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王者 李白 指染 村野香情 改造 爱上白富美 名门望
栀子 某R  1016 闻香识女人 婚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浮华生
浮华生

浮华生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0-06-23 07:28:19

作者:饿了吃奶嘴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我活了?我也穿越了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一个被陪唱女被抛弃的小男人,禁受忍不住剌激而跳立交桥自杀身亡,但是死之后的那一个电话,两人会怎样,了自杀身亡的张凡再次穿越后会有怎样的变化,陪唱女的因为未来会怎么样?这个现今社会大多数的现象,钱与权力的交错,让普普通通人难以能承受压力,官二代,官二代的猖狂骄横,平头中专毕业之后的张星外出打工干了两年的农民工,赚了一点点的钱回到老家开了一家小小的服装店,也算是个个体户的小老板。可与其他服装店的门庭如市不同,张星的小店可算的上是门可罗雀,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极端。每天看着别的小店卖的红红火火,张星的心里真是如火上蚂蚁一般着急。可是他没有多余的钱来进货,家里也拿不出钱来给张星投资,小店一天天的开销也是不小,跟赚的钱根本不成正比,赔是一定的,要看赔的多少。。


  默默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慢的走在街上,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青岛立交桥上,看了看立交桥上穿梭如龙的车辆,拿出手机,按下了快捷键1,闭上眼,跳了下去。风声在耳边划过,夜晚因为霓虹闪烁变得明亮,夜店也会在这个时候变得繁忙,她会接么,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焦急紧张的女人声音,“小星,你别做傻事,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我爱你,呜呜。”张星突然感觉世界是这么可笑,妈的,我都要死了,你给我整这么个事,贼老天,你不得好死,脑中所想,可嘴中却说出“老婆,对不起,我走了,我爱你.”蓬的一声,手机摔出好远,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要死了?”这是张星重重的摔在青岛立交桥基柱上脑中所想的最后一句话。

  跑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两腿发软,眼冒金星,全身无力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坐在地上大口贪婪的呼吸着青岛夜晚的空气。“我杀人了”张星回过神来,害怕的想起,看到手里的手包和钱包,翻了翻,现金不少,大概有十几万的样子。慌乱中到最近的银行,用自动APM机给陪酒女和家里各汇了一半的钱,在一个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包烟,一瓶水,拿出烟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下紧张害怕的心。想了良久,“罢了,命该如此,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中专毕业之后的张星外出打工干了两年的农民工,赚了一点点的钱回到老家开了一家小小的服装店,也算是个个体户的小老板。可与其他服装店的门庭如市不同,张星的小店可算的上是门可罗雀,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极端。每天看着别的小店卖的红红火火,张星的心里真是如火上蚂蚁一般着急。可是他没有多余的钱来进货,家里也拿不出钱来给张星投资,小店一天天的开销也是不小,跟赚的钱根本不成正比,赔是一定的,要看赔的多少。

  眼里淌着眼泪在路边抄了一个砖头,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这个小区的有钱人不少,开着名车,搂着漂亮女孩,一副有钱暴发户的鸟样。张星走着走着。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手拉着一名妩媚的招摇女子,两脚轻浮的说着让人作呕的情话。这让张星愤怒了,钱,都是因为钱,如果有钱,她也不会离开我,钱就是罪魁祸首。

  头痛欲裂,这是张星醒来的第一个感觉,“我没死?这是哪里?”看着周围的摆设,不是在家里,也不是医院。微弱的烛光,吱吱作响的木床,布满灰尘的地面,四处漏风的墙壁。张星是在是想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醒了年轻人?”苍老的声音从房屋的黑暗处传来,满面皱纹,眼眶深陷,下巴处还留着一缕山羊须,浑浊的双眼没有一丝的生气,瘦小的身体藏在宽大的黑袍之内,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如枯枝一般的双手端着一碗黑色的不知名的药水,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味。张星看着老人的这一身打扮,脑中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孟婆是男的?”。老人也不问二遍,直接抓住张星的头,把碗送到嘴边强行的把恶臭的药水灌下。也不管张星的反映,在张星的背部一顿无规律的拍打,差点没把已经到腹中的药水拍打出来。“咳…咳…,老头,你轻点,拍死我了。”看到张星能说话了,老人也停止了拍击背部的双手,“你小子命大,遇到老夫,能活下来也算你的造化。”古怪老人手捻山羊须,身上的王八之气迸发,及其自豪的说出这番吹牛不用上税的牛皮话。“老头,你是不是孟婆?”“狗屁,孟婆是谁,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天机道人是也!”即使嘴里没有水没有茶,张星也喷出一口的吐沫星子。“噗,田鸡道人,老头,你当现在是古代呢,会点东西就能算是道人,你糊弄小孩子呢,狗屁的道人,我看你就是臭要饭的。”刚才还一脸臭屁的天机道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变成一张张飞脸,黑的吓人,“小子,你太放肆,怎么说我都救了你的性命,怎可如此欺辱老夫,啊呀呀,小子,今天老夫就开杀戒,杀了你。”这顿呲牙咧嘴的喊叫,让张星一顿紧张,麻利的跳下床,在这破屋子里来回闪躲,如果旁边有别人可能会想,为什么张星的身体会这么灵巧,轻盈,跑的是那么协调,而且乱而不慌。可此时的张星是不会有这个想法的,因为天机道人在身后紧追不舍,一会出拳,一会出掌,时而趁张星不小心的时候伸出一只脚来拌一下,手法极其古怪,行动全然没有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班僵硬,更似一位锻炼多年的武林高手,眼冒凶光,口中大喊。“你给我站住,别跑,看老夫怎么收拾你个小兔崽子,啊呀呀,真是气煞我也。”“老头,你傻我傻,我站着让你打死,还什么田鸡道人,就这点肚量还敢妄称道人,呸,简直就是丢牛鼻子老道的脸。”听到张星这么一说,天机道人的脸色瞬间恢复到之前的颜色,满脸皱纹,可是脸色却是红光满面,两眼浑浊,可是时不时的闪过一抹的不为人道的精光。“小子,不用跑了,老夫不追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什么地方。”看到天机道人不再追赶,张星也慢下脚步,远远的靠在墙边,警惕的看着天机道人,“我叫张范,家在青岛。”其实刚才天机带人问张星名字的时候,张星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最后说出的名字就是张范,张取自自己的姓,而范则是陪酒女的姓氏,在不熟悉环境的时候只能用这个假名了,心里也是记挂这陪酒女。而且刚刚杀过人,心里还是非常害怕的。“张凡?张弛有度,实而不凡,名字还不错,可青岛是哪里,老夫怎么从未听说?”张凡也没有矫正天机道人范与凡的错误,道:“老头,青岛你都没听说过,那可是中国的繁华城市,名车美女钱更是一大把一大把。”张凡见天机道人逐渐平静,也放开了胆子回答到。其实张凡现在也不紧张了,刚才追赶了半天天机道人也没有追上他。便停下脚步跟天机道人调侃道。天机道人歪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中国、青岛是个什么地方,“张凡小子,你莫非欺负老夫愚昧不成,这泱泱汉唐帝国,哪里有什么中国,青岛的地方,你小子找死呼?”天机道人说着说着便吹胡子瞪眼起来。这回轮到张凡愣住了,没有青岛,没有中国,这汉唐帝国又是什么?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是死了还是没死?一连串的问题显现在脑海里,张凡傻了。“老头,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年代,我怎么到了这里?”天机道人愣愣的指着张凡,用诡异的眼光看着张凡,“张凡小子,这里是汉唐帝国的北汉行省,现在是汉历528年,而你,则是老夫在后面的山上见到的,看你一身的伤痕,便把你带回这道观内治疗。”汉唐帝国、北汉行省、汉历528年?我怎么在这里,道观、道人?青岛,中国哪里去了,我老婆人呢。艹,这是什么怎么回事?张凡蒙了,彻底的蒙掉了,脑袋一时短路,我不是跳立交桥死了吗,怎么又到这里了?老婆还哭了,还让我回去呢,原来她也不想走,打电话的时候还哭了,对了,老婆是爱我的。我怎么这么背呢,想着想着张凡的眼睛湿润了,眼泪无声的落下。旁边的天机道人也蒙了。“这小子怎么回事?你问完你哭什么。有病么!”“小子,张凡小子?你没什么事吧。不会是碰到脑袋傻了?”天机道人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声音大了会把张凡吓死。“你才碰傻了,老头,我好的很,只是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张凡听到天机道人的问话,立马暴跳如雷般的吼叫着。张凡愣神的半天想到了一个唯一可信可行的理由,艹,自己穿越了,“尼玛,老子不要穿越,老婆还等着我呢。”想到这里,张凡鬼叫着向天机道人喊道:“有没有镜子,快给我镜子”张凡迫切的想看看自己穿越后的样貌,是否改变了。看了自己的样貌后,张凡悬着的心放下了,样貌没有太大的改变,只不过头发从以前的平头短发变成现在的偏分长发,样子更成熟了,而且身体也比以前高大的多,能有一米八七,前世的张凡也就一米七八,长相还算不错,脸型属于那种东北人的豪放,而五官也是十分的精细,眨眼看去可能很一般,但是时间久了也会感觉张的的确是与众不同。对于这样的结果,张凡还算是很满意的。“老头,那个我睡了多久,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很多记忆都没有了,想不起来。”既然融入了这个角色,张凡也应该了解下最基本的东西,也许碰到头是个最好的解决方法。“那天晚上,大概后半夜了,我去后山找雪蓝草,看到你满身是血的躺在草丛里,便把你捡回来了,你昏迷了有七天了,怎么看都像是私人的头七,头七还魂,你也醒了,真是怪事,怪事。”天机道人边说边晃脑思考,那入神的状态全然忘了张凡的存在。张凡看了看自己的装束,跟前世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衣服的质地还不错,有丝有线的,而且做工还非常的精细。我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什么。我怎么会昏迷在后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凡也不知道,他穿越重生后为什么脑子会转的这么快,而且思考问题似乎都抓到了要点,这是前世的他没有的,前世的他不算太愚笨,但是也说不上聪明,思考反应都有些缓慢,这也经常遭到陪酒女范雪的嘲笑。(补充下,陪酒女叫范雪,之前忘说了。)“张凡小子,看你的样子也是练过几年拳脚的,衣着也是大方得体,看来也是非富即贵的孩子。既然你我相遇便是有缘,老夫这一身的武艺也没个弟子传授,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我传你一身武艺傍身,你为我寻一处好墓地埋了这身老骨头就好。”天机道人神情黯淡的说道。“拜你为师,老头,你有什么功夫。连我都抓不到,能厉害到哪里去。还有,看你的样子也是老不死一类的,怎么这么着急找墓地。你可别忽悠我了。”张凡一脸不屑的看着天机老人,露出一副看不起你的表情。天机道人突然双手成爪装在空中上下挥动。空气中竟然发出一阵阵的空爆声。蓬蓬直响,而这还不够。双手时而五指张开变成鹰爪,熊掌,猴拳,螳螂爪,蛇指,单指蛇信,双指乃螳螂,五指空握变猴,五指张开则变掌。上下翻动,五种动物形态的拳指法互相交替,宛如一幅铜墙铁壁,令人感觉无从下手,紧接着双手左出右进,前后交替,则变成一具轰城大炮,极具攻击性,让人无法防御。脚下也因拳指法的变换而走出不同的步伐,极为诡异,看似杂乱无章,可又偏偏让人无法捉摸。现在的张凡当然不知道,这就是天机一派的,天罡步法和五禽拳指,在当今时代也是不容易看到的。张凡看着这拳法与步法渐渐的入迷了。脑中突然呈现出天罡三十六星,鹰,熊,猴,螳螂,蛇的形态。相互交替,有种玄之又玄的变换让张凡沉迷其中。

  “你好,我叫张星,中专毕业,有一身力气,口齿还算伶俐,身体健康。无残疾。”张星脸红的跟一家物流公司的接待员说道。“搬货、一天50,不包吃住。能干就马上开工,工资日结。”接待员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好像别人杀了他全家似的说道。就这样,张星就安定在这家物流公司里,一天拿着50块钱的工资活在这繁华的青岛市。每天重复的工作,每天一样的人生,张星很满足,手里渐渐的也有了点小存款,也算上是农民工的小资。在青岛的这段时间,张星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很嚣张,也很文静,两个极端的性格聚合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还真是另类。两人同在一个小区中居住,只不过张星住的是200快的出租单间,女孩子住的是1000块的家居套房,经过互相的了解才知道,女孩子在夜店做陪酒女,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也练就了嚣张的社会性格,可是在私下女孩子又很文静,默不作声的坐在小区的冷饮厅里吃着冷饮,品着咖啡,碰到熟悉的人又变成那嚣张的陪酒女。

  可是好景不长,在一天的早上,陪酒女下班回到家中,脸色有些不对,而且说话吞吞吐吐的,张星有了一丝的不安。不知道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分手吧。”陪酒女的嘴中淡淡的飘出这么一句让张星绝望的话。“为什么?”张星颤抖的嘴唇问出这么一句白痴加无敌的话语。“你根本养不起我,你也不能负担的起一个家,你没能力,没文凭,没进取心,你什么都没有,我们在一起根本不能幸福,不会有以后,所以我们分手吧。”陪酒女突然发疯似得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陪酒女也爱上了张星,张星没有大城市里人的散漫,没有大城市里人的浮华,也没有大城市里人的张扬,是个典型的居家男人,会做家务,做的出一桌的好菜,也会体贴人照顾人。可是没有经济来源的爱都是痛苦的。张星颤抖的嘴张了张,没有说话,的确,陪酒女没有说错,他真的是一无是处,一个小县城里出来的打工仔,靠一身的力气赚那点微薄的工资,根本不够陪酒女逛一次街的钱。他沉默了,他的心碎了,他以为如果有爱,两个人就能在一起,哪怕吃的差点,穿的差点,也能凑合。

  张星狠下心把小店底价兑了出去。手里的钱都成了衣服,卖也卖不出去。拿着兑店的钱,张星又一次踏上外出打工的农民工路。

  张星眼中冒出凶光,谁说老实人没有脾气,没有怒火,每人心中都有魔鬼,只是善良的压制,让魔鬼无法冲破束缚。一个箭步跑到中年人身边,手中的砖头发疯似得拍向男人,一下、两下、三下、不知道拍了多少下,女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看着血肉模糊的头颅,张星慌了,没了份冲动,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看到左右无人,匆忙的在男人身上摸了摸。找到一个手包,一个钱包,慌乱的逃离了凶杀现场。

  张星的脑中最后的想法是“我要死了”

  “你说过你爱我,不在乎我又没有钱的”无力的嘴里说出让谁都不相信的话。“我们之间没有以后了,不要再找我。”陪酒女默不作声的收拾好衣物,走之前留下这么一句令张星天旋地转的告别。走了,她走了,是因为我没有钱,没有权力吗。还是害怕跟我在一起会吃苦一辈子,她说过她爱我,我能做到的已经都做到了,工资全部给她,每天操持家务,让她多休息,每天照顾她,关心她。这都不够吗。她是在玩我吗?还是真的爱我。张星脑中瞬间闪现出无数的念头。

  慢慢的两个人熟悉了,张星也对陪酒女产生了一丝的男女关系,无奈工资太少,要房没有要车也没有,不是高富帅,简直就是农夫山泉还没田。可是两个人还是因为种种小原因住在了一起,同在一个屋檐下。每天白天张星上班,晚上还可能加班,而陪酒女则是夜间上班,白天在家里睡觉。这样的生活使得两人没有过多的交集,只是早上能见一面,如果张星晚上不加班的话还能在一起吃个晚饭,看一会电视。等陪酒女上班了,张星则是看着一些金融类的科普书籍。这就是张星的业余生活。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也是平平淡淡的几个月,因为工作时间的差异,两人的生活还算融洽。

  “欢迎来到青岛市,”车站公交车上的售票小姐甜美的声音传到张星的耳旁。摸着兜里的几百块钱现金。张星着急了,就这点钱,怎么办,怎么活。迷茫的随便找了一个车站下车,看到有便宜的单间出租,张星费尽口舌花了200块钱交了一个月的房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个放在瘸腿椅子上已经掉了漆的烤瓷脸盆,张星感到一阵的无助。“找工作,找工作,一定要找到工作。”张星给自己打气道,这已经是张星来到青岛的第三天。之前两天跑了无数家招聘点都没有找到合适张星的工作,不是要求太高,就是张星学历不够。真是悲催的人生,悲惨的命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头痛欲裂,张星抬起头看了下时间,1点,已经躺了这么久吗,一天半夜,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直叫,可张星没有一点的食欲。陪酒女的离开,让他感觉天都塌了下来,无法理解,也无法释怀。他感觉一生也不过如此,活着也没有了什么意义,数了数兜里的钱和存款,大概有4千多的现金,银行卡里也有将近2万的存款。这是两人的全部家当,陪酒女没有拿走一分,可能是感觉愧疚,还是担心拿走了张星没饭吃,这就无人知晓了,张星想了想,走出了小区,把银行卡里的钱全部转到陪酒女的银行卡里,给陪酒女发了一条信息“老婆,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钱我都转给你了,我走了,以后都看不到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我爱你,张星,绝笔。”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张星大声的咆哮着,充满血丝的双眼止不住的留下泪水。痛苦的躺在床上,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点滴,从两人的相识到相知,然后住在一起的穷人幸福。一个家的词语,一个熟悉人的离开,张星非常的爱陪酒女,甚至不在乎陪酒女的职业,她的出身,她的交友圈,她的客人,每天会有好多的客人冒着猥琐的念头打来电话,这些他都可以一笑置之,因为爱她,所以张星包容了陪酒女的一切,这份青春的职业毕竟不会太久,女人终究是要找个男人嫁了。想到这里,张星的脑袋好像要炸了,轰的一声,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