的人显然吃了一惊,连腿脚都因为震动而略微动了一下,连忙说道:“王治涯能发现什么?钱向谦那老小子想出卖我们,不是已经被我们及时发现给做掉了吗!做掉他的时候,那东西还没有来得及传递出去,已经被我们拿回来了……王治涯还能发现什么?”

  突然,扑啦啦的一声怪响划过夜幕,惊得那黑影下意识向后一退!只见是一只真正的鹁鸪鸟飞降在路旁的地上,低低地“鹁鸪、鹁鸪”叫了两声,随后发出一阵低低的咕噜咕噜喉音,接着扑啦啦一振翅膀、飞走了!这黑影显然也觉得此地不能再留了,他手持钢刀,迅速地撤步后退……周围那连片的建筑物轮廓黑影依然沉静不动,但这静谧之中更似乎处处隐藏杀机!然而这沉沉的黑暗没有任何改变,似乎任凭着这黑影消失在沉沉的黑幕之中……

  只听那身穿名贵长袍的人诧异地说道:“什么?王治涯这两天竟然有心情找人吃饭喝茶?”

  忽听得“嗤!”的一声阴冷的冷笑,打断了那身穿名贵长袍的人的话。这一声冷笑好阴、好冷,令人一听就如同盛夏天里突然在心窝里贴上一块寒冰,浑身那说不出的不舒服、道不明的憋冷汗。这阴冷的声音就来自于最里面那个看不见衣着和相貌的人。只听此人冷冷地说:

  中年文士又是一惊:“什么?真的鹁鸪鸟都来了,院里却毫无动静?”

  那黑衣人也痛苦地说:“我一直等到二更时分,还没见到他露面,我也不甘心就这么回来!我还抱有最后一丝幻想……我还专门去了……”

  门一开,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门口!他迅速蹿进门来,随即把门栓好。不等这文士发问,黑衣人已经急匆匆开口了:“老钱那边出事了!”

  那身穿名贵长袍的人声音里都一哆嗦,连忙低声回道:“是!请大人放心……”

  王治涯轻松地大笑:“还是海原直率!”主簿林佑行也高兴地说:“县令大人老家捎来的新茶,回味悠长,与茶叶庄里常见的凡品那真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好一会儿难耐的沉寂,始终没有听见那阴冷的声音再度说话。然而,突然似乎是那人在最里面无声地做了一个手势,一直微弓着身子等待指令的那赭衣人不由浑身一震,显然是大吃一惊!而那身穿名贵长袍之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治涯笑道:“子明实在过奖了!在下老家的茶也并非什么名品,只不过是家里老人亲手栽种焙制而已。要说个好,最多也不过是茶叶新鲜而已,这点的确不是茶叶庄可比。”

  黑衣人坚定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忽然,像是看到坐在最里面那人做了一个什么手势,穿名贵长袍的人的话戛然而止,半天不敢再说。这样令人心悸的死静持续了好半晌,才听见那个阴冷的声音以一种缓慢的语调、冷冷说道:

  王治涯沉默了良久,终于说了一句:“其实现在就也没什么疑问了……老钱……肯定是出事了……”

  原来,这位中年文士正是道林县令王治涯。县令王治涯镇定地摆了摆手,说道:“我早已是他们明的敌人了!这个犯罪团伙想除掉我,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也做了很多准备,处处小心提防……往最坏的说,我早已做好一切准备了……”

  这衙役冯占海身材魁梧,气势不凡,一双眼睛炯炯精光,似乎要直射入人的骨子,一脸络腮胡子,一看便是雄武豪爽之人。听到县令的话,他笑着一拱手,一句客套多话都没有,立刻跟在了后面。

  中年文士不由大吃一惊,肃穆紧张的神情已经溢于言表。黑衣人急匆匆继续说道:“今晚我等了他一夜,可他都一直没有露面!他与那伙人深仇大恨,现在此案进行到这么节骨眼,如果不是出了大事,他是不可能不如约把证据交给我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属下钱向谦这事就已经够吓人了……”

  黑衣人不安地说:“当时我也有一种很怪的感觉!但是始终也没有发现有人偷窥或跟踪……回来的路上我很小心,并没有发现有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