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轨婚 王者 李白 指染 村野香情 改造 爱上白富美
名门望 栀子 某R  1016 闻香识女人 婚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梦生传
梦生传

梦生传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0-06-26 23:57:33

作者:徐三花

最新章节: 杨梦生五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刑雷聚阳身  万鬼皆服臣  不入生死轮回苦  己身空枉渡  何为道、道乃本心世间善恶皆有定数  何为道、道乃自然而然无敌不悔难入生死轮回  这里、由我给大家讲诉一段国家刚正式成立时期,道家纷纭的故事。故事很平平淡淡,虽然我会觉得,生活……本是平平淡淡。从平平淡淡中体会人生林建军对他这种无缘无故跳上供桌的举动很是不解,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顾抄起手里的镐铲正准备向这座泥像砸过去。只听“噹”的一阵刺响,正闭眼的林建军睁眼一看,只见自己的伙伴黄山奇正用他手里的镐铲挡住了刚才自己使劲全身力气挥出的一下,并对自己大声的喊道:“建军,我想起来了,我刚想起来了,这泥像,是东北“保家仙”胡柳白黄灰中的胡姓仙家的金身。我小时候听我奶奶描述过,之前就觉得熟悉,没有想起来。我告诉你,这东西砸不得,如果你砸了,真的就会出事儿的。”。


  杨梦生,男,25岁,无父无母,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谈不上富裕却也不穷苦。爷孙俩人起早贪黑的经营着一家专豆腐脑的小铺,由于铺子的位置比较偏僻,平时来往的人也不多,生意永远都只是凑合,偶尔前街祠堂临时搭建的学校放假时才会偶尔的忙碌起来。说起这家铺子,还是前几年政府准备拆迁,因为他们家的房子是重点危房,所以提前分配一点钱让爷孙俩早点搬走是买的。对此,杨梦生到也乐的自在,虽然要离开这个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点伤感哪里比的上“真金白银”在眼前来的实惠充实呢。杨梦生性情比较懒散,不喜欢主动去招呼站在铺子门前的客人,每次总能听见爷爷背对着自己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其实无外乎就是“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帮忙,白养你那么久。。。。”等等之类的牢骚怨语

  “建军你说,你觉没觉着这泥像,好像什么我们以前看到过的东西”

  “几个遭瘟的老娘们,有孩子不好好奶,咋的,还想人家小伙子啊,你们家男人晚上满足不了你们还是咋的。”

  打红眼的人往往总能爆发出异于常人的力量,黄山奇这种破罐子破摔得不要命打法,还真把身下张牙舞爪的林建军给压制住了,可毕竟力有未逮,不能持久。逐渐力竭的黄山奇四肢逐渐变得麻痹,过度的透支让他的眼皮变得相当沉重。就在他心里在向自己远在他方的家里道别的时候,两人因为扭打而互相紧贴的胸口,突然出现一道微不可见的红光,一股火烫的触觉从胸口直上脑门。

  林建军对他这种无缘无故跳上供桌的举动很是不解,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顾抄起手里的镐铲正准备向这座泥像砸过去。只听“噹”的一阵刺响,正闭眼的林建军睁眼一看,只见自己的伙伴黄山奇正用他手里的镐铲挡住了刚才自己使劲全身力气挥出的一下,并对自己大声的喊道:“建军,我想起来了,我刚想起来了,这泥像,是东北“保家仙”胡柳白黄灰中的胡姓仙家的金身。我小时候听我奶奶描述过,之前就觉得熟悉,没有想起来。我告诉你,这东西砸不得,如果你砸了,真的就会出事儿的。”

  再观此时的林建军,哪里还是一个人的模样。土灰色的脸上布满了爆露的青筋,一双原本充满了血丝的双眼哪里还看得见眼珠,全白的瞳孔不停的左右摇摆,青黑色的唾沫顺着嘴唇喷涌而出,嗓眼中不断的发出低低的怒喝声。

  “对啊对啊~~“一听有人开头了,旁边几个碎嘴子的妇人兴致头一下子涌上了脑门,纷纷侧过头来对向杨梦生。

  杨梦生长的比较秀气,短短的头发加上修长的身形让他无形中成了街坊邻居七大姑八大姨的调笑对象,平时铺子生意不好的时候,总会有几个露天奶孩子的妇人探着脑袋对他说

  “林建军,你是不是疯了........”

  新鲜的空气迅速注入到了黄山奇的肺部,剧烈的咳嗽声混合着粘稠的胃液让他痛苦不堪。贪婪的呼吸着这久别的氧气,四肢几乎麻痹的他终于慢慢的缓过神来。他望向身边不远处刚刚差点杀了自己的伙伴,

  半卧在地上的黄山奇不间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一脸愤恨的盯着不远处瑟瑟发抖的林建军,另一只手慢慢的移向之前因打斗而丢落在一旁的铁铲,双眼直勾勾的监视着,一刻也不敢离开左右。见对方不回答自己,依旧不言不语的瘫坐在地上。黄山奇内心不禁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无明业火,一把端起手上的铁铲指着林建军吼道

  黄山奇没来由的一阵抽搐,突然感觉到身下的林建军骤然发力,猛的将自己从他身上推开,满地打滚的身子不断的冒着白烟,臭不可闻。尖长的利指不停的在胸口用力的撕扯着,嘴巴里发出“嗷嗷”的嚎叫声,不似人,更像一只野兽。

  黄山奇眼见如此恐怖的画面,早已吓得面如死灰,哪里还顾得上脚踝的疼痛,闭起两眼抬起另一只脚朝脑海中那可怕的一幕使劲踹了过去,一边两手抓住地上的沙土使劲往前爬动。

  如果现场有村里的其他人在这边看见,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这哪里还是平时那个温文尔雅,对待孩子如温和清风一般的知青教师。此刻的他面目狰狞,脖颈上的青筋根根凸显,一双泛着血丝的双眼犹如黑暗中来自地狱的修罗般颤抖。

  “哈哈.....灭魂指...灭魂指....没想到,我张玄凌能在有生之年,见识到传说中的灭魂指,幸甚..吾之幸甚啊!!!!!..哈哈.....“

  看他傻呆着不说话,几个奶孩子的妇人顿时乐开了花,时不时的对着杨梦生评头论足,大笑不已,让此刻依旧不知所云的梦生哭笑不得,一脸的无奈!!当然,这是她们最喜闻乐见的趣事。

  “诶对了,我看行,要不我们去帮你说合说合“一个扎着马尾的中年妇人望着眼前那个发愣的杨梦生,大有一副只要你同意,我就能给你把媳妇娶回来的架势。

  “对,你就是疯了。我知道,自从从村长那边出来之后,你一直就憋着气儿...你这家伙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谁想心眼这样的毒,一言不合你就动手杀人,林建军...你够狠的啊.你等着,我这就回去告诉村长他们,你做初一,我就得做十五.你可别怪我....”

  山之巅,石之崖.此刻在上面站立着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鹤发童颜,两鬓如荒火中野草一般随风摇曳,双目在天地破裂之时犹如金光一般射出惊人的神采.只见他瞬间双脚踏起禹步,一柄泛着紫光的桃木剑以一个圆弧的凌厉在身体四周围不住的旋转,顷刻间天地的威压仿佛都倾注在他一人身上,一张紫光萦绕的怪异符纸从张玄凌的脑门冲天而起,凭空而来的炽热从那张怪异的符纸上倾泻而出,方圆十米之内犹如被岩浆烈火灼烧一般发出阵阵红芒。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