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惊吓 迷情的危险迷人香 杨静 猎艳人间 桃花 联盟 英雄联盟
灵魂摆渡 总裁孕妻很抢手 mm 乔静 陆平明乔静 小七 小村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幻想 > 血魔大哥花痴娘
血魔大哥花痴娘

血魔大哥花痴娘

分类:穿越幻想

时间:2020-05-12 20:58:39

作者:远在天边

最新章节: 血夜惊魂1血魔大哥花痴娘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他是血魔,他也没人性,岚儿你被他迷得了心窍。”“任何人都也可以说他是血魔,也没人性,惟独你不也可以……”


初到异世接下来一个星期,郝岚瑟忙的焦头烂额,本市XX集团公司的那个XX法人代表抓了放,放了抓,这已经是三进宫了,但上面还是说证据不足,气的她直想骂娘。这个家伙走私汽车,原油,私藏枪械,侵占地皮,教唆卖淫嫖娼,贿赂政府高官,早该绳之于法了,但材料报上去一次,被打回来一次,她真的有点泄气了。打黑这个工作本来就不好干,试问哪一个能称的上是黑社会老大的人不给自己提前织一张牢固宽厚的保护网啊。一有风吹草动,她就变成了站在浪尖上的人了,这也让她很泄气地想,嫁人也好,这工作不干了,每天的恐吓电话不说,这上挤下压也让人喘不过气来。同组的文书小王走过来拍了拍她,“瑟队,昨天在街上碰到阿姨了,她说你这个礼拜要结婚了,是不是真的,你什么时候处男朋友了,怎么一点信都没露啊?”他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兴致,纷纷围了上来,“瑟队的革命工作做的可真到位,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天天在一起,愣是不知道。”“哎,你说瑟队穿婚纱什么样啊,会不会把枪还别在腰里啊?”“不会,不会,那还不把新郎吓的尿裤子啊,哈哈哈哈”“这我到不怕,我是怕瑟队穿着婚纱对着观礼的帅哥猛流口水,新郎吓得直翻白眼,哈哈哈哈——”办公室里立刻像开水锅,郝岚瑟脑门的黑线又多了几条。她把手里被退回来的文件重重地摔在桌上,“你们都很闲是不是,那个指控教唆卖淫的证人的孩子找到没有,还有港口那批货单核实了没有,——”她还没咆哮完,大家作鸟兽散,给她留下了几个鬼脸和一句,“这么大脾气啊,结婚恐惧证。”明天还真就是她结婚的日子了,想不心烦都不行。门卫老陈在她下班的时候递给她一个礼品盒,对她暧昧地笑着,“小郝啊,刚才一个男士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给你新婚一个惊喜,他说他姓李。你什么时候要结婚了,可得请我们喝喜酒啊。”郝岚瑟接过礼盒,扔进自己的越野吉普车里,这个李玉函搞什么鬼。一股不舒服个感觉划过胸口,也许最近工作和生活都不太顺心吧,她忽视掉了。她对待生活一项是漫不经心,就是和李玉函结婚也是在亲朋好友期待的目光下顺水推舟的,但她没有把自己要结婚的事情告诉同事,低调做人一项是她的原则。车子驶离闹市区,正朝家的方向行驶,远处的人们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车子被包围在一片火海中。本市晚报“本市公安局打黑组组长郝岚瑟在下班回家途中,车子突然爆炸,郝岚瑟当场死亡,本案正在调查中。”当郝岚瑟再次睁开眼睛时,浑身就像被车轮碾过一样疼,映入眼帘的景象更让她吃惊,古色古香的床帐,古色古香的实木家具,身上盖的是粉色丝被。她惊疑地瞪着两个眼睛四处观望着,窗户没有玻璃,是窗纸,实木桌子上放的是铜镜。这是哪里啊?她清晰地记得自己驾车回家,突然的爆炸,是那个礼盒有问题,然后是震耳欲聋的声音合着一股剧烈的热浪向自己扑了过来,之后她失去了知觉。可这里显然不是医院,难道真的有天堂,而且这个天堂还是复古式的。她想开口问,有没有人,但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能艰难地爬下床,向门口挪动,每动一下身体就传来撕裂般地疼痛,没挪几步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她伏在屋里仅有的一张八仙桌上剧烈地喘息着,猛然抬头,铜镜里出现了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一双满含痛楚的大眼睛正楞楞地盯着她,这是谁啊?她赶紧回顾四周,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个人,在看自己扶桌子的手,整整小了一圈,摸摸自己的头顶,自己只比桌子高出一个头。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一声“啊——”的惊叫声冲破了她的喉咙,她再次失去了知觉。郝岚瑟的惊叫声惊动了好多人,不一会,一个中年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孩,手里还牵着一个男孩,带着一群女人冲了进来,看见昏倒在地上的郝岚瑟赶紧吩咐,“她怎么下床了,不是叫你们好好看着她吗?刘妈快去把她抱回去,小翠,你去叫李大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刘妈把郝岚瑟抱回了床,歉然道:“夫人,我去给她端药,就离开一会,谁想到她就醒了。”中年妇人看着身边的两个孩子,叹了口气道:“她千万可不能出事,风儿和雨儿还要指望她呢。”略大一些的男孩对昏迷的郝岚瑟撇撇嘴,不满道:“娘,您在说什么啊,她不过是娘您捡回来的野丫头,我和妹妹为什么要指望她啊?”夫人轻叱道:“风儿,不许胡说,天琴道长算实命算的很准的,他既然认定这位姑娘是你和雨儿的贵人,就一定不会错。以后你要像尊敬娘一样尊敬她。”男孩云碧风心里虽然很不服气但见一项和蔼温和的娘亲这么严厉地说话,只好点点头。怀里的女孩云碧雨指着躺在那的郝岚瑟奶声奶气地问:“她为什么白天也要睡觉啊,能不能让她起来和雨儿玩啊。”夫人笑了,“姐姐生病了,等她病好了就会和雨儿玩了。”云丞相府郝岚瑟再次清醒过来,不得不接受自己被那颗炸弹送到了异时空,灵魂附着在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孤女身上的事实。在接受当家夫人的盘问时,她居然呆呆地看着云碧风和云碧雨大流口水。云碧风闲恶间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真是个白痴,我娘问你话呢。”这小孩也就七八岁吧,装酷的模样真是帅呆了,郝岚瑟傻傻地笑着。夫人轻叱儿子,“风儿,不许没规矩,姑娘请别见怪,这孩子让我惯坏了。”郝岚瑟傻笑着猛点头,“不会,不会,呵呵——”真想抱抱他,再亲一口。看来她把自己的花痴毛病也带了来。云碧风翻了个白眼,拉着自己身边的妹妹道:“雨儿走,哥哥带你去玩。”随着两个金童玉女消失在门口,郝岚瑟的思维也正常了起来,她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转过身来对正笑看着她的夫人尴尬地笑了,“呵呵——不好意思,夫人,您的两个孩子太可爱了。”夫人和蔼地笑道:“难得你喜欢他们,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郝岚瑟心里暗道:“我怎么知道这个小女孩叫什么啊?好在听说这个小女孩是孤女,也不用老套装失忆,,名字用自己的,熟悉。身世自己编一下吧。千万别冒出姥姥舅舅大姨妈来,还不一下就穿帮了。”打定主意她抬起头道:“小女子叫郝岚瑟——”她还没说完,夫人身边的小翠扑哧一下笑了,夫人看了小翠一眼,小翠忙低下头。夫人唇边的笑容也加深了,“好男色,这个名字到真的很稀奇啊!”郝岚瑟一头黑线,她忘了她的名字在加上她花痴的行径一直都被大家解读为“好男色”。她慌忙解释道:“是姓郝的郝,不是好坏的好,是丰田美玉的岚瑟,不是男色。”夫人笑着对她点点头,“以后我就叫你岚儿吧,天琴道长说你是个孤女,晕倒在他的山门口,想必你也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你就住下来吧。”郝岚瑟在心里比了一个“V”字,虽然没有见过那个什么天琴道长,但还是要谢谢他,让自己初来咋到就有安居之所。她学着古装剧里的样子抱了抱拳,“谢谢夫人收留,大恩大德小女子永生难忘,做牛做马必当报答。”她的话刚说完,屋里所有的人都笑做了一团,夫人也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她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话说错了,也没有啊,那他们笑什么?她发现这个新环境自己一时还真适应不了。郝岚瑟经过三天的努力,终于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的大概情况了。这是一个她所知道的历史知识上没有的朝代——凤景皇朝,民风近似中国古代的宋朝。她所居住的地方是当朝丞相云翼的府邸,云翼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云碧风今年八岁,已经是唇红齿白满腹经纶的神童了,女儿云碧雨只有五岁但也出落的粉琢玉砌,天生的美人胚子。郝岚瑟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这让她心里美的冒泡,可以天天接触这两个小美人,没人的时候还可以抱过来亲一口。云碧雨年龄小,长被她弄的满脸口水,逗的咯咯笑个不停,云碧风就没那么好糊弄了,对她的花痴行为闲恶的抓狂,她连他衣角也碰不到。云夫人为人温柔和蔼,对她很纵容,云丞相她只见过一次,是个不苟言笑,略带冷酷的中年男人。她在这里的日子过的很逍遥,除了天天带着云碧雨没事还和府里的下人打成一片,她傻愣的行为,往往逗的下人们开怀大笑,一扫相府原来死气沉沉的气氛,致使人们渐渐忽略了她在相府里不主不仆的尴尬地位。白天和两个孩子疯了一天(实际上她只带着云碧雨,云碧风白天要读书,而且见她就躲)看似很开心的她,当夜幕降临万籁俱寂时,万般愁绪也爬上了她的心头。她想念在那个世界的母亲,她父亲也是个警察,在她十岁的时候因公殉职,她就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是她的偶像,因此在她高中毕业时偷偷报考了警校,母亲得知女儿也要去做警察竟气的一个星期没和她说话,她知道母亲是怕她会像父亲一样,她担心母亲亲眼看见这一天的来临是如何承受的。她望着天上的月亮,泪水滑出了眼角,“妈妈,您一定要保重自己啊,女儿现在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很好,相信爸爸也会在不知名的时空为我们祝福。”“岚儿,你有心事啊,这么晚了还没有去睡?”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郝岚瑟的愁思。她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回过头,云夫人带着她的丫头小翠站在她身后,她向夫人行了个礼,“夫人这么晚了,也没有睡啊。”夫人和蔼地笑了,“我是过来看看风儿和雨儿,谁想到,碰到你这个傻丫头在这发愣。”她转身吩咐小翠,“小翠你先回去吧,老爷今晚会在书房休息,我也睡不着,让岚儿陪我走走。”“是”小翠蹲身行完礼把手中的小灯笼递给了郝岚瑟转身离开了。夫人上前拉住了郝岚瑟的手,“岚儿来府里有段日子了,住的还习惯吗?”郝岚瑟点点头,“多谢夫人收留,要不岚儿可能会饿死街头的。”夫人摸着郝岚瑟的秀发“岚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啊,是不是风儿和雨儿欺负岚儿了,要不怎么会一个人半夜躲在这哭啊?”郝岚瑟赶紧摇头,“没有,少爷和小姐活波可爱,知书达理怎么会欺负岚儿呢,岚儿是想家了。”夫人疑惑地“哦”了一声,“府里最近的事情太多,一直都没有抽出时间细问,岚儿家里还有什么人啊?”郝岚瑟心中暗叫“糟糕”,一个孤女,哪来的家人啊。“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了,我是想起爹娘在世的时候了。”夫人怜惜地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夫人牵着郝岚瑟,把她带到花园的凉亭中。“明天又是十五了,你陪我去杨花道观上注香吧,算算你来了也有一个月了,我们的缘分也是从杨花道观的山门口开始的。”郝岚瑟闷闷地想,是道观啊,为什么不是和尚庙啊,道家的东西偶可一点都不懂啊。夫人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月光真的很美,这夜也很宁静,但这份安逸还能维持多久啊!”郝岚瑟不解地望着她,只听她道:“十年前的今天,我仅有三岁的雪儿离开了我,他现在应该像你这么大了。”郝岚瑟傻傻地问:“他去了哪里?”眼泪挂上了这个平日里看起来端庄温和的女人的脸庞,她从怀里掏出半块晶莹剔透刻着一个倒着的“山”字的玉坠轻轻地抚摸着,那个倒“山”字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雪儿啊——他去换和他同龄的太子了。”痛苦爬满了夫人柔和的眉眼。这个玉坠郝岚瑟在风儿和雨儿的脖子上都见过,风儿的上面刻着一个风字,雨儿的上面刻着一个雨字。狸猫换太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残酷的,“那他现在——?”夫人苦笑了一下,“天琴道长为他算过命,他还活着,只是我们今生无缘再见。”郝岚瑟撇撇嘴,算命啊,这东西能靠的住吗?夫人抬头看着郝岚瑟,“岚儿,虽然我们认识没有多久,但我看得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你那些傻气的行为只是让大家开心而已,可你自己并不快乐。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刻意隐藏自己,但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也是个聪明的孩子,相府这么大,我对你的偏宠你不但没有让别人感到妒忌,而且还备受那些人怜惜。”郝岚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夫人,您真是过奖了,岚儿天性本来就愚笨。”夫人笑笑摇了摇头,把手上的半块玉坠递给了她,郝岚瑟慌忙拒绝,“这个对夫人这么重要,我不能要。”夫人开口了,“我不是要把它送给你,这是我大儿子雪儿的玉坠,他离开的时候身上有半块,他日如果你真的有缘见到他,替我把它交给他,替我告诉他,爹娘对不起他,但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我们希望他开心地过日子。”郝岚瑟蒙住了,这么重要的担子怎么会落到她头上,她不知道的是更重要的担子,就因为那个天琴道长的一句话,还在等着她挑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