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萝战 小姨 师娘 民国 媳妇 习之墨 盗墓
生活中的爱情 江湖行 妙曼见峰来 韩茜 苏媚赵春城 超级小保安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西方最恐怖灵异传说
西方最恐怖灵异传说

西方最恐怖灵异传说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0-06-26 23:57:30

作者:杰森沃赫斯

最新章节: 第一章万圣节的诅咒

编辑:忘川情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这里收录于了本世纪最可怕、最悬疑、最真实的的可怕事件,吸血鬼鬼、丧尸、夜幕降临时中的可怕杀手,应有尽有!高潮不断地,杀机四伏,确保给您唯一的阅读享受!在步入这个世界之后,我有必要叮嘱您,的话早上独自一人一人走夜路,千千万万不能够回过头,所以后面会有一个身体瘦小,这就是蒂娜?雪莉在学校生活中的处境。。


  就在这一层的302病房里,有一名病人似乎不太正常,只见他从病床上缓缓坐起,动作慢得就像一具还了魂的活尸。值班的医生正坐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杂志,还不时咧嘴傻笑,根本没注意到身后发生的状况。直到那名病人慢慢地走到他旁边的门口准备出门时,医生才反应过来,急忙扔下杂志上前制止他:“嘿嘿嘿!你要干什么?”病人不理他,只是低着头使劲拉“咔咔咔”地拉着门锁。“喂,你拉不开的,门是锁上的!现在转过身来,回答我的问题!”病人依然在我行我素。“天啊,你们这些家伙,难道就不能******让老子消消停停地过一天吗?啊?”医生发火了,上去拽住他的袖子,把他转向自己:“嘿,你是聋子吗?我叫你回答我的问题,听到了吗?”病人还是一声不发。“好吧,你怎么不回到你自己的床上去?出来干嘛?”医生不由分说就要拉他回去,可他仍然像块石头似的拉也拉不动。“真该死!”医生气得把旁边的杂志拿起来摔在桌子上,“你究竟要干什么呀?我真是受不了你了!对了,你今天好像还没吃过药的对吧?”病人这次默默地点了点了头。“总算有点儿反应了!好吧,等在这里,我去给你取药!”医生掏出钥匙准备开锁。“再帮我个忙好吗?站到离我五步远的地方去!”没想到这次病人竟然也乖乖照做了。“好的,你现在表现很不错,继续保持吧,没准儿我还能给你向院长申请个参加烧烤聚会的资格??????”医生刚刚拿钥匙打开门锁,病人就一个箭步冲上去,迅速抓住医生的头发,把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在门框上,连撞两下,他就头破血流地倒了下去。

  医院三楼的病房里,有两个医生正在利用闲暇时间,踩在椅子上往墙上粘两个万圣节南瓜。虽说这种装饰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不过至少能让这阴森森的办公室稍微添点儿不一样的颜色。

  蒂娜?雪莉是森林湾小镇的一名高中生,她平时为人和蔼,热情活泼,不仅拥有很多的好朋友,还是学校里的“校花”,是很多男生的追捧对象。每天到了放学的时候,总会有人在学校门口等着她。而等她的人又通常分为两类,要么是她的好闺蜜们坐在一辆敞篷老爷车上呲牙咧嘴坏笑着冲她招手,问晚上要不要出去玩儿什么的;要么就是一群暗恋她的傻蛋男生挤在校门口争先恐后地想要给她送花或其它礼物,表达爱意。如果是前一种情况,蒂娜会开心地冲过去,拉开车门钻进老爷车,和朋友们挤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找地方去玩儿。但如果是后一种情况的话,蒂娜可能会视而不见,直接走过去。不过有时她要是在那些男生中看到一两张讨厌的面孔,还会走过去给他们屁股上来上一脚。然而被踢的男生非但不生气,反而认定这是蒂娜对他“有意思”的表现,甚至在学校里大肆炫耀自己是被“校花”踢过的人。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之后病人便走开,任由医生躺在那里被自己的热血呛死。

  但我们要说的可不是什么狗血的校园生活故事,而是一个噩梦,纠缠蒂娜一生的噩梦。

  病人手脚利索地穿上那件兔子装扮服,用两只“可爱”的小红兔眼看看周围,确定没人才走出办公室,身后的收音机里还在源源不断地传出来自莫扎特的优美旋律。病人找到一个挂在应急逃生门旁边的消防器材柜,一拳打破脆弱的玻璃,取出了一把锋利的消防斧。他仔细欣赏着斧头的斧刃,尤其喜欢寒光划过它时的样子。“快!抓住他!”两个人喊叫着从后面的楼梯冲上来。病人手持斧头躲在门后,等他们冲上来,迅速结果了他们。

  精神病人们此时已经翻越了铁丝网栅栏,统统逃出了医院,然而两辆警车却闪着警灯,鸣着警笛呼啸开来,拦住了逃脱者的去路。“嘿!兄弟们,警察叔叔来啦!”一个神经病指着警车大笑。说着,病人们全都冲进了医院对面的树林。“别跑!站住!给我站住!”三名警员下车就追,边跑边朝天开枪示警。可这当然没用,对方可是一群十足的疯子!

  无论什么地方都或多或少地布置着万圣节装饰品,而这里的精神病院也不例外。

  兔衣男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他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火车已经轰鸣着从山洞里飞快地冲出来,向铁道中央的可怜虫撞来??????

  小镇旁边的山上建着一座精神病医院,那里专门关押其他医院受够了不想要的患者,也就是所谓的“刺儿头”病人,特别麻烦的那种。

  其他几个出逃的病人这时已经跑到了医院的院子里,打算找机会逃出去。里面穿兔衣的病人则疯狂地连续用斧子砍杀了五个前来阻挠他的安保人员,又在三楼至一楼的楼梯间杀开了一条血路,慢慢地走下楼梯,来到了院子里。此时,他身上穿的白色兔子服几乎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小兔子那木然可爱的微笑在血色的映照下也显得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啦啦啦,啦啦啦??????”收音机里正在放着鲍勃?迪伦的新专辑,医生忍不住边干活边哼哼起来,还不时跟着节拍扭扭屁股,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闭路监视器监控到了什么情况。

  另一头,几名精神病人越跑越远,眼看就要跑出小树林,进入小镇了。“嘿!”一名警察对另一名警察说,“怎么办?这群该死的神经病就要跑进那个小镇了,这样他们很轻易就能躲起来,怎么办?他们可都是些真正的变态杀人狂!”另一个问:“那你说怎么办?”“我说直接开枪击毙他们!”另一个警察似乎也意识到了这几个病人有多么危险,停下脚步思索了一秒钟,之后继续追:“可是,这样是不合法的!”“可你别忘了,他们可是杀了将近半个医院的人,同样也会杀掉半个镇子的人!”另一个警察又放慢脚步,看看前面马上就要冲进小镇的精神病人们,果断地举起了手枪,另一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呯!呯!呯!”几声枪响瞬间回荡在空旷的树林里,显的格外震耳。两名警察连开几枪,前面的逃亡者一个个应声倒地。

  现在,我们就来讲讲这噩梦的起源。

  杀死追赶的警察后,兔衣男拔出插在他身体上的斧头,继续向前逃窜。就在他即将逃出小树林,进入镇子的时候,其他两名警察听到惨叫声迅速赶过来,挡住了他的逃亡之路。“你这狗娘养的!给我站住!”兔衣男急忙朝相反的方向跑去。他跑上了一段陡峭的下坡路,布满石头、枯木和其它各种各样的障碍物,稍不留神就可能摔个嘴啃泥,然后滚下坡撞晕在下面的哪棵大树上。因此兔衣男十分注意脚下。可是,他完完全全忽略了来自后方警察的袭击,这真是个愚蠢的大错误!下一秒,他就淋漓尽致地体会到了这种感觉——追兵连开两枪,都不偏不倚击中了兔衣男的腿部,让他像刚刚我们说的那样,摔了个嘴啃泥,狼狈地滚下了山。只是,他没有像我们预测的那样撞晕在某棵大树上,而是直接摔在了山下的一条铁道上。“快!他在那儿!”两名警察刚要下去抓住他,却听到旁边的山洞里传来一声悠长的,震耳欲聋的火车鸣笛声,接着,洞口亮了起来。

  两个医生看到了他,都纷纷停下了手头的事情,“嘿,你从哪儿跑出来的?”结果自然是没有回答。两个医生一拍脑门,“******霍尔,又跑到哪里鬼混去了!大半夜的就这样让自己的病人到处乱跑!”说着,叫鲍勃的医生不耐烦地走上去,想要把病人强行送回病房锁起来。可是他刚刚抓住病人的一只胳膊(没注意到他手里的刀),就感到小腹处一阵剧烈地、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病人手中的弹簧刀插进了他的小腹处。“呃啊,呃??????”温热的鲜血流进了裤子,在大腿上流淌。“喂,鲍勃,你怎么了?”里面的丹尼尔斯看着鲍勃就那么跟病人脸对脸站着一动不动感到很奇怪,但下一秒,随着鲍勃的身体慢慢滑向左边慢慢倒下,他立马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本能告诉他应该马上打电话叫人。可是,丹尼尔斯医生还没来得及听从本能的命令,就被飞过来的折叠刀刺中了肩膀。还没等医生拔下肩上插着的刀,病人就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刀拔了下来,并迅速瞄准大动脉插进了他的脖子。

  这时办公室里又有一名医生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件万圣节装扮服。“嗨!丹尼尔斯!”“嗨!鲍勃!”那个医生还站在椅子上忙活着。“你拿的那是什么?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是呀,为女儿买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她的生日和万圣节是同一天!”另一人把兔子装扮服随手搭在自己的椅背上。”“那可不错,不给糖就捣乱,呵呵呵!”那个医生总算把那两个南瓜灯弄好了,拍拍手上的灰尘跳下椅子。“今晚我得早点儿回家去,我儿子也等着我给他买万圣节礼物呢!”这时,收音机里传出一阵电波的呲呲声,之后开始播放莫扎特的《小夜曲》。这时,那个病人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手里拿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折叠小刀——多半是从那可怜的值班医生身上拿的。

  树林的另一头,正在追逐兔衣男的那个警察听到枪响,惊了一跳,本能地停下脚步寻找声源,但当他反应过来再看前方时,兔衣男早就像突然蒸发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噢,该死!******!真该死!”警察周周头上的警帽,把手电光调到最亮,拼命向前跑去。不料,兔衣男突然间从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像幽灵一样冒出来,举起斧头劈头盖脸地朝警察砍来。“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