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名门望 栀子 某R  1016 闻香识女人 婚劫
 火影晓组织 火影 韩进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萝战 小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堕世纪
堕世纪

堕世纪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06-24 07:28:59

作者:伊斯塔布尔

最新章节: 第二章医院

编辑:长歌陌路

点评: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人的欲望无穷变化,人类的原罪一直徘回在人的周边,周而复始随之而来历史车轮滚滚前进,高傲、妒忌、愤怒的、怠惰、贪婪的欲望、色欲、暴饮暴食在红尘中纵横驰骋相互交织,演绎出着世界最艰深的法则,原则着弱肉强食的规矩,在一次科学方法的突破,在一次出乎意料的事故,在一次或是是上帝的安排一个泥泞的街道里,可能是因为雨水的滋润,充满着凉爽和惬意,但是伴随着却是一声声堪称恐怖的哀嚎无人问津,一个身影陡然在这昏暗的小巷中冲出,略显颓废的身影,却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可是满身的伤痕与鲜血却染红了大地,伴随着后面隐隐传来的呼喊声“你..站住..还钱..弄死你。”。


  刚出门的刘元目瞪口呆的瞅着李易涛和王达平在那倒动着他那宝贝沙发。并发出了一声尖叫,“哎呀,讨厌,你们在弄我滴沙发做什么呀,讨厌啦,快推回去。”好吧,大家别误会,这名医生,他是男的,保真,就是可能性格上比较柔和,穿着也比较美丽。

  那是一个略显潮湿且空气爽朗的一天,但是对一些人来说确是噩梦般的一天,在一辆郊游的商务汽车里,充满的欢声笑语,开车的是李易涛,而他坐在副驾驶上,刚刚年满10岁的李易涛的儿子李毅成为了车里开心的中转站,高速路上偶尔来回的车辆使得场景很是和谐。

  车里四人受伤,但是李易涛的妻子,却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儿子李毅陷入重度昏迷,且无法探知原因,而因为车辆甩尾躲过生命危险的李易涛却在深深的自责中无法自拔。为了救治选入深度昏迷的儿子,疯狂的变卖家产四处举债却无奈于现实的残酷。

  第二天一缕阳光透过小诊所的玻璃照射了进来,折射的弧度正好反射到了李易涛的脸上,一双疲惫的双眼迎接着这缕阳光,好似迎接着希望。

  在李易涛三人坐下讨论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李毅透过双耳已经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了然于胸。没错,就是李毅,虽然现在还不能说话和活动,并且也不能睁眼,好吧,除了正常呼吸,思考和听觉外,其他的都不归李毅控制了,但是就在车祸发生后的第三天,他就已经恢复了意识,苦苦忍受的看着父亲为了自己奔波痛苦,还有达平叔为自己的付出,更煎熬着失去母亲的痛苦,快乐已经离他的童年远去了,一度使他产生了厌世的情绪,但是看看爸爸日夜煎熬,永不放弃的努力时,还有什么更能给他动力了吗?有的那就是如山的父爱。和誓要为母亲报仇的心,如果当初没有那个逆向而行的油罐车,他的家还会是那么的幸福,他清楚的记得车上那印着一把好似鲜血般的红色圆月和云彩。而就在他默默的思考的同时。那边李易涛也为他们三人的谈话做出了总结。

  骤然间,极具密集的脚步声打破了李易涛的思绪,“诊所外面怎么了?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面对着自己的疑问,李易涛起身走出了诊所里间的小屋,在走廊里正走的时候,迎面遇到了慌张的王达平。

  拿起屋里仅有的刀具和棍棒,他们悄悄的拉开了门,虽然还是中午但是满地的尸体和凌乱的街道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凉飕飕的。一辆开着门的车旁,正蹲着一个低头在啃咬什么的身影。这时李元忍不住的呕吐了下,引起了那个身影的注意。

  竟管如此,他还是家里的开心果,而一切噩梦都源自于那场车祸,那是让他痛失母亲,让他痛失知觉,让他失去了完整的家。竟管如此他始终谨记着当初父亲的教诲,‘生命无法重来,既然生来人世,那么就要永远开心的活着,向前看,不放弃。’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奔跑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街角,午夜过后,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诊所门前,一个疲惫的身影打破了小诊所的宁静,伴随着敲门声打开门的是个中年的男子,在中年男子的眼中倒映出来的是那一张虽愁容满面却永远那么坚毅不屈的面容。

  就在这时激烈的敲门声又再次传来,并伴随着呼喊声“达平,开门,快开门,是我,易涛。”听见了呼喊的王达平如兔子般飞快的跑向门口,门刚刚打开,李易涛就一个闪身窜了进屋,并且急切的喊道“快关门,快,我后面那些东西追过来了。”

  李毅的童年很是平静与幸福,父母的疼爱,家人的关怀,使小小的他无忧无虑,充满了开心与快乐。李毅很聪明,并不是字面理解的聪明,而是他能深刻的理解周围人的一言一行,恶意和善意,甚至能朦胧的感觉到他人心中的想法,伴随着时间,他在别人尚在懵懂的时候,快速的成长着,为了父母的幸福,更是他那旺盛的求知欲,汲取着周围的一切知识,可能是源自上天的公平原则,尽管他十分的努力,但是却因为身体的极度虚弱,而无法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绝对的硬伤。

  在世界的所有角落上,秩序的崩塌引起的连锁反应都在上演,打砸、劫持、人性在法制的最低点的时候被无限的释放,政府不光面对社会的震荡,更面临着最恶劣的情况,病毒无法控制了,传染速度太快了,而因为病毒变成的行尸走肉般的人类,更是加快了病毒的传染,这时一份名为《大清洗》的计划书悄悄的摆上了各国政府高层的会议桌。

  打开门,入眼的是一片血色,‘这是怎么了?’并没有人来回答他心中的疑问,面对着几辆着火的车辆和耳畔传来不远处那熟悉的枪声,一种悚然般的感觉萦绕心头,难道是恐怖分子?

  “刘医生,别误会外面现在特别的危险,我们也是为了保护安全。”李易涛在一边解释的同时一边确认门口还有没有危险,这时候刘元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形,已经面无血色,体似筛糠,一双上下打颤的双牙中勉强的说出了一句话“打、打劫啊!”

  “易涛,还是不行吗?要不你就放弃吧,没必要这么苦了自己,小毅的伤就是在大医院也没有办法的,你已经尽力了。”在中年男子的无奈话语中,回答他的始终是一张虽无言但是却永不放弃的面孔。

  一刹那刺耳的警笛声好似惊雷般响彻了半空,在视线所及之处一辆逆向而来的油罐车迎面疾驰而来,刹车产生的焦糊味已经弥漫,但还是无法阻挡车辆的快速接近,关键的时刻商务车一个紧急的甩尾妄图躲避,却宣告失败,剧烈的撞击声伴随的爆破声如雷神降世般震慑着世人,商务车停止了,而油罐车却安然无恙的驶开了,随后的警车立即停下一辆对现场进行救援,其余的车辆继续追缉,商务车里一片狼藉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油罐车里意外洒落的油液却洒满了因为车辆而产生伤口的小李毅身上,并且不断的渗透消失。

  并没有多余时间解释,李易涛找来了屋里的沙发与柜子,堆在了门口处,这时身为小诊所的主人,唯一的医生,刘元抻着懒腰打开了房门,做为只有四间屋子的小诊所,刘元的屋子兼具了诊室、厨房和卧室的功能。

  “日,这都是什么状况”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活动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后,来到了李毅的床前,“小家伙你躺着反而好点,省得看见这些乱七八糟的。”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